妙融僧蹤

心在哪,哪裡就有寶藏

無有恐怖

一早收到來自尼泊爾朋友發來的訊息,簡單的一句話:江尼走了。接著是一張江尼躺在白色哈達鋪墊的哈達堆裡面,在頭朝向的地方設置了簡單的供桌,一尊佛像被剛摘下的花朵圍繞著,桌上擺著淨水瓶以備在做法事儀軌時使用,還有點著的燈。

l 江尼護法

不知是誰給起的名字,江尼在很小的時候便來到了這個創古寺客棧的大院裡,許多去到尼泊爾住過創古客棧,或是來過我在尼泊爾住處的朋友應該都見過他,他以狗的身形來到這個世間,平凡卻與眾不同,普通卻總能啟發人心。

在為他立的牌位上,我寫下:江尼護法神犬。

江尼來自喜馬拉雅山區,體型壯碩全身黝黑,從小被一位喇嘛從街邊的小販手上買下,無處可放的便放在了我住的這個大院裡,讓大家輪流照顧著他。

當他稍微長大之後,「照顧」這個詞,成為了雙向的善行,我們照顧他的基本生活,他守護這個院子,讓大家晚上能安心的睡覺。

說他是神犬其實並不為過,在藏傳的一些民俗說法上認為,黑狗最為忠心善良,也有說法是,黑狗是馬哈嘎拉(嘎舉第一護法大黑天)的眷屬,甚至是化身。在尼泊爾每一座寺院道場都會有一些看門的黑狗,無比忠心極度盡責。

l 護法的意義

在佛教中所指的護法有著「常律、規律、律法維護者」的意思,有點像是警察一樣,但是護法可是星際戰警那樣等級的存在。然而,除了佛菩薩之外,不同的生命形態,都能因為各自不同的願心願力以及誓言,由於守護教法、守護修行人、守護傳承、守護佛典等等而被稱為「護法」。

在南傳佛教中,主要的護法是鬼子母,她發願守護南傳律典教法。

在大乘佛教中,主要的護法是韋馱菩薩和伽藍菩薩,是每一個寺院都會供奉的護寺護法。還有四大天王,也被列為護法的類別中,幾乎每座寺院的山門前殿,都會設有四大天王殿,屬於大乘佛教的外在護法。

到了藏傳佛教,護法的名目變得非常之多,不同宗派、不同傳承、不同法脈、不同師承甚至不同寺院,都各自有各自的護法。

l 噶舉大護法

即便是噶舉派眾所週知的瑪哈嘎拉大黑天護法(另外名稱叫做黑袍護法),他其實也不是以單一的狀態存在著,而是以五個部族的形式存在。光從這點來看,佛教在根本上破除「單一」執念的決心是極度堅定的。任何的概念表述,都不應該是單一性的發生。

這五個部族分別是:

第一個部族:代表「身」,以四臂瑪哈嘎拉為代表。他是本尊勝樂金剛的化身,也是主修勝樂金剛的行者們的護法。

第二個部族:代表「語」,以薩迦派的「骨給袞波」為代表。

第三個部族:代表「意」,以二臂瑪哈嘎拉「金剛黑袍護法」為代表,這也是噶瑪噶舉的第一護法。是普賢王如來的化身,發願護持噶瑪巴的佛行事業。

第四個部族:代表「功德」,以六臂瑪哈嘎拉為代表,香巴噶舉的主要護法。他是觀音菩薩的化身。

第五個部族:代表「事業」,叫做馬寧護法。

l 一念一世界

仔細去探索每一個護法的故事,會發現不少護法都有著逆轉的人生,從大惡到大善的經歷,從執迷到解脫的事蹟。

就拿瑪哈嘎拉來說,他曾經是殺戮無數的惡人,甚至走到哪裡都因一身的邪惡之氣散發著瘟疫,之後被釋迦摩尼佛調伏皈依了佛門,懺悔了罪業,發起大願用自身的無比力量來利益眾生守護佛教以及正法的行者。

這個故事其實也體現了佛法的至理,天堂或地獄,成佛或沈淪,都在一念之間。再大的惡能因一念的善而消彌,再強的執著也能因一念的覺而化解。一念之善,有如光芒瞬間照亮亙古的黑暗。

對於金剛乘來說,在依止護法上,特別強調要依止智慧的護法,也就是出世間的護法,這意思是這位護法本身已經是證悟空性,明見法性的聖者成就者。

相對於此的就是世間護法,他們被定義為還沒有證道成就但具有非凡能力的生命,也因此他們仍帶著一些世俗的習性,有些脾氣不小,甚至情緒挺大,有著自己的好惡分別。對於這樣的世間護法,一般的建議是恭敬就好。

l 起源於印度

若要追溯瑪哈嘎拉修持儀軌的來源,得從龍樹菩薩談起。在龍樹菩薩之前,許多經典和續典(密續典籍)是四散各地的。直到龍樹菩薩在南印度吉祥山這個地方待了一段時間,將散落的教典整理彙編,於是其中就有了一部影響後世至今的「四部護法續典」,據說其內容有一百零八函。

這之後在當時的兩大佛教高等學府「那瀾陀佛學院」以及「超戒寺」中,就是依據這四部續典的內容來修持的。

藏地瑪哈嘎拉德傳承,在前弘期時代,也是師君三尊的時代(蓮花生大士、赤松德讚王、靜命大師),就已經有兩部續典傳入藏地,另外兩部是在後弘期時代傳入的。前弘期與後弘期中間,隔著八十年的滅佛事件。以此事件為分水嶺,而分出了這兩個時期。

l 噶舉的緣分

與噶舉傳承的因緣,可以追溯至一位印度成就者「仲比嘿嚕嘎」,他是親見瑪哈嘎拉的成就者,也是將瑪哈嘎拉修持傳給帝洛巴大師的上師。由此一路傳承至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欽巴。

到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西的時候,他因為三次見到瑪哈嘎拉,於是將其面貌親手畫出,然而這一幅畫據說因為太可怕太嚇人,所以至今沒有打開畫卷公開示人。他一畫完,就把畫給捲起並且封印了起來。

從此便有了一個傳統,直到第十六世噶瑪巴,每一世都會將這幅畫帶在身邊,瑪哈嘎拉有如一位隱形的貼身護衛,守護著噶瑪巴以及佛行事業。也有記載說,從第四世噶瑪巴起,不論到哪裡都會有侍者騎著馬帶著這幅唐卡開路,只要噶瑪巴安頓在哪,這幅唐卡也會跟黑寶冠同放在一起。

第二世的噶瑪巴曾說出一句流傳至今的話:「我就是薩惹哈,我就是蓮師,我就是噶瑪巴西,我就是金剛黑袍護法。」由於這第二世的噶瑪巴是法力咒術很有力量的一代,在留下這句話之後,黑袍金剛護法的修持,便成為歷代噶瑪巴的必修護法,也是所有噶舉寺院的必修課誦,因為護法與上師無二且無別。

l 憤怒中的慈悲

瑪哈嘎拉有著非常多的護法、護教、護僧、護行者的神妙事跡,雖然樣貌猙獰、面容憤怒、身形奇特到不能示人的地步,但是在續典中記載,他這樣的展現其實是來自於大悲之心。在讚頌他的文句中說:他多劫以來調伏自心、他以大悲心示現了憤怒之相,他廣大地弘揚了正法,他調伏了難以調伏的眾生。

我現在能夠肯定的說,確實,能夠展現出不討好的樣貌,可能來自於內心真正無私無畏的慈悲,尤其要面對的是頑劣眾生時,必須拿出魄力、威力、震懾力,不被喜歡地也要把你教好,因為所有的目的沒有一點個人的企圖,純粹是為了你好。

l 回頭說江尼

說回江尼,還有值得一提的事。創古寺有一位專屬的護法,叫做「創古格念」,據說他不喜歡狗。確實,住在屬於創古寺的大院裡二十年,看過來來去去的狗兒,都沒能待長久,不是跑走不見,就是生病死去。唯有江尼,安安穩穩的算是活到了天年。

曾經有陣子尼泊爾政黨輪替頻繁內政混亂,以至於治安變得很糟糕,偷搶的事件日有所聞,家家戶戶各寺各道場都得自己想辦法保護自身安全,這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多養幾隻狗來看家。

據一直住在創古大院的朋友告訴我,周圍的每家每戶在那段時期,幾乎都被偷竊闖空門過,只有我們這個院子,光靠江尼一人也能獨撐大局始終沒人敢隨便上門胡來。

在三種佈施中最後一種佈施叫做無畏施,讓人安心沒有恐懼也是一種給予。

從江尼身上我看到,其存在本身就是佈施,他讓我們所有住在這個大院的人「無有恐怖」。

讀到這裡,你可能要以為江尼很兇,但事實上,他是我見過最有紳士風度的大狗,幾乎任何時候都溫柔有禮、沈靜穩定,但是在必要的時候,他知道該拿出什麼態度。很偶爾的他大顯神威,總讓那心念不正的人落荒而逃。

我一直覺得,他就是護法瑪哈嘎拉。守護著這一方的噶舉行者。是無畏施的體現也是慈悲的化身。在得知他以狗身住世的因緣終了之際,決定寫下這一篇文章感謝他對我和我們,多年來的護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