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融僧蹤

心在哪,哪裡就有寶藏

佛陀,運氣不好怎麼辦?

最近看到幾位所謂的成功者、精英人士,對於自身之所以成功,有個的有趣的總結。

麥可‧ 路易斯(Michael Monroe Lewis),是美國當代報導文學作家,他的眾多著作中其中兩本,被《福布斯》評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20部商業書籍」,他也被譽為是天才作家。在一次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典禮上,他受邀演講時說,自己的成功主要是因為運~氣~好。

此外,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與萊昂‧庫珀曼(Leon Cooperman)這兩位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投資者,也紛紛在CNBC「Fast Money: Halftime Report」節目中表示,好運氣是他們成功的關鍵。

這樣的表述,也許可以被理解為謙遜之詞,但是也極有可能,這是最誠實的總結。我們會看到,確實有一些人總是能夠生逢其時、時運亨通、順風順水;。然而也會有一些人,即便很努力很拚拼命,卻也只能說是生不逢時、時運不濟。

這麼說,並非在否定個人努力精進的必要性,但是確實,有些我們看不見的因素動力,也在起著關鍵性的作用力。有些人會說那是運氣,從佛法的角度來說,福報的隱性威力不容小覷。

▍做對了,福報會自己上門來找你

有一個時候,那時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幾孤獨園,一位長相非常俊美,名叫悉鞞梨的天人,在夜晚大概三點到五點的時候來拜見佛陀,他向佛陀頂禮後便全身發光地退坐在一邊,向佛陀請問了一個問題:

他說:不論是人還是天人,都喜歡且追逐著飲食等等各種欲樂,這些福樂有沒有可能不用去追逐就自動地發生呢?

佛陀回答:

有的,只要有清淨的信心以及良善的佈施,那麼,不論在今生或是來生,不論這個人到哪裡,福報都會如影隨形地跟著這個人的。所以啊,一定要改變吝嗇的心,去做到沒有染污的布佈施。這麼做到的話,自己心裡會感到歡喜,今生來生都能得到好處。

這時天子很興奮地再次複復述了佛陀所說的話之後,便跟佛陀分享了自己過去的經歷,天子說道:

我知道自己曾經做過國王,也叫做悉鞞梨,當時我就在國城的四條主要幹道上布佈施修福。

沒多久皇后就來找我說:大王,您功德做那麼大,我都沒有機會修福了。

於是我便說:那行,東城外那邊的布佈施修福機會就給你了。

然後王子來了說:父王,您和母親兩人把修福的機會都佔去了,我都沒有可做的。

於是我說:可以,南城外的修福機會給你吧。

然後大臣出現了說:大王,您修福修得那麼大,皇后與王子也跟著一起做,但是我們沒辦法這麼豪邁呀,您也分一些給我們吧。

於是我回答:西城外的修福機會賜給你們。

隨後一些將士來說到:大王您大作功德大修福報,皇后、王子、大臣也都跟著一起做功德,我們都做不了什麼,請讓我們也有機會參與一下吧。

我說:北城外的修福機會賞給你們。

最後老百姓也來說:大王您功德做很大,皇后、王子、大臣、將士們也都跟著大展身手,我們老百姓雖然能力不夠但也想參加,也請讓我們做一點吧。

我說:沒問題,城內四個主幹道上的修福機會讓給你們。

從此大家都高高興興地在自己被分配到的地盤上大作功德,大行佈施,結果呢,我自己變得沒有佈施可做了。之前我派出去的人都紛紛回來說:大王,你本來做佈施的那些地方,都被皇后、王子、大臣、將士以及百姓們給整盤端去了,反而您沒得做了。

於是我跟處理這事的人說:去將周邊各國應該朝貢給我的財物,一半拿回來存在國庫,一半就在當地佈施了。

天子繼續說:我那時候可是日夜都在修福積德,所以任何時候都能享受著被愛戴、被懷念、被放在心上的福報,而且任何時候都能享受著種種的快樂。那時所積聚的福報,就像是把恆河等五大河流匯會聚到一起那樣,無量無邊啊!

這麼說完之後,悉鞞梨天子便開開心心地頂禮佛陀的雙足,然後消失無蹤了。

▍與其坐等隨機結果,不如建構福報系統

福報可以說是所有幸福快樂的總稱,涵蓋著物質與非物質的種種元素。整體來說,讓人快樂又順利的一切現象,都可以稱得上是福報。我們在任何事上,除了熱愛、努力、與作出正確決定之外,福報很有可能在冥冥中,對於結果起到了決定性的影響。

此外,福報甚至可能關乎我們的性命安危與生命品質。尤其在病毒橫行的這個特殊時期,從只能等死到可以有醫療支持,從全無疫苗到充足疫苗,從充足疫苗到可以任意選擇疫苗廠牌,你在體驗哪一種層次的經歷,這都可能與福報有關。

然而在這篇記載中佛陀告訴天人,其實不需要直盯盯地去追著那些稱為福報的現象與結果,真正要努力的方向,是去建構一個福報自動生成系統。有信心、不吝嗇、能佈施,就是這個自動循環系統的必要條件。這樣的系統一但建立成功,福報善果將會甩也甩不掉的跟著我們走。

經文中,天子透過回顧自己某一世生命的經驗,來應證了佛陀的教導。可以看出來,那時因為國王的熱心於布施修福,以至於全國上下也都致力於此,大家紛紛搶著爭著做修福積德的事,這也是上行下效的典範體現了。

不過值得關注的一點是,雖然國王熱衷於布施修福,但是他能把布佈施修福的機會也佈施出去,自己則是另謀出路,另尋方法地繼續自己的植福之路,這一點還是能看出國王對於佈施,確實進行的足夠徹底,終究,他對於佈施這件事、這個行為,沒有一點兒小氣。

也許不少人一聽到佈施,很直覺性的都會想到財富物資的給予,其實,這只是佈施種類中的某一部分。對於佈施這個行為來說,除了財力之外,真理的分享、真誠的安慰、恐懼的救助等等,都算是佈施。

在這個「時間就是金錢」的高速運轉時代,我甚至覺得財力上的佈施,由於是速戰速決的狀態所以相對容易不少。真正不容易與珍貴的佈施,是腦力、智力、生命力(時間)、精神力(心思)、與共情力(同理)等等,還有對於文字工作者來說,我還想加個「視力」,這可都是拿命做功德的佈施。

最後我實在忍不住想發句牢騷,我怎麼覺得這位天人有點瞎,沒事三更半夜地突然來訪又突然消失,還炫技似地在應是黑夜的道場全身放光,並且自言自語地說得比佛陀還多,這是演得哪齣戲呀!我不禁聯想,這可能也是太幸福太快樂的盲點,正向角度來說是天真爛漫,負向角度來看實在有點白目幼稚。

其實不用到天人了,就在人間,也有不少天人性格的人在世間趴趴走。看到這一篇篇白目的會客紀錄,身為佛陀忠實粉絲的我認為,當時要是有預約制度的話,也許佛陀能住世更久一些吧。

▍原典這麼說:福樂自隨逐

雜阿含經卷第三十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衞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名悉鞞梨,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諸天及世人,於食悉欣樂,

頗有諸世間,福樂自隨逐?」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淨信心惠施,此世及後世,

隨其所至處,福報常影隨。

是故當捨慳,行無垢惠施,

施已心歡喜,此世他世受。」

時彼悉鞞梨天子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義:

『淨信心惠施,此世及他世,

隨其所至處,福報常影隨。

是故當捨慳,行無垢惠施,

施已心歡喜,此世他世受。』」

悉鞞梨天子白佛言:「世尊!我自知過去世時曾為國王,名悉鞞梨,於四城門普施為福,於其城內有四交道,亦於其中布施作福。

「時有第一夫人來語我言:『大王大作福德,而我無力修諸福業。』我時告言:『城東門外布施作福悉皆屬汝。』時諸王子復來白我:『大王多作功德,夫人亦同,而我無力作諸福業,我今願得依於大王少作功德。』我時答言:『城南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時有大臣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王子悉皆共之,而我無力作諸福業,願依大王少有所作。』我時告言:『城西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時諸將士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太子及諸大臣悉皆共之,唯我無力能修福業,願依大王得有所作。』我時答言:『城北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國中庶民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王子、大臣、諸將悉皆共之,唯我無力不能修福,願依大王少有所作。』我時答言:『於其城內四交道頭所作施福悉屬汝等。』爾時,國王夫人、王子、大臣、將士、庶民悉皆惠施,作諸功德,我先所作惠施功德於茲則斷。

「時我所使諸作福者,還至我所,為我作禮而白我言:『大王當知:諸修福處,夫人、王子、大臣、將士及諸庶民各據其處,行施作福,大王所施於茲則斷。』我時答言:『善男子!諸方邊國歲輸財物應入我者,分半入庫,分其半分,卽於彼處惠施作福。』彼聞教旨,往詣邊國,集諸財物,半送於庫,半留於彼惠施作福。

「我先長夜如是惠施作福,長夜常得可愛、可念、可意福報,常受快樂,無有窮極。以斯福業及福果福報,悉皆入於大功德聚數,譬如五大河合為一流,所謂恒河、耶蒲那、薩羅由、伊羅跋提、摩醯,如是五河合為一流,無有人能量其河水百千萬億斗斛之數。彼大河水得為大水聚數,我亦如是,所作功德果、功德報不可稱量,悉得入於大功德聚數。」

爾時,悉鞞梨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卽沒不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