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寫字以及畫畫的女子。中醫在學。 聯合報 尋找潛水伕專欄 (bit.ly/2tLhfy0)。

消失的世博台灣館

三月的風很大,世博台灣館一樣荒涼。外部由玻璃保護的絢爛天燈,成了黯淡的黑球,彷彿發霉。2013年3月,新竹市政府以[1]OT方式,委由環球購物中心經營新竹世博台灣館,因連年虧損,於2016年7月結束營業。距今超過半年以上無人使用,如今由兩位警衛管理,避免遊民進入,以維護閒置空間。

台灣的心跳聲

繼日本大阪世博會後,睽違四十年,台灣再次參與此盛事,讓世界更了解台灣。該次是由中華民國對外貿易協會以臺北貿易中心受邀,參與以「城市,讓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為主題的2010年上海世博。

此次台灣館由李祖原建築師設計,以「廣闊的山;倒映的水;親善的心;祈福的燈」,即山水心燈為理念,於該年三月完工,五月配合展期開放參觀。巨型天燈狀的外型,內部以台灣為特色的商品與服務,獲得媒體及參觀者一致青睞,當時甚至有旅遊網指出,[2]每一百個人,僅有一人能參觀,足見熱鬧程度。

巨型天燈內部為720度環型劇場,也有手觸式系統,可以體驗施放電子天燈。另外還有南投冠軍茶葉品嚐,以及台灣週邊文創商品。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世博會結束後,台灣館的去留為眾人矚目。當時的台北縣、南投縣、臺中縣、新竹市與苗栗縣都表示有意向外貿協會爭取,希望將台灣館引進該縣、市,企圖振興地方文化產業。甚至時任苗栗縣長劉政鴻表示,[3]「將借鏡上海世博會建立城市遠景的做法,加強竹南、頭份軟硬體建設,藉以改頭換面提升競爭力,同時積極爭取世博台灣館、台北館遷移到苗栗,增強苗栗觀光賣點,拓 展商機,提升稅收」,對於買下台灣館志在必得。

不過最後,苗栗縣因出價低於新竹,因此沒有搶到標案;台北縣因縣轄市升格而罷休,其他縣市也分別因預算與其他因素放棄爭取,最後由新竹市政府以近四億五千八百八十八萬元得標。

風光搬來新竹後,緊接著新竹市政府又[4]編列八億八千多元的預算整頓「新竹市世博台灣館產創園區」,希望打造為「新竹的信義計畫區」,再加上補助新竹市、縣民免費入館一次的費用,又多編列了兩千五百萬元,最後還有未償還的標價利息,以及如今閒置後,雇用兩位保全維護閒置空間之費用,加總後近十五億元。

當初新竹市長許明財信誓旦旦表示,世博台灣館體現了台灣精神,一定成為陸客必訪景點,增加的文創市集,以及大型藝文活動展演,並訂能夠在中長期回收成本。此外,推動文創發展,得以洗刷新竹長期以來以科技為重的發展,並朝向以科技之心、文化之心永續。

但卻沒料到只營運約三年後,環球購物中心因區位、交通關係而選擇關閉。環球購物中心附近都市計畫皆是住宅區,且鄰近學區,有清大與交大兩所學校。另,該區交通不便,[5]雖鄰近的台鐵千甲站,但單日使用率不到六百人,在台灣館關閉之後,日流量更急遽下降。儘管有世博三條公車免費接駁,但客運業者因使用率低,早在2016年元旦提早結束營運。再者,市中心、火車站附近已經有SOGO與新光三越等百貨公司,在地或外地人通常不會選擇在此購物。

因此,在月損八百萬元之下,環球購物中心片面解約,在不顧新竹市政府要求之下,仍撤收,留下空蕩蕩的商場,如今封鎖線圍住,落葉堆積,當時美麗的山水心燈形象,早已不復,頂樓的水池也因缺乏照料爬滿青苔;磁磚也隆起。當時的世博館由環球購物中心旗下宇佳國際股份公司經營,[6]僅支付簽約金兩千萬元、履約金兩千五百萬元與固定權利金兩千五百萬元,不過,今解約金額未公開,若依照移轉OT案簽約,[7]「違約情事不同者,其違約金金額均獨立計算」,該種情勢只得尋求法律途徑,表示,若是新竹市府可能必須編列預算打官司。這十五億的債務缺口還得納稅人負擔。

空蕩蕩的的園區。

「想還給土地特殊一塊特殊景緻,而不是把土地吞食。」

原本世博台灣館產創園區的前身為台肥工廠與中油油庫,附近的愛買以前為李長榮化工之廠址,在鹿港反杜邦運動與污染擴散等環境保育知識抬頭之下,鄰近居民與當時的清華大學教授,一致透過社會壓力迫使李長榮化工遷移,而台肥與中油油庫在新竹市政府變更都市計畫的政策之下,也遷廠因應。將環境汙染源搬走之後,政策導向無煙囪產業,期待發展經濟、生活永續,卻遺漏了許多該考慮因素。

進駐了文創發展產業,將[8]文化視為當前資本主義的重要修補機制,利用文化、意義和美學而創造獨特差異性,來刺激效費、維繫資本主義的擴大再生產。而也透過文化治理,以其本身為對象,作為經濟、政治秩序的維穩。

儘管發展文創,卻只見到跨國連鎖企業的侵略,樂高、The North Face、Toy world等;裏頭的貨櫃嬉遊村,欲反映台灣的庶民文化,設計、彩繪理念卻是從荷蘭而來繽紛的色彩。那並非糟糕,而是把自身的文化背景丟掉,尋求在地發展,卻是任由全球化侵略,The Global Mall 印在牆上,更顯諷刺。

場館一隅。

「天燈冉冉上升,可以許下願望就別等」

這是Jolin蔡依林為世博台灣館所唱的歌。我們將土地吞食,誕生了層出不窮的蚊子館(到底中間圖利了誰?),是由奇異的政策所造成的,如[9]一鄉一停車場(明明路邊有免費的停車格,為何還需要立體停車場呢?);八里的三座大淨水場,只使用一座半,除破壞地景亦閒置,剩下的一座拆或是不拆? 近期的土地浮濫徵收、迫遷,從華光社區,大埔事件,到板橋大觀社區,我們需要更多科學園區,或房子,或轉型而不用的文創園區,那會不會只是一廂情願?

過度的土地徵收、大量的閒置空間、浮濫的文創產業,那願望是如何壓迫?

空無一人的頂樓

[1] Operation-Transfer (營運-移轉) 由政府投資新建完成後,委託民間機構營運;營運期間屆滿後,營運權歸還政府。行政院公共工程電子報,第032期。

[2]輕旅行【上海世博】台灣館完整分享 — 身為台灣人的驕傲(http://travel.yam.com/Article.aspx?sn=402)。

[3] 99/2010年7月「縣府積極爭取世博台灣館、台北館遷移到苗栗」,苗栗縣政府新聞稿。

[4] 101/2012新竹市總決算審核報告,甲23-甲26。

[5] 各站客貨運起訖量,交通部鐵路管理局,台鐵公開統計資訊,104/2015年。

[6] 「環球世博台灣館驚傳將熄燈 市府:不同意片面解約」,自由時報,2012。

[7]〈新竹世博台灣館暨風城文創館營運移轉OT案投資契約〉,新竹市政府公開資料。

[8]《文化治理與空間政治》,王志弘,群學,2011。

[9] 見「體檢公共建設」專題系列,中時,何榮幸執筆,2004。


改寫自2017春 清大文化研究工作坊, 〈台灣公共空間閒置踏查 :以世博台灣館為例〉。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