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

讀者

Interplast 烏克蘭邊境義診

超過1100名來自德國的醫生已經宣布准備在烏克蘭部署。報道稱,這些醫生在協會設立的線上注冊,表明幫助治療烏克蘭及鄰國病人和戰爭傷員意願。

獅子會剛好有一筆捐款。指名捐給實地在烏克蘭救助組織。

鄰居親自義診團體協會 Interplast,底下有一分支,目前正在烏克蘭邊境進行義診。

款項能夠得到很好的效果。100歐元中,91.91 歐元用于救濟項目。

Interplast Bad Kreuznach 已將緊急藥品和手術材料帶到羅馬尼亞-烏克蘭邊境。進一步救濟行動正在計劃之中。

除了為烏克蘭提供緊急援助,INTERPLAST的援助運輸也開始為切爾諾夫策地區帶來醫療用品。為切爾諾夫策和該地區人民提供醫療服務的四個機構向德國INTERPLAST提出了具體的救援物資要求。運輸工作由INTEPRLAST Siebengebirge分部領導,由Bad Kreuznach提供行政和財政支持。


由Michael Schidelko、Xenia Rak、Johannes Kuhlen和Christian Krause組成的四人小組于3月14日星期一開始了他們的旅程。他們在INTEPLAST任務中多年經驗之外,還與切爾諾夫策有個人聯系。這兩輛貨車載有切爾諾夫策醫療護理中心所要求的各種藥箱、敷料、傷口護理, 手術材料、消毒劑、衛生用品、手套和病號服、麻醉和超聲波設備,以及嬰兒食品、睡袋和毛毯。


在羅馬尼亞-烏克蘭邊境,Porubna Siret口岸,這些材料被移交給Novoselytsia醫療中心的工作人員。每盒都有助緩解該地區醫院和衛生部門的基礎設施。


隨著救濟物資抵達切爾諾夫策,我們對所提供的物質和支持感到非常感激。許多感謝信代表Novoselytsia市政府、KNP(初級保健中心)"Промінь Здоров'я"、Cernivtsi腫瘤中心、Cernivtsi緊急醫療護理醫院,以及寄宿家庭 "Життя "和Cernivtsi的猶太社區到達我們這裏。



在德國住了相當長。發現, 有些人直接跟 "自己的酒莊" 訂酒 。這裏不是指屬于自己的酒莊財産。而是習慣直接跟愛好的獨立酒莊訂購酒。 這樣,可避過大賣費用。 也算支持在地小農。

不少人也有 自 己 的 義 工 組 織 義舉。

好鄰居手術房護士為人剛毅正直。 打算退休參加無國界醫生, 盡一份心。說退休, 是因為無國界醫生每次義診時間較長。年假全拿也不夠。常聽他唠叨說可惜, 還要等。

兩年前,鄰居興奮說,有機會參加 Interplast 非洲義診。德國有個外科手術美容整形義診協會。專門去偏遠地方為有需要的人做整形手術。


德國INTERPLAST是一個由整形外科醫生、矯形外科醫生、創傷科醫生、口腔颌面外科醫生、普通外科醫生、婦科醫生、麻醉師、手術室護士、物理治療師和矯形外科技術人員組成的協會。

該任務必須得到當地政府和醫院各自主辦方的批准。偶爾,特別感興趣的醫生也會被帶到德國進行培訓。

醫療設備以及所需的藥品和材料部分是由各制造公司捐贈的。

INTERPLAST在各自的國家提供幫助,但需要各自國家的醫院的邀請和支持。

INTERPLAST-Germany e.V.的成員主要在發展中國家免費進行整形手術。

接受治療的病人患有面部畸形、唇裂、下颌和腭裂、手部畸形、嚴重燒傷疤痕、皮膚和頭部腫瘤、意外事故或戰爭後果造成的缺陷以及其他屬于相關醫生專業領域的疾病。

其目標是讓病人重新成為社會的一部分。在不发达的国家,先天性畸形或疾病往往被看作是神力對不當行為的懲罰,導致不被社會接受。未經治療的燒傷造成毀容或相當程度功能喪失,特別是胳膊和腿。然受影響的病人往往無法照顧自己或親人。


這次帶隊的外科醫生在 F 城 有個美容診所。日常工作不外乎隆胸,美鼻, 抽脂, 打 botox。朋友還取笑,那麽久沒有動大手術, 你行嗎?

臨行前須取得當地政府許可。也要借當地醫院場地。在政治不清明的國家, 為了做善事, 還得花錢打點。 除了自帶必備手術器械 醫藥消耗品,小型儀器及藥品。小型儀器用完之後帶回來。或者轉捐給可靠的組織。

朋友回來分享見聞。兩個星期開了240臺刀, 大部分是兔唇矯正,燙傷,受傷四肢關節矯正。

直說, 設備就像戰地醫院。什麽都是最克難。 在政治不清明貧富差距太大的國家, 普通老百姓,只能自求多福。

剛開完刀的幼兒, 裹上毯子, 放在行李箱裏。


麻醉師計算劑量。需要知道孩子體重 因為沒有體重機。用行李秤稱。

開張第一天 門口來了兩百多位病者。非常期待。

有個病人路途遥遠 騎了兩天腳踏車來醫院。

有病人 骨折受傷沒有辦法得到及時處理。痊愈不完全。從此行動不便。醫護隊盡量想辦法


問鄰居, 我刻版印象裏, 雖然非洲生活物質很貧困, 但是精神豐富, 民族性樂觀, 待客熱情。是這樣嗎?

朋友苦笑, 望眼過去, 全是貧困和不方便。幼兒爬在熱火爐旁邊地上。外人眼裏, 不可思議危險。 但當地人不覺得怎麽樣。燙傷就燙傷。這就是命。

導遊特別囑咐。天黑後絕對不要單獨行動。以免被搶。樂天知命, 安貧樂道精神不存在。為了奪取金錢不擇手段反而是常景。上梁不正下梁歪。 國家領導人怎麽做 底下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www.tagesschau.de

目前,烏克蘭戰爭傷員和病人護理工作十分困難。許多德國醫生希望能在當地提供幫助。

據德國醫學協會稱,超過1100名來自德國的醫生已經宣布准備在烏克蘭部署。報道稱,這些醫生在協會設立的線上注冊,表明幫助治療烏克蘭及鄰國病人和戰爭傷員意願。

"這個數字表明,醫療行業對烏克蘭人民的聲援是多麽巨大,"萊因哈特說。"德國醫學協會目前正在與聯邦外交部、聯邦衛生部以及烏克蘭和鄰國的大使館就如何盡可能合理地部署醫生進行會談"

據萊因哈特稱,烏克蘭的鄰國尚未登記其需求。對于在烏克蘭本身的特派團來說,安全必須得到保證。德國醫學協會已經做好准備。萊因哈特宣布, 一旦政府通知我們在國際人道主義任務框架內進行冶療部署,我們將能夠提供足夠的醫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