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米線

靜靜觀察世界

和一位內地朋友談乳化

和內地朋友基本都是同樣喜愛動漫,混二次元認識的。為了讓大家都玩得開心聊得開心,我基本很少談到政治方面的問題,就算她們聽說我是香港人,也會有意識不去觸及這方面的問題。

那一晚一位朋友開玩笑說,「鋼煉那事嚷出來時,我跟人說乾脆XXX(我們共同喜歡的動漫遊戲)也辱個華這樣我就能順勢退圈了。」那一下我有點複雜,也不知道是哪條神經壞掉了,就開玩笑說「乳化無處不在,ig評論區不就說滿地玻璃嘛。」這時朋友忽然很認真板起口吻說「就是無處不在。對不起啊這事對我們來說真的很嚴重。」接著我們就開始談起這個乳化問題。

她說,這事對他們來說,就像有些人會開玩笑說一句「你媽死了」,可是他們就是沒法當成是玩笑話接受,對於作為一個愛母親的人來說,這是過線的。她承認他們是「玩不起」,不像別國人一樣那麼放得開。可是他們有必要和其他民族一樣嗎?人和人之間的觀念和標準底線也不同吧。如果別人罵了自己母親,儘管明白不是惡意,也可能是事實,還是有權利不適甚至是生氣吧。

於是我就說,其實這換個角度看也只是一種黑色幽默,也不算侮辱呀。罵他一個又不代表把你們也罵了。更何況,你喜歡他嗎?(我當時竟然這麼白目)

她說她不是很了解他也不崇拜他,但他已經是民族符號那樣的存在。儘管後期做過許許多多荒唐的事,但也有做過很多實在的事。雖然他們沒資格要求別人去敬仰他們自家的大人,只是如果自己尊敬的人被人當小醜了,他們還能缺心眼傻呵呵地笑嗎?

她最後跟我說,她不是一個民族主義的人,老是搞出征或者上升到什麼問題她也覺得很煩,但這就是純粹的感情。或者這是教育宣傳機構下的結果,在別國看他們就像他們看斯大林一樣,可這個連政治問題也談不上,只是很強烈的感情。就是感情而已。

回顧起這段對話的開始,主要是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一個概念甚至比個人更大地覆蓋自身吧。XX一乳化,就算多喜歡XX也馬上抗拒。這種行為用某知名b站up主的話來說就是,「我們首先是中國人,之後才是動漫迷。」我很抵觸這種觀念底下,覺得個人性被削弱、被理所當然排其次。(當然在於愛國者眼內他們的愛國屬於個人性吧)很白目會被人打也要說一句,我從來沒有愛國的觀念,從小唱國歌,望國旗,看08奧運,從課本讀歷史,我都像是聽說著某國遙遠國度的事,而那個遙遠國度和自己多少有點關聯,就這樣。對於香港,我可能是愛的,可也不是愛政府,從小浸泡在大人對政府的不滿和指罵聲,還有新聞天天示威遊行之中,也不算有好感。我的人生一路走過來都不關心這些事,就是做著一個小孩該做的事,然後一直維持著自己喜好動漫的興趣,對所有事都漠不關心。我想,大概就是因為我比較「孤癖」,沒有和什麼有聯繫,才沒法理解這種被什麼束縛著,甚至連喜好也要被染指影響的事情吧。

我很不喜歡說什麼小粉紅被洗腦不洗腦什麼的,如果一個人的意志一直穩定受周遭的意見影響,那我也沒自信我沒有被洗腦呀。猴子看猴子而已。我還很難接受把國家當「家人」,予以不須講道理的寛容代度。畢竟一個人可以愛上國家,但永遠不能要求國家愛上自己。簡單粗暴說,就是請你乖乖當韭菜。但是,我也稍微理解了,出廠設置如果折騰出這樣的感情,真的很難天天抱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心理,像看一個沒自由的可憐人的目光看他們了(我承認我當時跟她談就有這種陰陽怪氣)

不過,說真的,正因為理解了,才覺得很難和解。只能繼續避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3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