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克

一个生活在香佐富斯坦的放浪の民

哈萨克斯坦政府违反民意进口中国疫苗引发媒体质疑

發布於
虽然国民接种辉瑞疫苗呼声高涨 但哈卫生部却大批量进口了一款在哈国无人知晓的中国疫苗

据哈萨克斯坦阿塔梅肯企业家协会新闻网(Inbusiness.kz)报道,在8月12日由卫生部官员主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关于卫生部为何突然进口大批量中国疫苗,成为了当天与会媒体关注的焦点议题。

哈萨克斯坦时政媒体《哈萨克时报(Qazaq Times)》记者阿桑•阿纳尔拜吾勒在发布会上特别针对这一问题,向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发出了多项质疑:

“我希望卫生部官员能够解答一下这些问题:为什么在哈萨克斯坦公众多次表达对辉瑞(Pfizer)疫苗的接种意愿的情况下,卫生部却执意进口有效性明显低于辉瑞的、几乎没人听说过的中国疫苗?这个决定究竟是什么人做出的?进口中国疫苗的决定是否遵从了国民的意愿?是否开展了民意调查?辉瑞疫苗的进口受阻被解释为财政问题,为什么进口一个今年5月才完成测试的中国疫苗时,突然就没有财政困难了?”

记者阿桑•阿纳尔拜吾勒提到的“没有人听说过的中国疫苗”,指的是8月11日由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航空(Air Astana)”公司专机从中国运抵阿拉木图的100万剂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Vero Сell疫苗。据悉哈卫生部共订购了400万剂该款疫苗,这是其第一批。

对于《哈萨克时报》记者的连番质疑,哈萨克斯坦卫生部疾病和流行病学检测委员会执行主席玛拉拉•拉赫姆詹诺娃回应道:

“哈萨克斯坦国民对辉瑞(Pfizer)疫苗的接种意愿非常强烈。但我们希望公众能够理解,疫苗的生产规模是有限的。任何一个企业,在面对来自各个国家的订单时,都会自然而然的优先选择为其所在国家供应产品。所以美国是辉瑞的第一批次购买国家,而欧盟国家成为了第二批次。而对于我国而言,即便有总统的直接干预和交涉,我们仍然处于第三批次。我们并没有放弃进口辉瑞疫苗的计划,只不过恰好在我们接洽的阶段,辉瑞疫苗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卫生部官员的解释显然并没有说服在场的众多记者,而且有记者指出,这一言论明显与此前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的说法存在矛盾。

在今年7月的一场有关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的政府会议上,哈国总统托卡耶夫曾表示,2020年哈萨克斯坦从辉瑞公司订购了200万剂疫苗,但受“不明原因”影响,这批疫苗的供应被终止。

“根据合约,200万剂辉瑞疫苗本应该于6月2日运抵哈萨克斯坦。政府推脱说,合约未能如期履行,是由于辉瑞公司的附加条款导致。但实际上这些条款对购买疫苗的所有国家都是一致的。”托卡耶夫在当时的会议上说。

托卡耶夫对此向卫生部提出了批评,并声称将开展调查,严查造成订单迟滞的责任人。

新闻来源:https://inbusiness.kz/kz/news/halyk-pfizer-ektirgisi-kelse-bilik-kytaj-vakcinasyn-tasyp-ale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