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克

一个生活在香佐富斯坦的放浪の民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记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所见所闻

本文原文发布于2019年1月9日,系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Kazinform(哈通社)驻华记者,受中方邀请对新疆进行的访问期间记录下的见闻。出于两国之间的明面友好关系,该报道基本没有明确写出记者的个人观点。

以下为全文翻译:

https://www.inform.kz/kz/eksklyuziv-khr-shynzhan-uygyr-avtonomiyalyk-olkesinen-kazakparattyn-arnayy-reportazhy_a3486525

独家报道:哈萨克国际通讯社记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所见所闻

乌鲁木齐-喀什-和田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 2019年1月9日

中国首次向国际大型媒体展示了其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职业技术中心(“政治矫正营”)示范点。1月3日至5日期间由中国官方安排的访问之旅,邀请了路透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和印度尼西亚Antara通讯社,以及哈萨克国际通讯社驻华记者。中方单方面划定了允许记者们参观的地点名单。

乌鲁木齐

记者们在新疆的此次访问之旅,从名为《暴力和恐怖主义重要事件》的展览开始。展览的内容,是当地从1990年开始发生的暴力冲突事件有关的各种记录、图片、视频,以及被收缴的各类自制炸弹、火器和冷兵器等。

这之后,一行人被安排参观了新疆伊斯兰经学院。这里是伊斯兰教教职人员学习和获得文凭的教育机构。从这里毕业后,他们将作为拥有执业资格的神职人员,被安排到新疆各地的清真寺主持宗教事务。

据伊斯兰经学院院长、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新疆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和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介绍,供经学院学生使用的清真寺面积达1000平方米,可容纳1200人同时进行礼拜。目前,这所经学院有688名学生在读。

实际上,最令记者们感兴趣的,是职业技术中心,或者说是人权人士在世界媒体上频繁提到的“政治矫正营”相关的信息。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回答说,这类机构旨在通过为受到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个人提供语言(汉语)、法律和职业培训,帮助他们矫正思想。

需要指出的是,在此次访问之旅期间,记者们所参观的城市和进行的采访,均是在中国官方人员的全程介入下进行的。期间,没有任何机会同被采访者进行单独对话。

在经学院的学生当中,有一名25岁的哈萨克族青年叶斯哈特·阿亚特别克。他正在这里进行最后一个学期的课程。在完成学业后,他将回到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巩留县,并计划在那里作为一名伊玛目开始工作。哈通社记者向他就哈萨克人是否在新疆遭遇了宗教钳制与压迫进行了采访。

“哈萨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在聚居区的宗教习俗和礼拜活动没有任何受到限制。”他说。叶斯哈特随后简短的表示,中国哈萨克人情况很好,没有怨言。

在完成了对经学院的参观后,记者们被带到了名为“大巴扎”的区域。

这里,是乌鲁木齐市中心区域,同时也是最大的集市。2003年进行过扩建的这座集市以伊斯兰风格建筑为主,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伊斯兰宫廷。和其他地方的集市一样,这里到处都是来自中国各地和其他国家的游客,商铺中摆满了各种纪念品,诸如和田玉、手工喀什地毯、小花帽、民族服饰、头巾、民族乐器、黄金装饰的器皿等等。集市内还有露天的歌舞表演。和记者们之后去的城市一样,乌鲁木齐的街头每隔800-1000米就设置有一个警察站点。

喀什

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的喀什市是著名的古城和具有神圣地位的地点之一。突厥世界著名的学者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和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陵寝便位于这里。

当地居民的90%以上是维吾尔人,基本从事农业。众所周知,许多媒体报道称,中国政府正在这里推行针对该国少数民族的高压政策。

记者们在这里参观了职业技术中心(“政治矫正营”)。关于这个中心,网上有很多相关的报道,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媒体能进入内部。

这个中心里有2000余人,主要是20-40岁左右的喀什维吾尔居民。其中也有年龄超过40岁的人,不过数量很少。三分之二是男性。中心负责人称,这不仅是新疆南部,甚至是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最大的机构。该中心成立于2017年底,截至目前已有1000余人从这个中心毕业。

喀什地区向这样的机构共有11个,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境内没有开设相应机构。中国政府称,建立中心的目的是开展国家语言(汉语)教学、普及中国法律知识、培训职业技能。他们认为,这样的措施能够预防人们受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

中心向前来访问的外国记者团展示了他们的课程范例:汉语、中国法律、体育和艺术(歌曲和舞蹈)课程。

在当地地方政府人员的监督下,中心的学员向记者们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进入该中心接受学习的。总的来说,他们的故事听起来相互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

“我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我被极端宗教思想影响,自己看了有极端思想内容的视屏,并发给朋友们看。我现在在这里接受裁缝技能的培训。每周我可以回家一次,和亲人见面。”名叫吐尔格古丽的25岁维吾尔女孩说。

另一位女学员说,培训中心内是禁止进行宗教活动的,但在每周许可的外出时间中,没有限制学员参与这类活动。

“我是2018年1月进入这里的。在完成了汉语、法律教育,并掌握了职业技能后,我将能够从这里毕业。这里为我们提供清真饮食。每个周六早晨至周日晚,我们被允许回到城里和家人见面。我计划在毕业后当一个裁缝,开一个自己的店。”这个名叫比勒克兹的女学员对记者们说。

“我在这里待了11个月了。我受到了极端宗教思想的影响,阅读了相关的文字,还把它们传播给了我的朋友。我是本地人,已婚,有一个女儿。现在女儿由丈夫艾克拜尔和亲戚们照顾。我丈夫开出租车。幸运的是,我每周可以回家一趟。我想毕业后开一个裁缝店。”24岁的学员古丽娜尔说。

裁缝班的女学员还介绍了她们的作息时间:早上8点起床,12点结束课程。之后的时间,可以参加各种课外活动,还可以看电视。

男子宿舍可供6人住宿,洗手间和厕所位于帘子的后面,走廊里有固定的城市电话,课余时间允许学员通过这个电话与家人联系。手机被禁止使用。

当地政府代表表示,食堂每天提供三餐。

根据名叫乌斯曼江的学员介绍,他来到中心学习,是由于该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发现他受到了极端思想的影响后,对他提出了建议。该工作人员是乌斯曼江的同乡。

喀什附近的纳兹尔别克乡

在结束了对职业技术中心的参观后,记者们被带到了位于喀什附近一个叫做纳兹尔别克的乡,参观位于当地的幼儿园。这个幼儿园采用双语教育,每一个班级都有两个教师,一个是维吾尔人,一个是汉人。幼儿园的孩子们为外国记者团表演了歌曲和舞蹈。

令记者们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当地的一项政策,即安排一名汉族人定期前往当地少数民族的家中居住。这个问题在媒体上时常被提出和讨论。这样的政策是出于什么目的制定的?

对于这个问题,当地安排记者们来到了一位名叫穆哈巴特·买买提的当地人家中。这个家庭是“结对子”计划的成员,他们的汉人“亲戚”是中共在当地的书记张清(音译)。张的任务是经常来到这个家庭,想该户人家宣传共产党和政府的各项新政策。此外,这位官员还负责教导这个家庭的成员学习汉语和法律知识。张说,自己向对待哥哥一样尊重穆哈巴特·买买提,与穆的家人相处的十分亲密。

“结对子”计划已经在新疆的全境范围内推行。根据中国官方代表的介绍,这个政策旨在促进民族间的和谐相处。至于穆哈巴特·买买提,采访过程中他面无表情,未发一语。

和田墨玉职业技术中心

喀什之后,外国记者团的下一站,是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的和田市。在这里,记者们被安排参观了被誉为维吾尔文化瑰宝的加满清真寺(音译),这也是当地最大的清真寺。清真寺建于清帝国光绪年检(1875年)。与在之前两个城市里一样,这里的神职人员也向记者们强调,穆斯林没有受到党和政府的压迫。

第二天早上,中国政府将外国记者团成员带到了和田墨玉职业技术中心,想记者们展示了该中心学员是可以在休息日外出的。早晨8:30时,带着行李和手提袋的青年乘坐两辆巴士,离开了“再教育营”。

这里有将近1000人,其中90%是男性。共有135人负责为这些人提供教学培训,当中124人(91.8%)是维吾尔人,11人是汉人。教育中心的日常生活也展示给了记者们:一名学员在唱歌和跳舞,另一人在画画。设施内还有图书馆、乒乓球室和台球室。

机构的二楼正在开展职业教育课程:男性学员在烹制食品,女性学员在安排餐桌。

哈通社记者询问其中一位未来的厨师—阿米尔江·巴克尔,为何在周末没有选择回家。他在告诉记者自己将在下周获准前往城市自由活动后,立刻开始解释起自己是怎样自愿来到这个中心的。

“我是自愿来到这个中心的,因为我的汉语不好,也没有专长,所以就受到了极端思想的影响。再说这里一切都是免费的。”他说。

在他讲述这些故事时,随行的当地官员不断对他点头表示认可。

哈通社记者还向这所中心的官方代表:马赫穆德·沃玛尔,就中心是否存在对学员的暴力、强迫等手段进行了询问。当然,这位官员否定了这种情况的存在。

“我没有见到过暴力和强迫行为的发生,在这里个人权益是受到保障的。我是自愿为了学习技能而来到教育中心的。”学院沙米亚·阿里木对哈萨克斯坦记者说。他还表示,中心内有条件每天洗澡,有专门的洗衣房。

哈通社记者询问了关于中心内人员能否自由行动的问题。和田县党委书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周末学员可以进城,其他时间则必须在有特殊情况(亲属生病、葬礼、婚礼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才能离开中心。

和田县职业技术中心

这个中心与之前的相比没有什么区别。这里有400多人,记者们再次被安排观看歌舞表演、汉语教学、体育活动、园艺课程、理发课程、厨师培训、化妆课程等等。

汉语公开课的主题是:“什么是幸福?”一位女性学员用汉语说:“幸福,就是尽可能多的学习知识。”教师告诉记者,学员的汉语水平与其在教育中心学习时间的长短有关。

这里的几位学员对记者的回复,与之前其他中心内学员的故事没有什么区别,内容都是不断重复的:“我受到了极端思想的影响”,在学习汉语,学习法律,学会能挣钱的技能后想回家等。

虽然当地官员不断强调这里是纯粹的教育机构,但记者注意到和田县职业技能中心门口负责警戒的是当地的警务人员,门口不远就是一座有警方驻防的设施。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员的解释

在记者团返回乌鲁木齐之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政法委书记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等官员接见了记者团的成员们。

以下是雪克来提·扎克尔在会谈中的言论摘选:


“在新疆贫困地区人民群众当中出现的宗教极端主义情绪受到了关注。而网络技术的发达,除了为人们带来的便利,也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扩散提供了方便。这也是导致当今世界各地许多大事的原因。其中一件,发生在2009年7月5日的乌鲁木齐。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新疆期间,以及与其顾问团的讨论中,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在这些的基础上我们决定采取两个措施:其一是通过严厉的手段杜绝恐怖主义的蔓延,保障社会安全;其二是为人们工作、受教育和提升文化水平创造条件。职业技能中心就是为此而设立的。中心有四个目标:汉语教育、法律教育、技能教育和将人们的意识水平提升到符合现代社会的状态。在国家对社会的改造过程中,必然会产生许多意见。”

不过,对于哈通社记者关于新疆全境共有多少个职业技能中心,其中的学员人数具体总数达到多少人的问题,雪克来提·扎克尔表现的很为难。他仅表示,相比新疆北部地区,南部地区的机构数量和人数要更多。中国政府代表解释称,这与当地人的受教育水平有关系。这位高级官员同时表示,在中国的其他地方,比如甘肃省,不存在于此相同的机构。

路透社的记者询问到,是否会邀请联合国专家组访问新疆。雪克来提·扎克尔对此回应称,中国希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人权保护方面的典范国家,因此支持联合国专家组为真实评价新疆的状态而访问新疆。

“与此同时,我们希望这些访问不会被用于企图破坏新疆和平和稳定的目的。”雪克来提·扎克尔说。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记者在会谈中提出,希望新疆方面能够允许自己前往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参观当地的职业技能中心。新疆党委的代表承诺,将在就此问题进行充分考虑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安排相关的行程。

我们对此表示期待。哈萨克斯坦方面始终极度关注已经成为哈萨克斯坦与中国关系桥梁的中国哈萨克族居民的现状,目前两国外交机构之间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对话,基于这些对话的成果之一,便是2018年9月2500多名中国哈萨克人获准前往哈萨克斯坦。

顺便一提,2018年12月底,中国外交部邀请了12个国家的外交官员: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科威特和泰国,访问新疆和田和喀什的职业教育中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