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forzoe

Not a writer

說說產後的痛和抑鬱

發布於

嚴格意義上來講,我經歷的不算是病理性的產後抑鬱,沒有絕望到需要去求醫,也沒有走到有自殺傾向的極端,但是產後激素水平的變化和排山倒海的育兒重任,確實給了自己狠狠地迎頭一擊!

先講產前,我結婚五年後在33歲懷孕。之前對懷孕生產的了解,僅限於周圍親人朋友一些零星的講述和影視作品的演繹,一知半解地知道生小孩的風險和痛苦,但其實對於哺育新生兒的艱辛和面對產後可能抑鬱、家庭關係的挑戰則毫無心理準備。總體上備孕和懷孕全程就是懷抱著幸福的憧憬。大部分女性應該都是這樣吧。

我是過了預產期四五天後才生的,生之前一晚破羊水叫了救護車去醫院,先嘗試順產,結果打了催產素依然難產,熬了20多個小時後轉剖腹產。即是‘ 食全餐‘!好了,產程以後再另寫一篇記事吧。

產後的痛苦是從出了手術室被轉移到觀察室開始的。剖腹產手術過程很短,打完麻藥後20多分鐘就結束了。之後護士把我推到觀察室裡呆一小時。觀察室裡有其他科室手術的病人,我當時剛剛經歷完手術,緊張的情緒還沒放鬆下來;記得聽到有一位老奶奶在哀哀地叫著護士,說她很辛苦。護士處理完老人的情況後走來我床邊問我是否想吐。我說是!她態度很好,拿了一個紙碗放到我嘴邊,說沒事的,想吐就吐進來。當時下半身的麻藥還沒過,只有腰以上的部分、手臂和頭可以動,感覺像是下半身消失了,拖著一個無法移動的重物⋯⋯那種只有上半身做嘔吐動作的感受實在太差,用盡全半身的力量去吐⋯好像快断命的感覺。

一个小时后,有护士来观察室接我回病房。在电梯里,护士问我:太太,你是要喂母乳的吧?我答:是的,但我麻药还没过,实在没力气,能再休息会儿吗?护士说:好吧,那我先帮你开奶。很快到了三人间病房,我的床位靠门口。护士和护工把我移动到病床上。接着护士打开我的上衣,手工擠壓初乳。其實我也忘了她說是開奶還是什麼其他的詞彙,關鍵就是疼!疼得想骂脏话!就像针刺一般地痛!無奈?!产前看的书、平时科普的知识都说母乳好。那只好堅持唄,反正哭都沒力氣了。紧接着,护士根本沒給我休息,很快就把宝宝抱过来,直接塞到胸口吸乳。當時,我已沒有精力和能力去分辨有沒有成功哺乳了。

另一個令我記憶深刻的疼痛是第一次下床。下床不就是從床上坐起來,然後雙腳落地嗎?!是的,但對於剖腹產後的人,這個過程非常漫長,動作可分解為幾十步、外人看起來就像殭屍下床。醫院規定手術後的24小時之後呢就要下床了,我的這一重要時刻是在夜裡,親屬的探訪時間已經過了。當班護士也比較少,就叫了位護工阿姨來幫我下床。那個阿姨沒有攙扶我,而是坐在我對面,她說:‘那,我告訴你怎麼做,你自己試著來。’ 由於腹部的刀口又大又新鮮,身體每移動一點點就扯著傷口疼,每一個動作後我都很想放棄,但就算不下床要再躺回去,那也是疼啊。。。。。天啊!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好咬著牙慢慢地挪下床,慢慢地挪動去廁所,然後,再走回來、同樣痛苦地龜速恢復睡姿。多年後,我依然覺得這真是我人生的一大“磨練”。如果那時我的媽媽或者家人在旁,他們一定會親手攙扶我,但是我的心裡壁壘肯定就奔潰了。正是因為當時只有阿姨一個陌生人指揮我,我深知自己無依無靠,只能進不能退,就破罐子破摔地捱過來。

 記完了產後出院前的身體痛,接下來要說說心裡痛楚。產後抑鬱不一定每個媽媽都經歷,也希望盡量少些人去經歷。但是產後情緒波動我想每個新手媽媽或多或少都會經歷。如果自己的育兒準備充分些、丈夫的理解和分擔多一些,媽媽們應該能盡快戰勝情緒的低潮,堅強和樂觀起來;相反,就需要花很多精力和心力去化解各種負面情緒和一點點地克服那些無休無止的生活瑣細。這條路可能很漫長,其引發的家庭問題或者婚姻問題,甚至會延續到整個育兒期,並非產後短暫的一段時間。當然,情況因人而異;困難也是可以戰勝的!我映像中最絕望的時刻往往是與孩子爸爸比照覺得不公平的時候。可能我是女權主義吧,總覺得媽媽和爸爸的付出應該是平等的。可現實是,從懷孕、生產到哺乳,所有的生理變化都只有我一個人在經歷;孩子爸爸從頭到尾都還是他本來的樣子,不會身材走形、不用開刀留疤、不用隨時隨地掛著個哭哭啼啼的嬰兒或者上班時還要背奶。無論白天工作多累,半夜孩子哭了餓了就要醒來餵奶、安撫;再累再煩也無法跟他替換角色。混亂的作息,加上脫髮、皮膚粗糙、凸起鬆垮的肚皮,自己除了所謂的母性光輝毫無美感可言;再者,沒有時間買新衣服、沒時間打扮自己,就更覺得憔悴不堪。曾經有一次,家裡有客人,我喂好奶後竟然忘記拉好哺乳衣的拉鍊就出去見人了!拉鍊在胸前,幸好裡面的內衣倒是穿好了。但也夠邋遢嚇人的。但凡要帶孩子出門,我都只能選擇方便餵奶的寬鬆式帶鈕扣的上衣,下半身永遠是長褲和平底鞋。自己都嫌棄自己的樣子。夏日里的這天,我們一家三口要出門,我抱著孩子坐在大廈樓下的大堂沙發上,看著孩子爸爸精精神神地站在大門口,穿著輕鬆的短袖T恤和短褲;而我卻穿不了自己產前的緊身T恤,只能穿著寬鬆的舊襯衣和孕婦褲。突然有種帶著恨的妒忌湧上來,喪失理智的我看著他背光的身姿咬牙切齒地說:真羨慕你,可以隨便穿哪件短袖T恤都行。他無法理解,白了我一眼:你想穿哪件衣服也可以穿啊。那一刻,我就是那哀怨的祥林嫂,自怨自艾⋯⋯

回頭再看這些辛酸苦辣,如今只是留在自己心裡的回憶而已。多看一些科學正面的育兒或婚姻文章,借鑑下周圍朋友比較好的處理方法,總之不要將自己困在當下的暴躁或痛苦中,行動起來,去分散注意力,著眼未來,慢慢就挺過來了。

不過呢,就個人條件和選擇而言,我是不想再經歷一次了,陪伴這一個孩子過一生就好。祝願其他想生寶寶的新手媽媽,有強大的內心、健康的身體和給力的另一半。結婚生育不是任務已完成的終點,也不是幸福的答案,而是另一種人生才真正開始,通往幸福的道路是痛並快樂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