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forzoe

Not a writer

國人的價值觀就是如此單一嗎?

發布於

這篇吐槽幾個月前就寫了,但是慚愧於自己的文筆太一般,總覺得改來改去還是詞不達意,所以一直不敢發。沒想到牛年的第一個晚上,因為工作壓力和皮膚敏感搞到半夜三點多醒了就睡不著,四點時乾脆起身洗澡,現在頓覺整個人舒爽多了。想想乾脆就把這篇草稿給發佈了,也算是又一個新年新氣象。

(原文)

兒子逗留澳門的簽注到期,上個月給他和自己請了事假、做了核酸檢測,飛赴家鄉雲南辦新簽注。在昆明辦好申請手續之後,我和爸媽帶着孩子回了大理老家。期間跟爸媽的老同事一次吃了兩頓飯,又經歷了典型的語言刺激,讓我回來後心理壓抑了一段時間,慢慢才消化和淡忘掉。其實也是小事,就是那種誰比誰過得好的煩惱。

大理是全國著名的旅遊城市,但就城市規模和經濟發展程度而言,應該算是國內的四五線城市吧。這是我出生和成長學習的地方。讀高中時,坐在教室裏,望出窗外四面環山,在開闊的操場上向四面八方望去,擋住視線的都是高山峻嶺。由於雲南的地勢,97%是山地,人居地基本都是山與山之間的平壩子。大理壩子算是比較大的,但相對於平坦的沿海發達地區而言,我們就是交通和信息都非常閉塞的山區,教育水平落後也不止一星半點。印象中,我高考的時候,雲南的高考成績是和西藏地區這樣的邊緣落後省份一起墊底。不過,我這裏想談論的是價值觀。雖然國內整體的普世價值觀已經是唯權唯錢至上,但在小城市會越發突出。誰家有錢就是過得幸福!沒人在意那家人是否和睦、道德素質如何、身心健康與否。男的能進體制內、女的能嫁有錢人或者體制內的人,人生就圓滿幸福了。

以前我爸在小城市算是比較早從體制內轉變成國有企業管理者身份進入市場經濟,作爲經理的他當年招的員工都是單身或者剛結婚的年輕人,後來企業蓋了員工宿舍,大家也都住到了一棟樓裏。其中有這麼一對伕妻檔員工,男女都是出身普通家庭,文化水平不高。稍微突出的特點是,男的愛賭錢混社會,女的長相漂亮。他們家有個女兒,比我小三歲。小時候學習成績一般,中學開始分流到普通的學校。接著,國有企業解散了,我們家繼續住在原來的宿舍,而她家則搬走到其他地方了。我們也就由在同一個院子裡天天一起玩的發小,慢慢疏遠了。

後來大學時,我在本省上學。她經親戚介紹,上了外省不錯的大學,之後安排進了安穩的大國企。但是總體來講,工作和家庭環境依然平平,沒有本質的改變。但是再見到她時,活脫脫好像變了個新人,又高挑又漂亮,很會化妝和打扮,外形出眾。原生家庭、大學就業兩個人生大的轉折點之後,再將人與人的社會階層拉開明顯距離的,就是婚姻。我年齡大些,結婚也比她早。秉持著自己只選喜歡的,不選家世背景的清高心態,我的婚姻自由快樂,但卻沒有攀高附貴,只是兩個普通打工人的生活。反之,這個妹妹感情路不太順、身體又不好,有一段時間得了大病,和當時的男友又分手了。之後逐漸進入父母眼中大齡單身女青年的年紀。她爸爸非常堅持要她嫁給有錢人,要求說妳男朋友沒有獨棟別墅就別來談婚論嫁。這言論聽起來很像大陸劇台詞,但是他的堅持和獨斷確實給了女兒很大壓力,又或者,女兒也希望通過婚姻改善自己的家境。幾年後,從我父母口中得知她要結婚了,對象是她在外省找到的當地人 - 有錢人。父母輩的口中沒有那個人的相貌性格,只有他家經營什麼、如何有錢、嫁妝如何、排場如何。總之,這樁婚事成了父母老同事圈裡的傲驕談資。雖然大家深處不同地方,但是父母輩一直關係很好,所以經常從我媽媽那裡聽說她婚後生活的改變。她懷孕時經歷了很多辛苦,生下了一兒一女,婆婆給予六位數字的現金獎勵,之後又來我們老家給她爸媽置辦了新居大宅。

這次回老家,也跟她爸媽吃了兩頓飯。席間,她爸爸果真是揚眉吐氣,侃侃而談家裡日子好過,寶貝孫子孫女聰明能幹。女婿也很有心陪他喝酒聊天,他體檢查到身體有點問題,婆家立馬安排了外地最好的醫院醫生給他檢查,云云。那位叔叔可能發現這一對比吧,我的生活似乎乏善可陳。但怎麼著我難得回來一趟,給老領導面子也得誇我兩句。於是叔叔來了句:你生了個兒子,也是爭氣呢!我只好笑答:還是叔叔你幸福,您女兒生了一男一女,最圓滿。

這種攀比也是經常遇到,但為什麼這次回來之後我心裡卻壓抑難過了好久。我後來回想,這兩次飯局席間我爸幾乎很少說話,可是,我父親平時是很健談甚至很愛誇口的人。哦,他一定是被打擊了,小城市的社交圈很小,同輩人多多少少都互相或間接認識。眼看著自己曾經招進單位的員工下屬,退休後鹹魚翻身成了活在身邊的有錢人,連說話都比我這個領導更大聲硬氣了。我父親一定是覺得自卑了。原來,令我壓抑的是,我被別人比下去令自己的父親沒面子了。我沒能為他創造談資、給他買大房子,逾越到更高的社會階層。

我挺痛苦:國人的價值觀就是如此單一嗎?嫁個有錢人就是幸福嗎?雖然我只是打工人,但是我憑自己能力吃飯就是不值得被欣賞嗎?再深一層追問,如果老一輩的價值觀就是那樣,那麼我能不能不被這種攀比打倒嗎?我覺得痛苦是因為我也自卑嗎?我因為沒有能力成為有錢有勢的人就覺得自己很失敗嗎?答案就是啊!自嘲吧,就像別人說我太理想化。是的,小清高放到物質社會裡就這樣不堪一擊,拿什麼資本去和別人比,人家的生活水平、見識體驗和把握的社會資源都更優等。如果一味比較這些外界條件,我應該很難超越。只能向內,面向自己,關注自己如何建設更強大的心理素質,說白了就是減少自卑感,不受外界評價或漠視的影響。

而對於父親,我不能直接去安慰他,讓他的自卑展現在女兒的面前會更傷人。父母的感受及幸福與否,與子女直接相關;但應該不完全是我的責任吧。我只能過好自己的生活,希望他有自己的方法去化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