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雪Sunny

誰說,五月無雪? 各位好,往後我將在此發表一些如小說、散文、新詩一類的文字創作,請多指教。 如果喜歡我的作品,可以去Instagram關注m.a.s.k.er,我會在那裡發表和這裡不同的作品,也有其他人的創作,希望大家能支持。

《輕愛的安妮》第一章

發布於
這篇是我目前正在寫的小說,沒預計寫多長,我想了想就放上來了,全文一次看完應該會太長,所以我應該是會分段連載,希望大家會喜歡。

女孩踩著輕巧的小碎步,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書櫃,有些破洞的襪子微微地在打過蠟的木板地上打滑著,就外人看來,女孩似乎就快要摔倒了,但她沒有,她自在地跑著,接著在一個深褐色的書櫃左轉,跑入了一個被書櫃圍起的長方形空間,裏頭一個人也沒有,空蕩的木地板映著屋外樹蔭的影子。

女孩饒有興致的滑過了其中一個櫃子、整齊擺放的一排舊書,她漫不經心的蜀著數字,在數到第七本時,女孩露出了好奇且欣喜的神情,抽出了那本有著重新包裝的綠色書皮的書,輕撫著上頭用麥克筆寫下的書名:


《安妮的日記》


女孩找了一個充滿陽光的角落,拿來了一張放在角落的小木椅,靜靜的坐下,用著白皙但有著些許細紋的小手翻開了書,輕嗅著泛黃的紙張散發出的淡淡香味,她用左手拿著書,伸出了右手的手指,一行一行的順著讀著。

書本一頁又一頁的被翻動著,女孩露出了細微的微笑。

“有時我在想,或許是上帝在考驗我,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我一定要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優秀。就算沒有榜樣也沒有人給我建議,可最終我還是會變得更堅強…”

    ***

「正雄叔!」女孩手中抱著方才讀的書,大步跑向了一張老舊的金屬辦公桌。

一個有些消瘦的男子放下了手中那份早已泛黃的舊報紙,有些勉強的抬起了僵硬的笑容,眉頭止不住地緊皺的說道:

「是你啊。」

「對啊。」女孩開朗的露齒笑著,一面穿上破舊的布鞋,一面說道:

「這書我借走啦。」

「這次看的是甚麼書?」名叫正雄的男人總算擠出了像樣的微笑,把那份舊報紙推到了辦公桌的角落。

「安妮的日記。」女孩將書舉至胸前。

「好看嗎?」正雄瞄了眼牆上的時鐘,翻開了放在桌面上的綠色本子。

「好看!」女孩甜美的笑著。

正雄瞄了瞄掛在時鐘旁的日曆,溫柔的笑了笑,說道:

「時候不早啦,明天見。」

「掰掰。」女孩推開了眼前的拉門,奔入了一片晚霞。

隨著老化的卡榫所發出的摩擦聲,拉門緩緩的關上,填補破洞用的歌星海報也從隙縫中跑了出來,泛黃的紙張早已經不起歲月的洗禮。

正雄若有所思地看這不知何時拿回手中的舊報紙,他默默地點起了一支似乎有些受潮的香菸,而忽然間..

就宛若中邪一般,他突然笑了起來,那笑聲既像無奈的嘆息卻又像是瘋狂地顫抖,他掩著眼,放任著癲狂的笑將他吞噬。

忽然間,他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悠長的煙霧,臉上的表情宛若萎縮的蔬果一樣無力,他用力地將點燃的香菸壓在牆上,把火苗弄熄的同時也在木製的牆上留下了漆黑的焦痕。

伴隨著迷離的雙眼,正雄撫摸著上殘有餘溫的牆和上頭的其他焦痕。

    

「媽,我回來啦。」女孩抱著書,燦爛的向眼前微胖、捲髮、穿著圍裙的婦人笑著。

而在空氣凝結了大約一秒之後..

「林!淑!娟!」婦人大聲的吼著女孩的名字,那音量大的幾乎就快要震碎碗盤,但一旁的鄰居只是相視笑了笑,搖了搖頭。

「太陽都下山了,你怎麼現在才給我回家?」婦人吼道。

「圖書室裡沒有時鐘嘛。」名叫林淑娟的女孩絲毫沒有愧疚與擔憂的感覺,她理直氣壯地抬著頭看著比她高上一截的婦人。

「你…!」婦人露出了參雜著無奈與憤怒的微妙表情,她雙手插著腰,似乎在思考著該怎麼罵下一句。

「媽,算啦。」一個帶著粗框眼鏡的高瘦男子從房子中走出,拍了拍微胖女人的肩膀,說道:

「淑娟喜歡讀書不是很好嗎?」

微胖的女人稍微皺起了眉頭,為難的雙手插腰,稍微壓低了聲音說道:

「別提這個,先進去吧..」女人嘆了口氣,似乎是有些無奈地說到:

「菜都要涼了。」

三人魚貫走入了房內,女人在進門後有些不安的掃視了下周圍,接著拿過了淑娟舉高的書,說道:

「等你阿公睡了再看。」

女孩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女人踮起了腳尖,舉起手打算將書平放到一塵不染的門樑上。

「轉來啦?」一個穿著有些泛黃的白色無袖上衣和鬆垮短褲的老人從狹窄昏暗的走廊中緩緩走出,他搔了搔夾著扇子的左腋下,轉頭看向了站在門廊上的三人

,但..

正在放書的女人被老人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手中的書應聲掉落,在門廊上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

趴搭

老人皺起了眉頭,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一面瞪著三人一面質問道:

「那是啥?」

「無啦,阿爸..」女人有些亂了陣腳,只能慌張的說道:

「呷奔啦,先呷奔,菜都涼去了。」

老人沒有理會,只是緩慢且筆直地向前走去,他用力的推開三人,企圖向前走去。

高瘦的男人張開了雙臂,擋住了比他矮上一個頭的老人,說道:

「歹勢,那是我帶回來的。」

女孩蜷縮在女人背後,緊張的吞著口水,雙腳止不住地顫抖,身前的女人則是流露出了一股懊悔的神色,雙手不自覺的冒汗,乾澀的喉嚨微微的動作,她彷彿想說些什麼,卻又默不作聲地看著。

「好啊,又是你..」老人頭上的青筋暴起,一巴掌打上了男人的左臉,但男人只是別過了頭,用一種是觀測者憤怒的眼神看著老人。

「跪下!」老人吼道。

男人緩慢的向下跪去,老人則從一旁的矮櫃裡抽出了一支已有些彎曲的藤條。

女人快步的向前走去,女孩則帶著緊張又愧疚的神情,僅僅的握著女人的手,而在老人看不到的角落,男人溫柔的對女孩笑了下。

啪!啪!啪!

幾聲響亮的抽打聲迫使女孩閉起了眼睛,放任女人將自己拖入飯廳內,她感覺自己的頭滑過了用綠色塑膠珠串成的門簾。

過了幾秒後,女孩感覺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她才緩緩睜開了眼。

一個穿著與老人幾乎一致,外貌則與老人有些許神似,年齡似乎比方才替女孩頂罪的男人老上一輪的男人坐在圓桌旁的塑膠椅,叼著沒點燃的香菸,帶著落寞的神色拍著女孩的肩膀,有些無奈地開口說道:

「阿爸對不起你們。」

女人從一道沾染上一層厚厚油垢的木門框中走出,拿來了一雙木塊與一個盤子

,快速的夾了不少菜到盤上,又快速的放入了一旁的矮櫃中。

男人幹練的裝著飯,微微傾斜的頭似乎有意無意的忽視著門簾外傳出的抽打聲

,他用低沉的嗓音說到:

「先吃飯吧。」

淑娟,也就是女孩微微嘟著嘴,彎著腰坐上了另一張塑膠椅。

男人放了碗飯到女孩的面前,女人則緩緩地坐下,說道:

「歹勢。」

女孩沒有說話,只是直直地盯著眼前那碗混雜著番薯的米飯,她總感覺自己很羞愧,一點食慾都沒有。

三人沉默著,男人則首先動筷,夾了菜放到女孩碗裡,說道:

「淑娟,菜要涼了。」

女孩很勉強的扒了幾口,總感覺沒有什麼味道可言。

過了一會兒,清脆的抽打聲漸緩,老人撥開了門簾,一屁股坐在了唯一的一張木椅上,拿了放在一旁矮櫃上、有些老舊的遙控器,並按下了開關。

開啟的電視發出了難聽的雜訊,畫面則不斷地抖動著。

老人發出了不悅的咕噥聲,走到了電視前上下拍打著。

「志成呢?」男人隨意地問道。

「死因仔,餓他一頓。」老人關上了電視,坐回了那張有椅背的木椅上,津津有味地吃起了飯。

老人一直沒開口說話,只是不停的動著筷子,有時夾上不少菜到淑娟的碗裡,有時則稍微停頓,似乎在想些什麼。

女孩很勉強的吞嚥著飯菜,不過她稍微能感覺到番薯的甜味,就好像只憑這是就體諒了祖父的暴行一般。

過了許久,眾人都慢慢地停下了筷子。

「建宏下禮拜好像會回來。」微胖的女人開口說道。

男人稍微停頓了下,但他仍一語不發的收拾著碗盤。

老人沒有回應,繼續擺弄著那台有些故障的電視機。

女孩則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雙眼稍微的張大,開口回到:

「二哥要回來了嗎?」

女人點了點頭,嘴稍微的上揚。

一旁的老人終於搞定了電視,緩緩地坐回了木椅上,看起了新聞,從架上的菸盒裡拿了一支香菸。

「阿爸,有因仔在。」女人轉過了頭。

「哉,我沒點,聞聞而已。」老人將香菸舉至鼻頭前,慢條斯理地細細嗅著。

老人用沒碰過香菸的左手摸摸了淑娟的頭,注意力又回到了電視上。

趁著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淑娟扶著身穿過了門簾,沒發出任何聲音。

在門廊上,高瘦的男子依舊跪著,他的左臉有明顯的瘀傷,雙手背在身後,頭則低著,沒有注意到淑娟的到來。

「大哥,對不起..」淑娟有些慚愧的低著頭。

「沒關係..」志成,也就是高瘦的男子溫柔且虛弱的笑了笑,摸了摸淑娟的頭,他緩緩的站起了身,拿下了門樑上的書,遞給了雙眼泛紅的淑娟,說道:

「這回要藏好喔。」

「嗯..」淑娟用著哽咽的聲音回到。

但就在她轉頭離開前,她回頭說到:

「對了,二哥好像要回來了。」

「是嗎,那太好了..」志成的聲音依舊很虛弱,不過嘴角的笑意似乎更加的真實了。

淑娟則從門廊上的矮櫃拿起了一個小背包,將手中的書塞了進去,接著將其背起,跑進了走廊裡的一片昏暗。

獨自跪著的志成似嘆氣似輕笑的喃喃自語著:

「真好呢..」

「時代真的變了。」

望著空無一人的走廊,他忍不住的發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