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無題

氣溫驟降,我迎著風雨前進的樣子,像是一個破敗的雞毛撣子。

夏天很熱,冬天又很冷,春天會有花粉症,而秋天,讓人悲傷。

儘管我一直在說自己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不會對任何事情抱有期待,也正是這樣不管這個世界發生再多糟糕的事情,也是比我預設的情況要好上很多,因為還會更糟糕,所以不會使我痛苦和難過。

可是我仍然痛恨著這個世界。

從小我就被人說是一個不快樂的孩子。自我懂事起伴隨著我的,似乎就是孤獨。一個六歲的孩子會在學校門口張望來接他的父母;回家的路上他會向遠處看父母是不是在家;巨大的房子被電視的雪花聲填滿,他與黑暗為伍,只想一睡不醒。

然而還好有書籍和電影在,虛構的作品能夠帶給他真實的快樂,真實的人與社會卻只能讓他感到虛假和空無。

無法融入。

這麼多年來我還是住在那個巨大的空房子裡。

可能我還在做夢。

我好想大聲哭出來。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堅持多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