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魔王的一天

發布於
之前發布在Medium,現搬運過來

茶壺發出吱吱的刺耳叫聲,把走神的魔王喚了回來。

魔王對著茶壺的反光面松了下領帶,確認了額頭兩角的光澤,端著上面寫著「世界上最好的爸爸」的馬克杯從茶水間走出來,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作為勞動節的禮物社長在今天早上給每一位員工發了一包號稱是皇家特供的紅茶,魔王很快就為自己泡了一杯,喝到嘴裡第一口差點吐了出來。他從馬克杯裡掂出來一隻光環,眼神中充滿了無奈,隨即他嘲著左手邊隔著兩個工位的同事喊道:「別西卜,你又把自己的光環搞丟了是不是!?」

戴著厚片眼鏡、髮型蓬亂身材瘦弱的別西卜小跑到魔王面前,低頭弓腰賠不是,他從魔王手裡接過光環戴在自己的頭上,光環放大到了適當的程度,別西卜再次彎腰向魔王道歉,光環馬上就歪到了一邊。

別西卜走了,魔王戴上了他的玳瑁老花鏡,邊翻看著手邊的資料邊抱怨著「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差勁」此類的話來,然後魔王想起來桌上的電腦,那個黑色的玻璃板後面拖著巨大的屁股,會閃出綠色的文字的高科技玩意兒,社長說以後就是電子化辦公的時代了,各位員工要好好學習可不要落後了。話說得輕鬆,「這麽個四方塊的東西,可要怎麼用才好呀!」魔王已經在這裡兢兢業業工作有兩千多年了,從來都是靠紙筆吃飯養家的,「不管了不管了!」魔王搖搖頭,開始打電話了。

「您好,我是靈魂出入境管理局的魔王,我是想核對一下你的個人信息以確保⋯⋯」

「您好,我是靈魂出入境管理局的魔王,欸,你問魔王這兩個字要怎麼寫⋯⋯」

「您好,我是——我們不是做推銷的啦!——也不是閉路電視啦!請不要掛電話⋯⋯」

「不,當然不可能,怎麼能您說想上天堂就讓您上天堂呢,我們必須評價過您的生平⋯⋯」

打電話也是個折磨人的工作,遇到脾氣暴躁亂講髒話的人還算好一些,麻煩的是耳背的老人家還有一些瘋言瘋語的傢伙。休息時間魔王背靠在工位的椅子上,透過老花鏡看到的天花板似乎在不斷變形,他摘下眼鏡簡單活動了一下脖子和肩膀,拿起馬克杯喝了一大口,卻又是差點吐出來:茶老早就涼了。最近粗心大意的事情越來越多,魔王禁不住開始想:「我是不是該退休了呢?」他往外看去,同事們大多都氣色不太好,工作繁忙實在是沒辦法的事情,都怪人類近幾年變得越來越多了。

「魔王先生。」聽到了後輩生釋迦牟尼的聲音,魔王往他那邊看去,釋迦牟尼小聲說:「社長找您呢。」

「哦!來了來了。」剛想著退休的事情,這就來了?魔王絲毫不懷疑社長的神力會探查到自己離職的想法——儘管社長曾經遭到了絕大多數員工的反對,禁止祂再窺探員工的想法。魔王一直都相信社長是一個善良的老好人,只是有些地方不太開化罷了,就像他自己對於桌上的那台拖著大屁股的電腦。魔王走進了電梯,電梯是建在公司外面的,用一圈扇型的玻璃擋著,可能是當初在建造這棟大樓時設計師想為員工們提供一個可以欣賞美景愉悅身心的功能,但他一定沒想到一萬年前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巨大的黑貓。貓是流浪貓,所有人都這麼認為,這隻黑貓有著罕見的耐心,不會打擾員工的工作也不干涉他們的生活,一些喜歡貓的員工會喂這隻黑貓食物。要說有多大?從電梯望出去只能見到一片烏黑的景色,到了最頂層也就是社長所在的地方時,才可以看到黑貓黃燦燦的眼睛。又要說這棟樓有多大,沒人說得清,真的,樓層的數字是不連續的,因為要避諱的數字實在是太多了,後來社長命人把指示樓層數目的牌子改了,上面只剩下一個大大的「♾」,社長開心地拍拍手對大傢伙說:「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你好大芭。」魔王對黑貓打了聲招呼。大家一開始想給貓取名叫「芭絲特」,但對此芭絲特本尊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只好退而求其次叫「大芭」了。大芭看到了魔王,頭轉向一邊開始舔起自己的爪子。「還是這麼冷淡呀,你這個傢伙。」

論資歷,大芭比魔王更老。

魔王在社長辦公室門前敲了兩下。在得到許可之後魔王推開門走進去,留下門虛掩著。「把門關上。」社長感受到了大芭的視線,魔王轉身返回,把門給關上了。

寬大的桌子後面,社長正翹著二郎腿修剪腳趾甲。「我收到你的投訴信了。」

「什麼?」

社長向桌上那封信揚了揚下巴:「不得不說現在很難再找得到像你這樣寫字好看的人了。」

魔王姑且湊身上前查看那封信件,那工整漂亮的手寫字一直頗讓魔王為之自豪,只見第一行是這麼寫的:「關於人力資源部的名稱修改建議」。魔王一時間頭暈起來,這是差不多一千八百年前寫的吧,居然現在才轉到社長手裏。當時魔王不滿於「人力資源部」這個名字,公司的員工可不只有人類,還有天使、惡魔、各路神明,年輕氣盛的魔王一口氣給社長寫了封長長的信件訴說著什麼叫做種族歧視並要求換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名字。然而,「人力資源部」的名字早在信件寄出去的第二天就改成了「萬力資源部」,以及所有可能涉嫌「種族歧視」的名字都被改了,魔王一直都以為是自己的信起的作用。

魔王正鬱悶著,突然聽到從社長身上傳來的「喀吧喀吧」骨頭響聲,社長嘴上喊著「疼疼疼疼」,兩手輕輕地把翹起來的腿放下,接著長舒了一口氣:「太久沒運動了。這週末陪我去打高爾夫吧,再多叫幾個人,只有兩個人未免無趣了些,晚上一起喝啤酒,怎麼樣?」

雖然說的是疑問句,但社長卻用的是命令的語氣,這有些執拗的脾氣讓他不願承認自己是老了,只不過「缺乏運動」而已。「我當天就知道你對那什麼⋯⋯種族歧視的不滿了——別見怪,當時你們還沒聯名反對我查閱你們的想法——我也覺得那樣不好,所以馬上就讓人改了——但你怎麼現在才寫信給我?」

得,可能還要再寫封信埋怨助理的辦事效率低下。

退休的想法愈發堅定了。「我想⋯⋯」話已經到了嘴邊,魔王擠出來一個算不上好看的笑容。社長挑著眉毛看著魔王,又把另一條腿翹了起來開始摳腳,社長問他想幹什麼,魔王的額頭上冒出汗來,兩角因為高溫發出黯淡的紅光,在這一刻他想到了家裡的老婆和兩個孩子,他想到了自己退休以後的生活,他的眼光朝下看去,注意到了社長濃厚的腿毛後又從毛想到了在外面不知在等待著什麼的大芭,大芭黃燦燦的眼睛散發出的光芒似乎穿透了大門照在了自己的身上⋯⋯好累。好累呀。

「你想做什麼?」社長又問了一邊。

「我想⋯那個⋯你看,我也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了⋯」

「駁回。」

魔王走出辦公室,幫社長關上了門,大芭正好奇的盯著他看,粉紅色的鼻尖抵著玻璃窗,魔王走進電梯,沒有向大芭打招呼,按了向下的按鈕,隨著電梯的啟動魔王感受著那股輕飄飄的失重感,心裏面像是擺脫了什麼束縛。等他回到了自己所屬的樓層,他走到茶水間重沏了一杯茶,就著下午三點十分的陽光喝光了它——在這個時間大芭會走去別的地方,所有人都認為大芭是去方便了,因為他們能聞到一股濃濃的臭味。這茶喝到嘴裏,也是臭的。但魔王還是喝光了它。

回到工位,魔王又戴上了玳瑁老花鏡,翻閱著手上的資料,然後,他與那台拖著大屁股的電腦對視。魔王終於鼓起了勇氣摁下了那個叫主機的玩意兒上的大圓形按鈕,黑色的屏幕突然間亮起了光著實把魔王嚇了一跳,等他鎮定,電腦也開機完畢,魔王從右手邊的抽屜裏找到了當初隨電腦一起來的黃皮操作指南,照著上面所寫的內容,魔王手拿一根鉛筆帶橡皮的那頭敲擊著鍵盤,嘴裏還會說著「莫名其妙」這樣的話來。等到光線變暗的時候,人們知道大芭回來了,處理完私事的大芭會背靠著大樓來回摩擦,整棟樓都能聽到大芭愜意的呼嚕聲,這聲音比任何東西都要更催眠,員工們往往到了這個時候就會變得精神渙散,完全談不上什麼好好工作了,社長經常抱怨,說「把大芭慣壞了,養出來奇怪的毛病」,但沒人會趕大芭走的,這是他們的大芭。

用了大概三十分鐘的時間吧,魔王才知道了該怎麼發電子郵件,然後他又用了三十分鐘的時間寫下第一封郵件。郵件是寫給社長的,內容是他挑選的一份週末與他和社長一起打高爾夫喝啤酒的人員名單,文筆一如既往的莊重嚴肅——事實上,魔王不覺得他會喜歡電子郵件這種東西,實實在在地用筆書寫在紙上才是最正確的作法,不管怎樣,在檢查過語法與名單無誤後,魔王敲下了回車鍵。魔王再次走去茶水間,泡了今天的第三杯茶,馬克杯上面的文字變成了「爸爸真棒!你已經完成了上午的飲水目標!」這其實是魔王的女兒為了他的身體健康著想所施展的一個小法術。魔王看著這行字,感慨了一句:「這下可糟糕了。」

等社長的回信又用了三十分鐘的時間,魔王沒有想到會這麼快,他打開郵件,最下面是他的郵件原文,社長的回信只有兩個符號:「:)」正在魔王疑惑的時候,社長打來了電話,社長說:「好樣的,就這麼做!」魔王放下電話,心裏面確定了社長也不會用電腦。

下班,魔王在公司門前與大芭道別,但大芭正專心吃著員工們的零食,並沒有搭理他。大芭毛茸茸的尾巴搖來搖去,擦去了天空中的晚霞,令其染上了與自己一樣的顏色。

當魔王得知別西卜與自己搭乘的是同一班電車時,他十分客氣的邀請這個後輩來自己家作客,魔王也不明白自己這是哪裡來的好心情,或許是在他觀察別西卜那瘦弱的身體時,心裏在可憐他一定沒有好好吃飯吧。「是一個人住嗎?」「是的。」「有女朋友嗎?」「沒有。」「你一個人在家都吃些什麼?」「在超市買的便當⋯⋯」看吧,魔王對妻子說,現在的年輕人根本就不懂得照顧自己呀!妻子白了他一眼,「說得好像你懂似的。」魔王嘿嘿的笑出聲,妻子怪他在傻笑些什麼,手上又拿起啤酒瓶給他倒滿了。「別西卜君,你還要喝嗎?」魔王的妻子看別西卜滿臉通紅眼神渙散的樣子,把酒瓶收了回去,魔王大笑著讓別西卜再多喝一杯,說著:「年輕人嘛!喝多少都不能怕的!」

魔王的女兒沒好氣的頂撞魔王,叫著「臭老爸」,收拾起自己的碗筷丟進了洗碗池裏,見弟弟還坐在那邊沾染父親的酒氣,她一把把弟弟抱了起來帶回自己的房間。妻子又埋怨魔王,又對別西卜說見笑了,這才發現別西卜早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光環斜起一邊繞著他的腦袋滾著圈,魔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摟著妻子喝起來,心裏納悶曾經那個黏人的可愛小姑娘到哪裡去了。

妻子為別西卜在客廳鋪好了床鋪,魔王把他拖進了被窩,醉醺醺的別西卜臉上一直擺著青澀靦腆的笑容。

「你年輕的時候喝醉的樣子和這孩子可是一模一樣。」妻子笑道。

「咳,那可真是太丟人了。」

妻子好笑的戳魔王的肩膀,魔王就勢躺下:「哎呀,我起不來了。」「一把年紀的人了!」妻子抓住魔王的手將他拉了起來,他們關了客廳的燈,讓別西卜好好休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