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Mind

仅仅是记录个人感受与思想的小小天地

由崔健直播音乐会想到的

Published at

线上音乐会已然成为了风潮。

还记得不久之前朋友圈还在充斥着五月天和孙燕姿。当时因为老婆粉五月天的缘故,我也凑了凑热闹,但无奈不是我的菜,无论怎么努力也做到不到感同身受。结果谁曾想到,就在前两天,老崔也搞了个线上音乐会,可把我激动坏了。

整个过程看下来仍然无比激动,让我数次热泪盈眶。最有意思的当然是开头的口罩+《飞了》了创意,从开头歌词明明白白的说”我根本用不上玩意儿“,到后来摘掉口罩唱到“啊呸呀,浑身没劲”,看得我直呼痛快。其次,曲子的安排也是很有针对性,比如第一首曲子《飞了》讲述的是近段时间的感受,接下来的《假行僧》则直接的点明讲人生态度,再到对人性破冰呼唤的《光冻》,接着再针对性的选了两首曲子《出走》和《迷失的季节》来关注那些在疫情中的边缘人群和牺牲者等等......可以说,整场音乐会无论是编配还是演唱都保持了不错的水准,然而我也发现在评论区里也不乏有批评之声,而这也是促使我想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

我当然不会无聊到因为评论区的言论而因为想反驳去写一篇文章,而是因为在这之前就有几个事件让我介意,评论只算得上导火索罢了。首先是杨澜多年前对崔健的专访,采访里杨澜流露出的精英式的态度便很有代表性。在他们眼里,崔健的爆火是因为他所表达的东西(比如”一无所有“)在那个时代很稀缺而已,但现在社会时代变了,崔健只是个跟不上时代的老愤青而已。接下来的事件则源于“中国之星”这个音乐节目,以袁娅维、常石磊、平安这些年轻歌手为代表,他们在节目中表露出了对于崔健的”歌手应该具备对社会现象的表达责任”的反感,而更强调个人化表达。针对这两点,我有一些想说的。

我不认为崔健是一个老愤青。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如果听过90年代崔健的重要的三张专辑,你会发现,从《解决》到《红旗下的蛋》再到《无能的力量》,里面尖锐的批判和抱怨逐渐变成了包容和和解,其中愤怒之后冷静下来的思考和反思几乎是《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两张专辑最重要的主题。我深深的怀疑杨澜是否真正听过崔健的这三部曲,而非早期的”一无所有“时期,以至于让她对崔健有如此的误解。不过想来也正常,像杨澜这类的精英,采访的往往都是大为成功的政客(比如李光耀)和商人,站在她精英、政客式的视角来看,社会的问题和巨大的发展变迁来讲不值一提,在历史发展的洪流中,社会有问题很正常,揪着这些社会问题闹而不去看那些巨大的成就和发展,而且年纪这么大了还执拗着写这些东西,不是老愤青是什么。

其实我能够理解以杨澜为首的精英们的看法,因为本质上只是大家视角不同罢了。而我更多的则是感叹阶层之间视角的巨大鸿沟,以及崔健的所作所为并不被国内主流精英们所接纳和赞同的事实。在他们正面、宏大的历史叙事之中,崔健更像是个不识趣的捣蛋者,给他们惹麻烦,这也导致他们当中的人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崔健音乐中所蕴含的人文价值。

接下来则是我对于批评崔健过时和所谓歌手应有“表达社会问题的责任‘的回应。首先,我无比赞同崔健在音乐会里所说的那句:”毛主席的像还挂在天安门上,不管前浪还是后浪,我们都是红旗下的蛋“。从这个意义上讲,崔健的音乐并没有过时。而关于”责任“这一块,我看到的则是”家国天下“观念的淡漠和当代年轻歌手选择的一种回避——不愿意背负这样的包袱和压力,而更愿意去唱那些更加个人化的主题。作为个人选择,这当然没有什么好非议的,同时也必须承认,像常石磊、袁娅维这些歌手是非常优秀的,他们完全可以在不背负这些东西的情况下写出优秀的作品,他们也没有必要去承担和表达那些与他们没有深切关联的东西。即便如此,但我还是要说,我认为崔健这么说的原因,还在于在当今中国,那份对社会、对人的人文关怀在众多后起之秀里面,实在是太少了。即便是其中优秀的后起之秀如李志在触及到一些社会议题的时候,往往只是停留在批判和抱怨之上,缺乏更深层次的人文关怀和思考。

现代的流行音乐就好比我们过去的唐诗宋词一样,所有的作品都是对那个时代的映射。创作者从多大程度应该具备所谓的”家国天下“,”社会自觉“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对每一个创作者而言,他们只能忠于自己。而在最后,我只想说,抛开所有的争议,崔健的这场音乐会让我压抑已久的心情得到了释放,并且让我确认,崔健,他的名字一定会浓墨重彩的书写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