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Mind

仅仅是记录个人感受与思想的小小天地

死亡患者多为接种疫苗者?英国疫情观察(7.1 )

發布於
修訂於

根据6月27日卫报的一篇分析性文章透露,根据英国公共健康管理局(PHE)的数据,截至6月25日,英国在第三波的疫情中死亡人数有43% (50/117)的人都曾经接种过两剂疫苗,其中,60%的人接种过至少1针疫苗。如图:


乍一听这个数据很恐怖,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首先我们来调查一下接种比例,根据英联邦政府网站数据(http://data.gov.uk),英国有66.9%的人至少接种过1剂疫苗,49.2%的人接种过两剂疫苗,如图: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目前delta 变种占英国总病例的97%。而疫苗的保护率,同样根据英国公共健康管理局(PHE)提供的数据,一剂辉瑞的针对delta变种的保护效率是38%两剂辉瑞对于delta变种的保护效率是88%


接下来,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进行分析,看看接种疫苗者相较于未接种者的死亡率之间的关系。

因为剩下3%是alpha变种,根据PHE的数据,疫苗对于alpha变种的保护效率更高,所以在此我们假设100%都是delta变种并以此进行计算:

首先,我们先计算接种疫苗后仍无法受到保护的人群比例:

49.2(接种两剂疫苗的人口比例) * (100%-88%)(疫苗无法产生保护的可能性)* 100%= 5.90% 也就是说,在接种两针mRNA疫苗的人群中,有相当于占英国总人口5.904%的人群无法获得疫苗保护;

与此同时,(66.9 - 49.2)(只接种一剂的人口比例)*(100% -38%)(疫苗无法产生保护的概率)* 100%= 10.97%,这说明,在仅接种一针mRNA疫苗的人群中,有相当于占英国总人口10.97%的人群无法获得疫苗保护

也就是说,在接种mRNA疫苗的人群中,一共有相当于总人口16.87%的人无法获得疫苗保护;

与此同时,未接种疫苗的人群比例:(100 - 66.9) * 100%= 23.1%,

而在未接种者中,有占总人口23.1%的人群没有得到疫苗保护

也就是说,在不考虑自然免疫的情况下,因为得不到疫苗保护能被感染的人群占总人口的:

29.1%(未接种)+ 10.97%(打了一针) + 5.90%(打了两针) = 39.97%;

此时,我们假设疫苗完全无法预防转为重症或避免死亡,那么接种两针之后疫苗组的预计占死亡人数的比率应该是:

5.90/39.97 * 100%= 14.76%;

相对照的是,截至6月25日,接种两剂mRNA疫苗死亡人数的实际占比是43%;

而在至少接种一针的人群中,占总死亡人口比例应该是:

16.87/39.97 * 100% =42. 20%

而实际数字是:60%


为什么接种mRNA疫苗者死亡比例(两针43% 至少一针36.7%)远高于预估(两针12.83% 至少一针 36.7%)呢?并且这些计算还是在基于疫苗无法预防重症和避免死亡的前提下考虑的。

目前来看,有这么几个推断:

第一:大量未接种疫苗的人群属于风险很低的年轻群体,或已形成部分免疫

这个推断从数据上来看,有不错的支撑,首先,自第三波疫情以来,每日的住院数(<1800人/日 但已呈现增长趋势)和每日死亡数(<15人/每日)增加并不多;

其次,因为英国的接种策略是优先老年人,再逐步扩展到年轻群体,因此大量未接种的是年轻人,虽然目前对delta变种的致死率还不确定,但根据此前的数据,年轻人(小于30岁)因为病毒感染而死亡的概率(IFR)很低(<0.2%);从目前可以查询的数据来看也是支持这个观点的,(数据来源:NHS)

可以看到,截至6月25日,在英国死亡的病例中,占主导的仍是老年群体,数据显示,自6月4日开始直到6月25日,英国一共因为疫情死亡162人,0-19岁死亡2人(1.2%)20-40岁死亡9人(5.5%),40-60岁死亡30人(18.5%),60-80岁死亡61人(37.7%),80岁以上死亡60人(37.0%),60岁以上人群就占总死亡人数的72%,而这个群体又是接种最高的两个优先级,这也就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死亡人数中有很多都接种至少一剂疫苗

但需要注意的是,delta变种在六月才开始在英国占据主导地位,而此时英国尚在较为严密的封锁之中,感染案例并不多,直到6月中下旬才陆续开放导致感染数增加,所以死亡和住院数据可能延后。因此,要得出更为确切的结论,还需要继续观察住院和死亡案例,并且调查未接种人群的血清抗体以及更为细致的数据分析,比如针对不同年龄段的死亡率分析;

第二: 疫苗的保护效率也许并不那么准确

尽管疫苗的保护数据来源于英国公共健康管理局(PHE),但实际上,delta变种占据主导还是6月之后的事,调查疫苗的保护效率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保护效力可能会因为年龄,调查样本的大小而影响其准确性。另外,从动机来讲,官方也有可能从希望鼓励民众积极接种疫苗和建立公众对疫苗接种的信心的角度出发,拔高宣传疫苗的保护效力。需要提醒的是,尽管这些推测是基于过往的历史经验和逻辑推理,但毕竟都只是猜测, 并无证据支持。

第三:这些远超预期的死亡比例不排除跟接种疫苗而产生的ADE效应有关

ADE,即抗体增强效应的简称,简单的说,它会导致接种者感染病毒后反而更加严重甚至导致死亡,然而,就目前来看,尚未形成有效的证据支撑这一观点。然而,ADE效应也是需要引起警惕的,尤其是FDA在6月25日发布了警告的前提下:截至6月25日,CDC总共报告了323例青少年由于接种了mRNA疫苗而导致的心肌炎和心包炎症状,这使得本就处于低风险的青年群体接种mRNA疫苗的利弊权衡成为了话题。


结论

从数据来看,接种疫苗者占死亡人数的比例的确很高,超过了预估,但数据显示,这很可能与优先接种老年人的策略相关同时也暗示着疫苗的保护效率没有预估的理想。随着更多时间的推移、确诊案例的增加,更多信息会纳入考量,以帮助判断mRNA疫苗的有效性和风险。

Ref:

Covid UK: coronavirus cases, deaths and vaccinations today | Coronavirus | The Guardian

Why most people who now die with Covid in England have had a vaccination | David Spiegelhalter and Anthony Masters | The Guardian

The Covid Delta variant: how effective are the vaccines? | Coronavirus | The Guardian

Coronavirus (COVID-19) Update: June 25, 2021 | FDA

Statistics » COVID-19 Daily Deaths (england.nhs.u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