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智障。

大麦虫与外星人,以及一种当代苏格拉底

我渴望大麦虫的蓝舌石龙子

我养蜥蜴,蜥蜴要吃饭。所以也养了一盒虫子。大麦虫,一种黄色圆柱形身材肥硕虫子,类似一个没脖子的胖子。

大麦虫是一种很好的宠物食品:不掉毛,没味,不叫,还有些许的互动性。这么听起来大麦虫完全是一个比猕猴桃和多肉植物更好的宠物,而非宠物食品——如果大麦虫不会突然有一天变成一只黑色大甲虫,并试图飞进你衣服里的话。

最开始我喂蜥蜴的其实不是大麦虫,而是面包虫;小号大麦虫,类似一个全是脖子的瘦子。但面包虫有一个缺点是小的不容易被镊子夹起来,手抓也抓不住。我把虫子夹死的概率远大于把虫子顺利放进蜥蜴的食盆。放弃。

以前我都是一次去花鸟鱼市场买 5 块钱的大麦虫。回来就随便放个月饼铁盒里。两三周蜥蜴吃完了我就再去一趟,当作创业之余的休闲活动。后来蜥蜴身材渐长,数量渐多,5 块钱大麦虫一周就吃完了。而一周一趟花鸟鱼市高过了我能承受的频率。所以我开始网购。

不必惊讶这玩意也能网购,我家蛇吃的老鼠也是网购批发的。下次有机会讲给你听,但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网购大麦虫讲究颇多。首先,一定要同城。且不说运费远了不划算,虫子能不能坚持到跨越十三个省市来到我这就是个大问题。如果气温低于零度,要让商家加个加热贴;高于三十度,还要让商家加个冰袋。介于冰袋和加热贴本身的使用时长,在海淀甚至都不敢从丰台买。所以一定要住一线城市,北上广(可能不包括深杭),才能享受大麦虫自由。第二,一定要算好收货日子。如果虫子到的时候你正在出差,那估计回来就只能收尸。

但除此之外,我对大麦虫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蜥蜴喜欢吃。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我不喜欢,我算老几?

一开始,这些大麦虫被放在快递纸盒里。但总是有大麦虫会把纸盒子咬开,钻出来。我把蜥蜴和大麦虫都放在办公室里面养,所以那段时间经常会发现还没进门,就能远远的在走走廊里看见黄色小点点,理论上就是我的虫子;如果不是,那就是被隔壁办公室放养橘猫拍死的虫子尸体。

我感觉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就把虫子装在了一个厚白色泡沫箱子里——这个箱子原本是用放上冰袋快递老鼠保温用的。反正之前也具有装食物的属性。但恰似人生,大部分事情不会按照自己设想的路线走。虫子的确不怎么能跑出来了(还是会有几个漏网之鱼,毕竟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但不少虫子会把塑料啃开之后把自己藏在箱体里面。箱子内部才过了两天就像是被啄木鸟钉了一遍;到处都是小的、圆的、呈斜线壮深入箱体的洞。而此乃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力已经不能把虫子从里面拽出来了。

于是我终于决定不偷懒,努力一把。去超市买了个透明塑料收纳箱,把大麦虫放进去。

围城。

出不去的围城。

唯一的出路就是城外的人把虫子抓出去喂蜥蜴。一般越往上爬,越想出去的虫子就越好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而安于平庸,从不试图出来的虫子,一般都是最后殉道的大麦虫。闻道有先后。

事情就这么平静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我抓了一只大麦虫,刚扔到蜥蜴边上就看着蜥蜴试图一口吃进去。

但并没有。

这条大麦虫一个曲体再舒展就把自己弹开。蜥蜴只好追着它跑。但家养的蜥蜴哪比得过路边的虫子,大麦虫拖着它肥硕的身躯蠕动在盒子里,蜥蜴始终抓不到。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虫子推到了蜥蜴嘴边让它吃下去(在野外请勿模仿,人类不要干预自然,从小看动物世界的都应该知道)。

这时,我感受到一股生的意志。虽然大麦虫是蜥蜴的食物,它们也是活着的生命;虽然我不是狂人的动物福利主义者,小时候整过大水漫灌蚂蚁窝这种事;但我还是决定给予这些必将消失的大麦虫,在活的时候保有尊严。

于是我在虫子窝里,铺上了麦麸(麦麸之于大麦虫就是金币海之于麦克老鸭);还放了蛋窝进去,降低虫子密度提高生存质量。对于全球的饲料来讲,这都算是个不错的待遇。

我对我自己的这个行为感觉非常满意,只可惜没办法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这种情怀。

事情又这么平静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我打开盒子,发现有两只大麦虫正在吃另一只大麦虫,被吃的那只大麦虫还活着。Shit,我给它们提供良好的生存空间,它们竟然没事闲的玩自相残杀。真他妈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我的世界观崩塌了一点点,我意识到我正在面临一个挑战:就算虫子会自相残杀,那我作为一个人,一个有智识的人类,还要不要坚持我们的道德,给这些虫子提供良好的生存环境?它们吃自己是它们的事情,但我提供什么环境是我的事情。

下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如果宇宙有外星人,他们是不是也是这么看我们人类的?人类这群东西,就算要啥有啥,要么自己天天打打杀杀,要么蹿哒别人打打杀杀,图啥呢?

幸好我不是外星人,要不地球可能晚节不保。

大麦虫可能不是饲料,更可能是一种看淡生死的哲学家;即将服毒的苏格拉底,依旧拷问着我的灵魂(如果有的话)。

1 篇關聯作品
爬行动物1蜥蜴1蘇格拉底2哲学35
43
4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