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瑜

研究者 思考者

美国国务院报道:中共国秘密进行生物武器研究

發布於

作者:比尔·格兹 (《华盛顿时报》记者)

译者:朱之瑜

发表时间:2020.6.23.

原文链接: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jun/23/china-conducting-covert-biological-weapons-researc/


美国国务院本周二公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国正在进行与生物武器有关的秘密研究,并且没有透露其攻击性细菌/病毒武器的研究工作。这份一年一度的武器控制合规报告还称,北京通过屏蔽用于监控地下核爆炸的国际监控系统上的传感器,隐瞒了其核试验相关数据。


这份非机密报告详细阐述了美国“多年以来”对北京的生物武器研究的担忧,1972年由183个国家签署的《生物武器公约》明文禁止进行生物武器研究,签署国中也包括中共国。《生物武器公约》禁止生物武器的开发、测试和使用,并且要求各国销毁所有过去研发的细菌/病毒武器。该报告称:“美国认为中共国军事医学研究所的毒素研究和开发并不符合《公约》规定,因为这些研究可能存在军事民用两种用途,且可能被用作生物武器。”


该报告称,美国政府向中共国表达了这种忧虑,并会持续监控中共国的生物研究活动。“此外,有关中共国是否已经终止其被评估为生物武器研究的项目,美国并没有掌握足够的信息,而终止这些项目是《公约》第二条明文规定。”


《公约》第二条禁止所有生物武器研究,还要求终止所有细菌/病毒武器研发项目。该报告认为,中共国向《公约》提交的信息“既没有按照《公约》规定,记录那些攻击性生物武器项目,也没有记录称中共国已经终止生物武器研究或销毁任何仍然持有的生物武器”。虽然这份非机密报告并未揭示有关中共国军方研发生物武器的详情,但报告明确提到中共国仍然在建造生物技术基础设施,并且和几个“重点关注的国家”合作开发生物武器。报告未提及这几个国家的名字。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该报告虽措辞严谨,但也直接提到了中共国的秘密生物武器研究。生物武器研究包括能够被用于在战争中让人致死或致残的病毒和毒素研究。已知的生物武器包括炭疽、肉毒毒素、兔热病、埃博拉、鼠疫和天花。《华盛顿时报》上个月采访了川普政府一位高级官员。他声称,中共国正在进行秘密的生物武器研究,其中包括研究能够用病原体攻击某些族群的生物武器。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我们正在查看中共国是否在针对某些族群进行生物武器试验”。


中共国一位退休将领张仕波在2017年出版的书《战争新高地》中声称:“生物科技的进步正在提高开发出攻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其中包括针对‘特定族群的基因攻击’的危险。“ 中共国军方的国防科技大学2017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的某个部分警告称,生物战是战争的新领域,未来的一场细菌/病毒冲突中可能包括”针对特定族群的基因攻击。“


新冠病毒的疑问

中共国的大规模病毒研究(包括对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研究)让人不禁担忧,导致COVID-19的那种病毒很可能就是从武汉的一家实验室泄露出来。中共国解放军的高级将领陈薇少将被认为是中共国生物武器防御计划的专家,她于今年1月末被派往武汉,让人怀疑这与该病毒的起源有关。


中共国政府一直否认该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逃逸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马克·麦利今年曾表示,美国的情报机构当时正在调查该病毒到底是从武汉的实验室中逃逸出来还是自然产生的。美国官员那时尚未将此次冠状病毒爆发与中共国的秘密生物武器研究联系在一起。


然而,美国国务院三月份曾表示,COVID-19大爆发和《生物武器公约》签订45周年正好吻合,这突显出《公约》签署国遵守承诺,降低所有生物风险的重要性。“ 有美国官员表示,中共国在冠状病毒大爆发的起源方面行事诡秘,正好说明其更早的生物武器研究方面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中共国早在1984年(签署《公约》时)就拥有攻击性生物武器项目,并且从未提供证据表明这个项目被终止,开发的生物武器被销毁。


至于中共国的核试验,该报告称中共国看起来并没有遵守它在1996年签署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中有关“全面禁止”核试验的规定。中共国去年在罗布泊核试验基地有着大规模人员活动,专家称看上去像是为那里的核设施全年运转在做准备。这些活动包括使用爆炸容器、大规模深挖以及与核试验有关的秘密活动。北京频繁阻碍设在中共国的国际监控系统的数据流出。这些国际监控站向监控各国是否终止核试验的一个国际信息中心传递数据。这些数据被阻断长达一年多,去年八月份才开始恢复传输。该报告称,“尽管对于中共国阻止监控站的信息传出还存在其他一些更具说服力的解释,但美国仍然无法排除中共国可能已经在其核试验基地重启运转的可能性。中共国重启核试验违背了它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中的承诺,美国将该条约中的全面禁止解释为‘零核能释放’原则”。


中共国正在提高其大规模核武器能力,其中包括增加多弹头导弹数量,这可能需要制造新的弹头。该报告还指出北京未能遵守由35国签署的《导弹技术控制制度》所规定的导弹销售指导方针。报告称中共国持续向存在扩散可能的导弹开发项目提供受到该《制度》限制的材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