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瑜

研究者 思考者

中共国在冠状病毒疫情上如何处置不当、如何撒谎、如何指责美国

纽特· 金里奇 (Newt Gingrich 前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

译者:朱之瑜@matters

英文原文:https://www.newsweek.com/newt-gingrich-how-china-mismanaged-lied-about-coronavirusthen-blamed-america-opinion-1494532?utm_term=Autofeed&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Echobox=1585249129

2020.3.27

眼看着中共独裁政权在疫情控制上处置失误、强行掩盖并且满嘴谎言,这的确令人愤怒。但是这也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中共独裁政权有多么危险,多么欺骗成性。

当中共国外交部公开指称冠状病毒来自美国时,中共国让一场区域性传染病蔓延到全世界造成大流行,其罪过就更加令人怒不可遏了。川普总统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都义正严辞地批驳了中共独裁政权的谎言。

事实上,中共治下的中国长期以来就是潜在的流行病和疾病大流行的源头。2005年,洛瑞·加利特在《外交事务》上撰文警告称:“科学家们一直以来都预测一种能感染全世界40%的人口并导致不可想象的死亡人数的流感病毒将会出现。近来,一种新的H5N1型禽流感毒株已经显示出它具备成为那种病毒的所有特征指标。直到现在,该毒株仍然大多只在某些禽类中流传,但也许情况会发生改变。”

2007年,香港大学的四位科学家声明:“冠状病毒被公认为会出现基因重组,有可能导致新的基因类型出现引起爆发。菊头蝠携带的大量类SARS-CoV的病毒库,在加上中国南部食用新奇哺乳动物的习俗,组合成了一枚定时炸弹。人们不应该忽视SARS和其他来自动物或实验室的新型病毒再次出现的可能性以及因而要做好应对的必要性。”

尽管有这些清楚无误的警告,但中共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禁止传统市场上出售野生动物,也没有对于潜在病毒保持足够的警惕性。实际上,在这次冠状病毒出现之初,中共独裁政权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措施。它想要掩盖任何潜在的疾病爆发,并希望爆发能够很快平息下来。我们来回顾这场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令人痛心的大事记录吧。


根据武汉市政府的信息,第一例确诊病例确诊于2019年12月8日12月16日,一名在售卖野生动物的市场工作的病人住院,此市场被认为与此次爆发有关。

12月21日,约有三四十名病人表现出类似症状(后来被认为是冠状病毒确诊或疑似病例)。四天后的圣诞节这天,有两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因出现不明原因肺炎而被隔离。事实上,12月26日就有一家实验室将武汉送来的样本鉴定为一种类SARS的新型病毒。第二天,武汉卫健委官员和各医院管理人员被告知导致这些人患病的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一刻至关重要。

如果中共独裁政权在那一刻就召集专家研究如何遏制这种新型病毒,整个世界就不会如现在这样在2020年历经病毒肆虐、数千人死亡并付出沉重代价,承受经济崩溃的苦果。然而,独裁政权总是否定并且压制坏消息。正如苏联最开始也试图压制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消息一样,习近平总书记治下的极权国家一开始也压制病毒爆发的消息,而不是扼制病毒蔓延。

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感染者肺部扫描的图片和视频,她立即受到了严厉训诫。李文亮医生在其100多名医学院同学的微信群中传播了该病毒信息,并且告诉他们“华南海鲜市场有7个SARS确诊病例”。此时政府采取的措施是管控这个消息的传播,并从社交媒体上将其删除。

2019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一位确诊患者表现出症状之后的23天后,武汉卫健委称:“到目前为止调查显示并未出现明显人传人或者医务人员感染。”卫健委官员还声称:“该病毒可防可控。”

12月底,伦敦的《泰晤士报》报道,中国的几家实验室发现了一种未知的高传染性病毒,但是“却收到上级命令停止测试,销毁病毒样本,禁止传播消息。”

2020年的第一天,为了让其他人闭嘴并且阻止消息传播,武汉市公安局向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八位吹哨人发出训诫令,并且将他们带入派出所问话,质问他们在微信上传播病毒信息的动机。警方的问话在媒体上被广泛报道,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收到信息对于这场病毒爆发不得透露任何信息。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欲哭无泪),1月2日武汉病毒所就确定并且绘制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当然这消息秘而不宣。1月6日,由于传闻沸沸扬扬,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列克斯·阿扎尔和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瑞德菲尔德提出要派遣一个小组赴中国调查。中共独裁政权没有接受美国的提议。

然而,很明显习近平在1月7日就知道这种新型病毒了,也就是美国提议施以援手的前后。1月9日,中共国政府承认病毒爆发并且宣布已经绘制出其基因序列,但是直到1月12日才公布数据。但政府并没有透露关键信息,也就是病人是什么人,何时染病以及关键的患者人口统计学信息,因此外界并不足以对此次爆发进行评估。

1月12日,那位因传播病毒消息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感染冠状病毒住院。

1月13日,中国境外首例病例被曝光,地点在泰国。

第二天,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继续采取其保护独裁政权的行为,宣布中共国官方证实“此新型冠状病毒没有明显的人传人现象。”在当天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的一位发言人称,该病毒可能“有限的人传人,主要在家庭成员之间”,延续其为独裁者撒谎的方针。

1月15日,美国的第一位冠状病毒患者从武汉返回美国,此时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原文可能错误)在国家电视台上发言称:“经过细致检查和谨慎判断,我们得出的最新结论是人传人的可能性非常小。”

最终到1月20日,中国确定该病毒会人传人,韩国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

中共独裁政权极力压制并且否认病毒的事实情况让中国人和全世界人都付出了极为沉重的生命代价。南安普顿大学的一项分析表明,若提早三周(不是三个月而是三周)采取激进的干预措施,约95%的感染病例本可以避免。

面对全世界指责其控制疫情出错并传播病毒的舆情日益汹涌,中共独裁政权决定发动一场宣传战将“锅”甩给美国。3月12日,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称“把病毒叫做中国冠状病毒是完全错误也是极不恰当的”。中共独裁政权对本国人造成的伤害无可估量,任由疫情失控演变成全世界大流行,从而对全世界人造成的伤害也无可估量。

一位勇气可嘉(可能愚蠢至极)的中国商人任志强,对中共独裁政权发出了直白的批判:“那些言论自由国家的民众可能并不明白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痛苦。但是中国人都知道,这场瘟疫和所有这些本可避免的痛苦都是由严厉禁止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政权直接导致的。”《纽约时报》3月14日报道任志强下落不明。

接下来,他们又进一步升级。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2号也发推称,“病毒可能是美国军队带到武汉来的。美国要信息透明!公开你们的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顺便提一下,推特在中国被封禁。

整场造假表演的压轴戏由中共国支持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医生献上。他在1月份就表扬了中共国对于该病毒的处理:”我们赞赏中国对待这场疫情的严肃态度,尤其是最高领导层的承诺以及他们展现出的透明度,包括共享该病毒的数据和基因序列。在采取措施了解这种病毒和限制其传播方面,世卫组织和中国政府紧密合作。世卫组织将与中国和所有其他国家一道保障医疗卫生,保护人们的安全。“ 尽管谭德塞医生被指责就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时曾掩盖三场霍乱疫情,但他还是在中共国的支持下获得这个职位。他的表现警醒着人们,警惕中共独裁政权的腐败和欺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