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3167 
Mantarose

惊梦

厚重雷声掺杂绵密滴雨,声波荡到耳膜,打入神经。失眠吃止痛药的那种颠倒。快感和厌感拉扯。隐隐约约,忽断忽续。睡前看视频,长沙的一位90岁老人,靠送奶糊口。疫情到来,他二月的收入只有五百余元。每天吃馒头配姜,热水泡饭。评论里有几条,写“朱门酒肉臭”。

Mantarose

南方的雨

天寒,雨湿,未添衣。打开水龙头,从冷水到热水,中间有过渡期。在淋漓的冰凉里净手,细算一点一滴的秒数后,膨胀的热气冒出来,似山川雾气氤氲。窗外是灰蓝色的南方的雨。打在我手上的龙头里的水,流淌成南方的江河。去年夏天的时候,把气球充满氢气,放飞在朗照的晴日。

Mantarose

肺炎和六四。非典型大陆青年的中立观点。

有人谴责:“我们的记忆只有七秒,我们的愤怒不会过夜。” 看去年的报导,是三十年前的流亡人。很长时间他被禁止回国,不能回到家乡探望年迈的母亲。他在台湾照了一张景,说台湾在某些时刻让他想起家乡。三十年耗尽,用时间记录一件事。老人搜集、整理资料,让难者名单一点点清晰,让个人记忆凝聚堆积。

Mantarose

2.24

風在閃光,我們在戲謔中舞蹈。某一天鴉色的鳥群盤旋或停駐在江南的黑瓦上,心中暢痛。世界把不遠處的信息以光速傳遞,電線捆綁肉體。好多苦難啊,血色的花,白色的果。“我們的憤怒不會過夜”,所以春風一吹,晴日一照,時間一久,情緒都飄蕩而去。憤怒被一點點砍伐,像秋天的麥茬,無力的尖銳。

Mantarose

記錄[2] 語言 / 2.19江緒林四周年

本地方言里形容一個人文靜,用的詞是“溫存”。腐乳用本地方言講,是“貓魚”。據說是因為“腐”的方言發音是“虎”,而很老的方言裡是不能用“虎”和“龍”這類字眼的。因此將“虎”換成“貓”,“乳”發音通“魚”。在文學批評裡,有人會把語言和音樂聯繫。

5
Mantarose

#新手# 在Matters 上的第一篇文章

最近經常看到的詞,是“公民記者”。看一個很多年前的紀錄片。來自湖南鄉村的賣菜青年從孤身記錄重慶的官員qj少女案開始,完善裝備,一腔赤誠,跟土磚房里的雙親揮別,用這四個字定義自己。還有一位北京的年過50歲的半老男性,騎著車一路從內蒙穿行,記錄政府征地補貼政策的落實情況和征地對當地百姓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