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仔

拾荒者

雲南如何成為中國?

發布於

強國最喜歡講自古以來乜乜乜,哩兩日一口氣睇完楊斌嘅【流動的疆域 : 全球視野下的雲南與中國】,正好批判威權對歷史的詮釋是為了政權。

雲南即雲外之南,對帝國中土人士原來是很遙遠的,而且雲南先後有南詔國同大理國(金庸小說下嘅段氏),有幾百年唔係帝國版圖,直至蒙古人為咗滅宋先滅大理以包圖中原,屯兵設立行政單位,雲南先納入帝國版圖內,然後明朝大量殖民令漢人多過少數族裔,再加埋科舉嘅威力,逐漸「華化」當地,清朝方可牢牢控制雲南。哩度講緊幾百年歷史。即刻諗到西藏同新疆,帝國冇幾百年嘅歷史,威權只能用更强硬手段。

雲南一直同東南亞有頻繁嘅交流,即所謂西南絲路,而雲南少數族裔嘅生活習慣更類近於東南亞,雲南納入帝國版圖其實亦同全球貿易嘅轉變有關,歐洲海上貿易嘅風行令到雲南同東南亞貿易關係轉弱而靠近帝國。我又諗起威權點利用經濟者侵食港台嘅自主權。

本書係揚斌嘅博士論文,主題其實係「甚麼是中國?」,楊又提及葛兆光嘅【宅茲中國】所提出嘅問題:「 中國常常不止是被等同於王朝,而且常常只是在指某一家某一姓的政府。政府即政權是否可以等於國家?國家是否可以直接等同於祖國?」嘩!唔怪得楊都話題材太敏感,而佢之後嘅研究又轉咗方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