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Chow

願善用一己之學檢驗觀念的合理性以捍衛人性之尊嚴。Philosophy, Taipei

“死後的生命”解決了什麼問題?

康德對於維根斯坦問題的一種解答。

維根斯坦常常能問出好問題:

「關於『死後的生命』,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它是否存在,而在於:就算如果它真的存在,那它真正解決了甚麼問題?」

The real question of life after death isn't whether or not it exists, but even if it does what problem this really solves.”

如果死後還有生命,譬如說輪迴,那似乎只是生命的延長,但是,看不出來活得比較久的生命,可以免除活得比較短的生命所遭遇的甚麼問題。

康德(某一階段)倒是有一個可能的答案,他會說:如果死後沒有生命,我們沒有好理由行善。

我們有甚麼好理由相信「縱然我們終究會死去,但是,我們無論如何還是要起善念、做善行」?

如果生命只在一生一世,一條命就那麼一生一世,那麼我們沒有理由行善、沒有理由避惡。因為,一生一世中德福不會相配,也就是,行善的人不見得有福,再惡的人也有享福善終的。做好事沒好報,做壞事躲得掉,這太不合理了。所以,人的生命如果無法超過這一生這一世,那我們就沒有理由行善,大可以理直氣壯地質疑:「為什麼要做好事?」、「為什麼要成為(道德上的)好人?」

再想下去,如果此生此世德福不配,也就沒理由相信,下一生下一世,世道會更好,德福就相配,所以,我們必須是永生永世地活,選做善事、不作惡事,才有道理,否則,我們還是可以理直氣壯地質疑:「為什麼要做好事?」、「為什麼要成為好人?」

康德先生繼續說,但是僅僅是永生永世地活還是不夠的,永生永世雖然讓德福相配有實現的可能,但那僅僅是可能性。如果善惡最終還是不報,我們仍舊缺乏充分理由相信「善行應為」,還是可以理直氣壯地質疑:「為什麼要做好事?」、「為什麼要成為好人?」。

"We are obliged to be moral. Morality implies a natural promise: otherwise it could not impose any obligation upon us. We owe obedience only to those who can protect us. Morality alone cannot protect us." (Kant, LECTURES ON ETHICS, trans. Louis Infield, Hackett, 1981, 82)

永生還是不夠的,善人必須被保護,善惡才確實會「最終有報」。德行本身不足以保護善人,永生不死也可能只是落在地獄中受苦。除了永生之外,在還必須有讓善惡得報的存有或結構存在,必須有能確實執行賞善罰惡工作的存有(如上帝)。

所以,看起來,康德並沒真正回答維根斯坦的問題,「關於『死後的生命』,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它是否存在,而在於:就算如果它真的存在,那它真正解決了甚麼問題?」,因為,在康德的回答中,真正解決為何需要行善問題的,不是永生,而是上帝。

(注:福不應理解為行德的誘因,而是「永生」、「德福相配」是「應行德」成立的條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