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現實女子

長輩叫我面對現實,我問現實是什麼? 訂閱我請 👉 https://liker.land/malina14354/civic

海龜回台:見證台灣的無敵防護

發布於

台灣近來的氣氛不太歡迎境外返台者,我愛自嘲說,我們這些海龜是移動病毒,不過這次回台真正見識到政府和民眾是如何嚴加防範「潛在移動病毒」,開闢了我的新視野,一路記錄下不少驚奇的瞬間,和上一篇談奧地利政府面對COVID-19的無能相比,簡直是平行時空。

今年想回台過年確實是不容易,即使歐洲已開始施打疫苗,也是老人和軍警醫護優先,年輕人估計要等到夏天才能排到疫苗。疫苗尚未普及又疫情繼續肆虐,返台路艱辛,首先得準備三件事:買不容易被取消的機票三天內的PCR陰性報告抵台48小時前上網填入境檢疫系統

抵台後,將手機插入台灣sim卡,很快就收到政府的簡訊,用簡訊收到的連結點開會有「入境健康聲明居家檢疫通知書」,這通知書就好比通行證,得靠著它一路過關斬將,先是海關、防疫計程車櫃臺、到了檢疫住所時計程車司機也需要截圖存證(才能申請補助)。

從降落機場到抵達隔離住所,每分每秒都上演著大驚奇,或許是我住在放牛吃草的歐洲慣了,對於台灣如此嚴謹的防疫錯失瞠目結舌,一路睜大眼、張著嘴,帶著敬意和笑意按下快門鍵...!

準備上防疫計程車前,四個全身防護衣包緊緊的人員上前,兩個人接過我所有的行李,努力用力的噴灑消毒酒精,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噴一輪,另外兩個防疫人員則請我站定點,張開雙手雙腳呈大字型,接著開始噴噴噴噴噴,周遭立即瀰漫著一股清新的酒精味,全身上下都被消毒了一番,除了臉沒噴到,不過沒噴到也被身旁飛揚的酒精霧氣給沐浴到,此時此刻,真切感受到自己是移動病毒(哈哈哈

吸酒精吸得差不多了,我移動腳步準備離開定點。
「等等,小姐,請妳抬一下腳。」
我給了他左腳,他拿了噴瓶往鞋底噴噴噴。
「再抬右腳,謝謝。」
放下左腳,抬起右腳,他再噴噴噴。

洗了一個酒精澡,終於可以上車了。

不過更精彩的還在後頭,當防疫計程車載著我一路向南,中途需要用一趟洗手間時,司機大哥必須在抵達前十分鐘告知休息站,有居家檢疫的人即將前往,並通報人數、性別以及有沒有需要代買的東西。

一到休息站,已經有3個穿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在定點等待,司機一停下,其中一位便衝上前往計程車的輪子狂噴,這次他拿的不是一般的噴瓶,是專業型的背負式消毒設備,等等,這個輪子有毒嗎?它不過是從機場開過來的無辜輪子... 我發誓沒對它吐口水

噴輪子順便監視我

傻眼之際,另一個防疫工作人員將我的關東煮遞過窗口,並示意要我將零錢放入塑膠袋中(他沒有要碰的意思),接著司機大哥下車前往廁所,一位防疫人員尾隨在後,用專業的消毒長噴管跟在司機後面沿路噴灑,看他拿著噴管左右搖擺,不願放過任何司機腳踩過的地方,像極了動畫片《瓦力》裡盡責的清潔機器人,我知道這一切很嚴謹,但還是忍不住在車上放聲大笑。

他就這樣一路跟著司機走到廁所,並沿路要其他普通老百姓讓開,「這裡有檢疫民眾,請不要靠近。」想當然,司機用過的廁所和洗手台也被好好消毒了一番。我無法接受如此高調的上廁所,索性留在車上等候,等待的同時,噴灑輪胎的人員負責監視我的行動。

喔,司機回來了!後面跟著一個清潔機器人⋯啊不,是防疫人員。

終於可以回家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遙遙返家路

談奧地利政府面對COVID-19的無能

5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