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現實派女子

長輩叫我面對現實,我問現實是什麼?

血色11月2日,失眠的維也納

發布於

「你們在哪?維也納老城正在發生恐怖攻擊,不要進城!」我慌張地打著訊息。
「什麼?!我正在去老城的路上,和老公約好在那邊的大教堂見面...」
「天啊,拜託你們快回家...!」
「好,我現在往回走了,可是我老公不知去向,電話打不通。」

2020年11月2日晚間8點後,不尋常的大量電話湧入維也納,塞爆電話線路將近兩個小時,沒有人打的通。


2020年11月2日晚上八點多,我正悠哉上網滑著臉書,身旁的F突然爆出一句「Fuck,有人在猶太禮拜堂外開槍!」維也納的猶太區被針對性攻擊已經不是第一次,上個月才發生持刀傷人事件,事後激起當地民眾自發性站崗守衛。長久以來,猶太社區攻擊頻傳,維也納警方甚至特地在社區內設立警察常駐站,派一名警員24小時站崗。基於這不是什麼新鮮事,聽到F的怒吼我沒當一回事。

不過事情越來越不對勁,網路上開始流傳多部駭人的影片,其中一支影片看到一名男子身上掛著把長槍,在老城區四處奔跑,接著一陣槍聲大作;另一支影片則是兇手從街道的另一頭走來,街上的一名婦女眼看不對勁拔腿就跑,另一名男子看來喝醉了靠在牆邊,被兇手行刑式槍殺。目擊者的影片先是在Whatsapp中被大量轉發,接著Facebook出現臨時社團鼓勵大家回報狀況,於是各種資訊和影片洗版了Facebook,恐慌就此蔓延。

這不是一般的攻擊事件,這是恐怖攻擊!海嘯般席捲而來的網路訊息,我和F意識到事態嚴重,各自發訊息逐一通知維也納的友人遠離老城,大部分收到訊息的友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是奧地利Lockdown前的最後一晚,人們紛紛把握最後機會上餐廳酒吧和朋友聚會,沒人知道維也納正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恐怖攻擊。

「你們在哪?維也納老城正在發生恐怖攻擊,不要進城!」我慌張地打著訊息。
「什麼?!我正在去老城的路上,和老公約好在那邊的大教堂見面...」L立刻回了訊息。
「天啊,拜託你們快回家...!」
「好,我現在往回走了,可是我老公不知去向,電話打不通。」

2020年11月2日晚間8點後,不尋常的大量電話湧入維也納,塞爆電話線路將近兩個小時,沒有人打的通。

L和她老公約好在老城中心的史蒂芬大教堂碰面,收到我訊息的當下正走路前往老城的途中,但她老公卻始終聯繫不上,他最後傳給L的訊息是「咦,怎麼這站地鐵沒有停,是有抗議活動嗎?」


警方封鎖老城區

「目前至少七人死亡,十多人受傷。」
「在維也納各區發生連續性恐怖攻擊,瑪麗亞大街也有恐攻。」
「警方擊斃一名嫌犯,據了解至少一名嫌犯在逃。」
「薩爾茲堡似乎也遭到恐怖攻擊。」
「柏林也有恐攻...」

爆炸性訊息在網路傳開,過了兩個多小時還沒有統一的官方訊息,焦急的人們只能透過社群軟體接收「最新消息」,事後證實這些「最新消息」都是假消息。沒有官方新聞能依賴,市民也只能以謠言為食。在家裡的人緊閉門窗,事發當下已經在鬧區的民眾,有些躲進酒吧地下室,擠不進地下室就瑟縮在餐桌底下,還有許多熱心民眾紛紛在臉書上開放自己的公寓給有需要的人避難。

晚間11點終於有官方Live新聞,只說有嫌犯武裝逃逸,要市民絕對不要出門。四面八方的警車穿梭在維也納市區,刺耳的警笛聲時近時遠,一整晚沒停,瘋狂的網路消息配上瘋狂的警笛聲,好似恐攻隨時會發生在樓下街角,我起身再次檢查了大門門鎖。

「我們明天就開車去我媽那,把我的槍拿來公寓放,還要教妳怎麼射擊。」直到凌晨警方都還無法確定事件落幕,憤怒的F下了中場結論。

心裡翻了一個白眼,不理會他的瘋狂,我再次和L聯繫上,得知她老公正躲在市區的朋友家,得等情勢穩定才回的了家。這晚,維也納的街頭好像時間停止,所有人想盡辦法留在室內,街頭空蕩蕩的,只剩偶爾呼嘯而過的警車。

整個維也納都失眠了。


Photo credit to Lynn Chiu

四人死亡,多人輕重傷,包括一名警員受到重傷。罹難者裡其中一人是現年39歲的中國人,當天晚上聽到槍響衝出來關店,卻在打工的麵館前慘遭槍擊。

奧地利政府派出最精英的特種部隊追緝了整整一天,最後定調為獨自作案的恐怖攻擊行動,該名恐怖份子在槍擊現場被當場擊斃,沒有武裝逃逸的同夥。才年僅20歲的KF在2018年嘗試進入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ISIS)未果,被土耳其當局以「準恐怖份子」的名義遣返奧地利。

ISIS,都多久了?自敘利亞2011年內戰起,ISIS佔據國際新聞版面好幾年,他們的暴行除了對敘利亞和阿富汗造成巨大傷害,也撕裂了歐洲社會。伊斯蘭極端主義ISIS利用社群軟體吸引對社會現況不滿、找不到認同感、嚮往烏托邦的青少年,灌輸他們參加極端組織一同創造更美好的社會,用華麗飯店的照片謊稱ISIS的生活多美好,一步步吸收歐洲各種膚色和種族的青年前往伊斯蘭國。

2017年後,伊斯蘭國式微,這些曾「歐洲聖戰士」該何去何從,令歐洲各國極為頭大。撤銷他們國籍並禁止他們返國?還是重新接納他們,儘管這可能是顆不定時炸彈?

部分奧地利籍聖戰士或聖戰士的妻兒,成功通過土耳其逃回歐盟,奧地利政府若發現該人曾參與聖戰,將進行逮捕並交由法庭作為戰爭犯審理;部分奧籍聖戰士則是在當地就被抓,目前在伊拉克或敘利亞服刑,服完刑後呢?奧地利政府尚無定案。

若對這議題有興趣,極力推薦Netflix影集哈里發國,講述瑞典女孩們被吸收到伊斯蘭國的心理糾葛,劇情精彩刺激。



1 人支持了作者

你所不知道的奧地利,下流的選舉海報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