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現實派女子

長輩叫我面對現實,我問現實是什麼?

淚水,只許在國境之外|一個不歡迎台灣護照的國家(下)

發布於

「你們過關後別等我,我說不定要拖很久。」我對巴士上認識的兩位外國人說。巴士上包括我只有三個外國人,其他都是土耳其人要去喬治亞度假或是購物,外國面孔一看就是觀光客,自然的搭起話來。旅途中的旅伴有長有短,來自不同世界的人帶著各自的故事,意外的交會短短幾小時,當我們彼此說再見時都知道大概再也不會相見。

從土耳其出關後銜接喬治亞入境關口的陸橋,兩位外國友人的背影

眼前這位喬治亞海關從小窗口收走我的歐盟居留證和綠色的台灣護照,只見他端詳許久,接著在電腦上敲著鍵盤埋頭苦查,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放棄並撥了通電話讓他的同事把我護照收到小房間繼續查。而我被要求站在兩個海關窗口中間,像是罰站一樣乖乖站好,同時稀奇的亞洲臉孔招來眾人好奇的目光,不過他們應該更好奇為何有個怪人杵在兩排人潮之間。

不曉得站了多久,或許10分鐘還是半小時,記不得了,只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心裡忐忑不安,「我想進去這個國家,拜託讓我進去!」心中有個聲音不斷吶喊著。


 「這是妳的護照?妳來自台灣?」我在特殊等候區等了像半世紀那麼久,迎面而來的海關一臉嚴肅的開口。

「對的,還有這是我的歐盟居留證。」露出招牌笑容,明知道是場賭注,我仍相信自己會贏。

「很抱歉,妳不能進喬治亞。」

保持微笑!心裡慌到不行的我,相信還有機會,再次微笑的和他解釋我有歐盟居留證,朋友們也是這樣入境的。「不行就是不行!」喬治亞海關嚴肅並且正面回擊了我。

挑戰徹底失敗。

帶著無比挫敗的心走回土耳其關口,哭喪著一張臉告訴海關他眼前的這女人被喬治亞拒絕入境。此時的土耳其海關和喬治亞海關相比,簡直是天使與惡魔,他一臉同情的安慰我並在護照上的土耳其離境章蓋下大大的三個CANCEL。

歷經一整天的波折,重新走出土耳其關口時已晚上8點,關口地點十分偏僻,必須立刻決定要去哪個城市過夜並跳上前往該城的巴士,天色已晚,眼見末班巴士一班班駛離,心力憔悴又焦慮的我一時悲從中來,再也止不住淚水。這是獨自旅行近兩個月以來的第一次哭,旁人跑過來用土耳其文問我怎麼了,我才沒心情在Google Translator敲敲打打向他人解釋,揮揮手表明沒事後繼續哭,哭到滿意為止,擁抱自己的脆弱才能繼續前進。

再不上車就哪也去不了,硬著頭皮跳上前往東部大城Trabzon 的車子,一邊啜泣一邊打開沙發衝浪的app開始找沙發主,我把今天的悲慘故事寫在每一封住宿請求信,藉著書寫發洩心中委屈。

一位土耳其爺爺在一小時後回信,並且在凌晨的巴士站等我、接我「回家」。土耳其人的溫暖與熱情,這一路上接收太多太多,他們彷彿有淨化屎事的神奇魔力,如同喝下一杯土耳其紅茶溫潤療癒受傷心靈。

一早醒來看見窗外的美景,昨天發生什麼事全忘光光,一點也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坐下來好好吃一頓土耳其早餐。

睡在爺爺的大房子裡,早上睜開眼的窗外風景
爺爺在花園裡準備了一桌豐盛的傳統土耳其早餐


淚水,只許在國境之外|一個不歡迎台灣護照的國家(上)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