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現實女子

長輩叫我面對現實,我問現實是什麼? 訂閱我請 👉 https://liker.land/malina14354/civic

斯里蘭卡工廠秘辛|恐怖的浴廁

Published at

繼上一篇不追求「喜歡」一份工作,是我的人生哲學有人敲碗想聽奇談,今天就來分享斯里蘭卡工廠的荒誕故事,這是我第一次用長文書寫斯里蘭卡的驚奇之旅,時隔三年多,記不得每一個小故事,但本文工廠宿舍裡恐怖的浴廁可說是記憶猶新前三名。


斯里蘭卡人的生活經常「不得不」和大自然融合在一塊,出了城市,除了連接城市間的主要道路鋪上水泥,放眼望去只剩密密麻麻的熱帶樹林和點綴在其中的小小民宅們,不像我們華人說樹會帶來陰氣,斯里蘭卡人通常會保留房子周遭的樹木,一來這裡一年四季都熱,房子有樹遮陰涼爽許多,二來他們生活不富裕,不會為了砍樹花上大筆銀子和心力,其實說來說去,樹木之於斯里蘭卡人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難得有鋪路的高級住宅區

房子既然座落在叢林之間,動物自然也穿梭不息啦,平常走在馬路上抬頭一望,電線上站的通常不是鴿子,是猴子。成群的猴子在路上撿人類剩下的食物,或是乾脆去搶蔬果店的新鮮水果,而電線就是他們過馬路的一種方式。除了猴子,隨處可見的動物還有野狗和孔雀,噢對,偶爾站在電線上的是孔雀。

我們的工廠不在首都可倫坡,而是在距離首都六小時車程的某個中北部小鎮,工廠環境差不多就像上面兩張圖片那樣「天然」。公司給千里迢迢來的幹部配給的宿舍也在工廠園區內,是獨棟的雙層建築,年紀稍長的中國幹部們和唯一一個台灣幹部(就是我),一起住在這座大宿舍裡。

曾經到過各種開發中國家旅行的我,各種艱苦骯髒的環境都能忍,唯一的障礙點只有浴廁,對這方面稍有潔癖的我,去健行登山可以忍著三天不上大號,頂多上小號,捏個鼻子速速進去、速速出來,開發中國家的浴廁除了飯店的,一般都慘不忍睹,在旅途中可以忍一下,但這次在斯里蘭卡可是要長居,能想像我看到下面這個浴室兼廁所有多崩潰嗎?

那個馬桶蓋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忍!

直到某一天的中午,例行性的回宿舍午休,走進廁所想方便一下,仔細一看,馬桶裡居然出現不速之客,一隻青蛙.... 只見那青蛙雙眼大大地盯著我瞧,我這會兒真尿急,得立刻想出應對方式,是該把它沖下去嗎?不,那太殘忍,還是用手把它撈出來?媽呀好噁心。可能是尿急燒壞了我的腦袋,居然選了個最不可思議的解法——默默地坐上馬桶,輕輕地尿,同時祈禱青蛙別跳起來親我屁股,完事後沒沖水、頭也不回的步出廁所。

我忍!

那天,又是個見證叢林活力的幸運日子,我穿著厚厚的拖鞋在浴室沖澡,希望拖鞋的厚度帶我遠離噁心的浴室地板,而重達850度的眼鏡靜靜的躺在被土色污漬侵蝕的窗台上,我閉上眼享受著熱水澡帶來的一絲安寧,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腳往後輕輕一踩,一腳踩在軟軟的物體上,它發出了一聲「咕嚕」的爆破聲,心裡不安感油然而升,天殺的我踩了什麼鬼東西?!瞇起眼往腳下瞧,看不見,對喔沒戴眼鏡,顫抖地拿起一旁的眼鏡戴上,再瞧一次差點沒暈倒,是隻長度約至少15公分、至少一個食指寬的巨大肥蚯蚓!!!幹~~~

後來我是怎麼處理這隻被踩成兩半的蚯蚓,努力想了很久,依舊想不起來,大概是得了創傷性失憶症。

本文只在馬特市發布,宿舍秘辛有點敏感,禁止轉載
想聽更多荒誕故事,歡迎敲碗點菜~


2 users supported author

不追求「喜歡」一份工作,是我的人生哲學

68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