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
Mak

Hej, trevligt att träffa

黄昏

这个周末关于郑州富士康的消息源源不断。说实话我没有具体去了解此轮‘疫情’的来龙去脉,只是看到了一些视频和图片,里面是富士康‘逃出来’的男男女女走在高速公路上、走在田间地头的画面。我只能看图说话,觉得很不可思议。看到有篇文章标题叫《就这样沉默地走在中原大地上》,仅仅看着这标题就已经很‘无处话悲凉’。还有些文章讲述了温良的河南人为这些‘旅人’提供免费的水和食物,但看了这些我真的感动不起来。一群人的仓皇出逃瞬间演变成了和谐社会的铁证,这跟出逃这件事本身一样让人瞠目结舌。

关于郑州,我想说的和能说的都不多,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因为这些新闻突然想起了李志的那首《关于郑州的记忆》。其实去年写完毕业论文之后就很少听李志的歌了,但是上周的某一天,有天晚上做梦突然梦到我去听李志演唱会了,跟着大家一起唱“没有人在热河路谈恋爱”。最神奇的是,唱完了李志对我说,你很了解这首歌嘛!我骄傲地回答:“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这首歌的!”李志说,哦,我想看看。我说:“应该不太行,是英文的。”后面的事情就不太记得了。但是醒来之后觉得很有趣,就又开始听李志的歌。

这几天听下来,我发现我对他的歌又有了新的理解。以前听他的歌是觉得他的某些词很能打动人,比如《热河》里的很多描写;这一周重新开始听,发现他的音乐中那种粗砺的质感别有风味。听惯了那些精雕细琢的音乐之后,突然回来听李志,你会发现,他那些不加打磨的嘶吼正是他音乐魅力和个人魅力所在。当然,李志的很多歌已经在主流的音乐串流平台上听不到了,连Spotify也下架了。

说来也巧,上上周我也做了一个关于演唱会的梦,其实梦里面连歌手是谁都没看清,就记得我在一个演唱会现场,音乐一响起所有人就开始大声唱“穿过一列平原/ 穿过一列长街“,我也下意识地跟着大声唱,感情充沛到醒了之后仍旧记得现场跟唱那份快感。我当然没有在梦里跟着把整首歌唱完,但醒来之后知道了这是黄耀明的歌,想起这首歌最后一句“诚心祝福你 捱得到新天地“又特别应景。

今年二月徐州丰县事件的时候,听到有个相关的视频用了李志和邵夷贝合唱的《黄昏》作为背景音乐。上次听这首歌还是在虾米上,当时并没有很欣赏这首歌,也没有认真看看歌词,觉得这首歌平平无奇,只记得评论区讨论着这首歌什么时候被‘河蟹’。对,他们的预言成真了,那是2012年左右,想起来这首歌也是对一个时代结束的最好注脚和隐喻。时隔十年再听,人物风景全都变了,每次听到“你终其一生想找到理由/ 去热爱脚下的土地‘这一句都会颤栗。这首歌在我这里从平平无奇变成了时代曲,悲伤、悲伤,也无奈。希望经历了黄昏和暗夜,我们能够迎来光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