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蟬聲

進入八月後,蟬聲忽然很盛大。

語言在這裡太平凡。事實上,我想說的是,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盛大。只要屋子裡安靜下來,哪怕一秒鐘,你的耳朵會立刻為蟬聲全部覆蓋。它密密麻麻,密密麻麻,比樹上的葉子還要濃密,一層一層,一層一層,一直加上天去。就是這樣,它擋在你和天之間。

你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平時熱烈的鳥鳴,現在像冬天的樹林一樣稀疏,大概是天氣太熱,它們睡得更久,休息得更多了。但蟬不。即使看一眼都讓人暈眩的正午,它也從來不休息。

蟬聲跟鳥聲最大的不同還在於,它到夜裡也不會停。不僅不停,它的聲音也一點不變小,整夜整夜地叫。昨夜我睡不著覺,親耳聽著時光在蟬聲裡均勻地流逝。到處黑漆漆一片,但那聲音的中心,一定是個古代的劇場,它像墓穴一樣深深地隱藏自己,但對於深夜還醒著的耳朵,它從不吝於發出海浪般的悲鳴。

再次天亮時,我努力往樹上看,一隻蟬都沒有看見。我能看到許多許多樹葉,幾乎是每一片樹葉,但看不到任何一隻躲藏在樹葉下的小蟬。這讓我相信也許它們只是樹上那些人看不到的小孔細洞,我耳朵裡聽到的盛大,不過是風和樹之間一場普普通通的談話。

此時,就在此時,蟬聲又盛大起來,簡直像一個強盛的王國。

以前書裡總說,蟬鳴的盛大,是因為生命的短暫。難道上帝給予每一個生命都是公平的,過於短暫的生命,就往裡面填塞過於劇烈的強度?這點我不太想買帳,不僅僅因為這樣想讓我傷心。誰會想在萬物豐茂的盛夏聆聽臨終者的哀鳴?世上怎麼會存在這樣的生命,千辛萬苦從泥土中出來,就為了快速地死去?短短一個月的生命,就為了“活得燦爛”?這些並不屬於人類的生命,它們的燦爛,演給誰看?

所以我是不相信的。

我寧願它多活一些時候,卑微,窩囊,無聊,自私,像人一樣。

我漸漸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是一把毫無溫度的長尺,除了讓我感到身邊動物們過於短暫的生命之外,它什麼也沒有告訴我。

而且短暫到這樣的程度,難道真的不是一個玩笑?

那是我們人類的玩笑,動物們是認真的。它們擁有的在我們看來實在不多,甚至只能說太微薄了,但它們是認真的。所以我想,這裡面一定有什麼原因,是我們人一點都不知道的。如果我們的生命有一個原因,那麼它們的也一定有。

天悶熱得要爆炸。可怕的烏雲洶湧而來,短短幾分鐘就遮盡了天空。暴雨下來了。屋外的聲音分外響亮,白濛濛一片,我根本分不清哪是蟬聲,哪是暴雨。但它們從上而下,一層一層,一層一層,遮住了我和天空之間的每一條縫隙。

我終於明白了它們的生命,至少是生命存在的那個原因,雖然這是人根本不應該知道的秘密。

我趕緊關上窗戶,打開空調和電視,趁還沒被發現,老老實實回來做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女巫的解放

穿緊身衣的少女

後院的恐龍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