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買胡椒

我想去買一瓶胡椒粉,按照超市標記的牌子走進一條通道。

一對母子在我之前幾秒鐘也到了調料架前。他們看到我,猶豫了一下,我按照慣常的禮貌,退到一邊,等他們選完離開我再靠近。

Joe, 快去吧,黑胡椒粉喔!媽媽叫自己的兒子,他五六歲,大概比第三層貨架高一點點,現在正站在調料貨架正前方。媽媽出於禮貌,並沒有跟著過去,而是跟我保持一米的距離,也在外圍站著。

Joe一直在看我。自從來到新英格蘭鄉村,我常常遇到這種情況,很多孩子看到我就像看到巧克力一樣,根本走不動路,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看我的頭髮、我的臉、我的手、我的眼睛、我的衣服……一開始我很惶恐,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出了錯。後來朋友告訴我,不用緊張,這邊的孩子跟紐約、洛杉磯的孩子不同,從小很少機會見到中國人。他們在學校倒是從小學習種族多元的課程,都知道各個種族的存在,可嘆的是毫無機會可以付諸實踐。突然看到身邊出現了書上的研究對象,巨大的驚喜總是難免的。我這才釋然。今天Joe正是這樣,半是驚喜,半是驚嚇,癡癡地看我。

快點呀,Joe!媽媽催了一聲。

Joe不太情願地轉過身去,幾乎沒看就飛快地拿出一瓶,走過去兩步,遞給媽媽。一路上,他小心地看著我,後背緊緊貼著貨架。

媽媽拿起來看了一眼,誇了他一句:對,是這個,胡椒粉,乖寶!不過你幫媽媽看看下面那排,應該有個牌子更便宜。我們平常都用那個。

Joe很聽話地接過瓶子,又慢慢蹭回貨架。一路上還是呆呆地看我。他和其他孩子一樣完全不想掩飾。這就像孩子第一次看到猩猩、看到熊貓,不知道該怎麼辦,簡直想用眼睛把它吃下去一樣,不管平時父母怎麼教育,哪裏還顧及得了禮貌。我也很心領神會地衝他笑了笑。後來想想有點後悔,想一想,那隻熊貓突然衝我笑了!這對初次見到熊貓的小朋友來說是多麼大的衝擊!果然他臉上閃過一絲驚嚇,但很快又恢復了癡迷。

他花了兩秒的時間回頭拿了媽媽要的那個牌子,再次遞給媽媽。

“對了,就是這個!我們家來來回回都是用這老幾樣的,不會變,你知道嗎,寶貝。”媽媽把胡椒粉扔進購物車裡,摸摸他的頭,“好了,我們走吧,乖寶!”Joe到此刻眼睛還粘在我身上,但也不好意思一個人留下來,含糊地答應,把手放到媽媽手裡,向另一個方向走了。

我走到貨架面前,在他取走胡椒粉的地方也拿了一瓶。俯下身去拿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雙眼睛在面前一閃。那是他。人走了,熾熱的目光居然還在。我嚇了一跳,扭頭一看他們離開的方向,通道裡空空蕩蕩,早就沒人了。自己感到有點好笑。

我想起自己的童年。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但我記得好幾個怪人,當然不是因為膚色,但因為其他的怪異,使我至今牢牢記得,記得他們的樣子,也記得見到他們的地方,那時陽光的溫度,空氣的味道,周圍人的聲音,地上石子的大小。

Joe長大以後肯定也是記得的,記得一個黑頭髮、黑眼睛的中國女人,他一生見到的第一個有血有肉的中國女人,在雪白的超市燈光裡,微笑著等待他選購一瓶黑胡椒粉。

我們誰也沒跟誰說過話,但你也許永遠記得我,比你熟識的朋友更為長久。它像你生命裡的一個小漩渦,一旦你看到它,不管你在哪裡,在做什麼,它都會不由分說地將你捲走,帶你暫時離開眼下的生活,不因為別的,只因為那一次你忘了走回去,把你童年好奇的目光取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一笑

蝸牛作家

我以為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