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The only journey is the one within.

用常識便可刺穿謊言

一個人能夠坐在謊言上生活多久?一個坐在謊言之上的國家又能支撐多久?謊言的繁殖力那麼強,很快就高處不勝寒。

到了今日,誰在說謊,誰在用謊言不斷遮蓋謊言,早已是天下昭昭的事情,不必多講。我們要思考的是:what to do the next.

我們其實大可不必一開始就用上政治拷問。那往往只會增加我們的視野盲點,一不小心就被五花八門的概念帶偏,或者陷入毫無意義的對罵。

要了解真相,我們正有很多種其他方法。正如蘇軾所言:“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要看清這座山藏人藏鬼、個高個矮,不妨換一個山頭。常識,往往是對我們幫助最大、而且人人爬得上去的觀景台。

首先,我們可以試著對中國現任習政府發去一些完全建基於常識——換句話來說,就是小學生也會感到好奇、會想問“媽媽媽媽,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呢?”——的問題。很多事情我們不去問,不是確定它合理,只是因為別人也沒有問。而當我們從小學生的目光來看它時,其實最簡單的問題就能直接走向真理。因為政治制度有差異,而常識是普適的。

比如說:

——為甚麼別的國家人民都可以投選票,至少給自己所居住的街區、城市,但我們卻不能呢?

——復興傳統文化挺好的,我可不可以採訪一下習本人或者習政府的文化部長先生們,聽他們談談對傳統文化的理解,他們自己喜好哪些,又是什麼激發了他們這樣的激情呢?

——為什麼發生疫情後,美國人人都領到了錢,我們沒有領過呢?我們的制度不是說比他們優越嗎?

——為什麼外交部的先生女士們都能天天上美國的網,卻不允許我們上google查資料上facebook交朋友呢?是不是在我們國家,必須要做官才能享有這樣的“特權”?但國外怎麼好像人人都有?這是不是也是因為大家體制有差別?

——為什麼去年有一陣香港和外國的媒體裡到處都是硝煙彌漫的香港街頭和學校,但我們在微信裡從沒見過一個字的報道?香港不也是我們很重要的一部分嗎?為什麼大家都不關心它了?

⋯⋯

其次,我們也可以像科學家那樣,既不預設任何立場,也不發表任何意見,只做一個小小的“科學”實驗。比如說,我們在港、深兩地各隨機挑選100人,給他們一個星期的時間,假定他們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身分護照歸屬地:是想做一個中國內地居民,還是做一個香港人?然後我們來統計最後兩地的數字比例是多少。我們當然還可以繼續跟蹤採訪他們,一起研究一下他們做出選擇的具體原因,像所有科學研究都會做的那樣。

我們的政府害怕的,並非只是直接反對這個政黨或者說這個政黨的現任統治者的言論,它最最害怕的恰恰是常識。中國人,如果我們能將常識一一交回到他們手上,這個政黨和現在的習政府,其實不需任何政治宣傳,自然而然土崩瓦解。

而且,不像遍佈邏輯陷阱的政治討論,也不像故意抬高自己的文化行話,常識,是每一個普通人都能夠完全理解和熟練使用的話語。更妙的是,離所謂的政治精英和高級知識分子越遠,我們能看到的常識就生長得越堅實、越稠密。

所以這才是一場必勝的戰爭。我們能做的,可以遠遠不止是漠然的仰望,等待謊言的高峰自行坍塌。一寸一寸好好地築起常識的地基,不去理會別人笑話我們的愚蠢。我們面朝未來,他們背對曙光。

沈默的少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