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徒

我喜歡研究和挑戰艱澀的學科,也喜歡用易懂的人話分享知識。 http://madx.ctcin.bio 歡迎各位批評指教,互相切磋。

鐵、血、股票

發布於
修訂於
點台有時點不動,點菸倒不曾出問題。

「小狂啊,最後這杯,你喝了吧,回魂。」老陳點燃菸,深深的吸了一口。
「好,最後一杯了,剩下的寄起來。」我一飲而盡,看了眼身旁的Tina

是Tina嗎? 還是Naughty? 我已經不清楚了。
反正藝名都是店家取的,大概就跟贈品打火機一樣,也不是很重要。
差別在點台有時點不動,點菸倒不曾出問題。

走到樓下,車已經到了。
我報了地址,閉上眼,思緒緩緩回到了那年夏天。


1. 正式宣戰

7/28,沒想到真的開打了。
一個月前,斐迪南大公夫婦被刺殺。
現在,奧匈帝國準備進攻塞爾維亞。

1914年,這場始於歐洲的世界大戰,將恐慌迅速蔓延到北美。
在開戰第三天,道瓊指數完全被打趴,暴跌7%

我決定第二天一早,不計成本賣股票,先出場觀望。

然而,等到開盤前的幾分鐘,交易所決定無限期關閉市場。

「早知道我昨天就先賣。」
就像其它投資人一樣,我無能為力。
我暗中發誓,只要恢復交易,我就撤退,以後再也不碰股票。

這一關閉,就持續到了冬天。

2. 逃出生天

1914年12月12日,終於讓我等到開盤,我迅速出清所有持股。
同一天收盤,道瓊上漲4.4%

隨著戰事繼續進行,股市不但沒有下跌,反而繼續上漲。
也才經過一年,道瓊竟然上漲了80%,我恨不得馬上追進去。

1916年9月下旬,我記得道瓊突破了100點。
然而謹慎的我,一直等到了市場重新開放兩周年,道瓊穩定站上了100點之後,才重新入場。

就這樣,我又被套住了。
隨著美國參戰,股市繼續下跌。
直到1918/11/11,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隔天開盤,指數在86.6點。

3. 幸運解套

有了之前的經驗,我下定決心跟股市耗到底。

俗話說,吃苦當吃補。
我也說,存不了錢,還可以「存股」。

我一路堅持到1920年,終於解套,全身而退。
而這幾年間,道瓊指數不斷在100左右徘徊,我一直空手觀望,也逃掉很多次絞殺。
我看著歷年線圖,不禁有種成就感。

4. 跟隨趨勢

1925/10/20,指數突破150
1927年底,指數突破200
1928年10月,指數突破250
同年底,站上300

我認為,世界局勢和科技發展,讓股市一飛衝天。
想要致富,就需要把握住趨勢,因此我決定找個時機點進場。

1929/8/1,在美國股市關閉日的15周年,指數正好衝過350點,我也大舉買入。
「坐三望四等五」,我有的是時間和信心。


5. 明哲保身

機會不等人,我全倉壓注。

機會確實稍縱即逝,指數過了350沒幾天,開始往下修正。
就這樣,隨著美國經濟大蕭條持續數年,也讓這波回撤一路殺到50點以下。
真要說什麼地緣衝突的話,1931日本發動了九一八事變,但這只是美股下跌的另一個理由而已。

本來,我還想跟著股票共存亡,畢竟也不是沒大虧過。
但我剛好聽到朋友透露機密消息,政府正打算徹底關閉股市。
所以,我將股票賣出,換成現金。
現金很好,不會背叛我。
1932年,我將股票全數出清時,道瓊已經跌到4開頭了。

1937,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
1939,德國入侵波蘭。
1941,珍珠港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戰也進入太平洋。
我很慶幸,我不再需要為了股市漲跌而失眠。

6. 風險意識

隨著戰事進行,指數從130跌到90,到了1945年二戰結束,上漲到160點。
這些年來,股市起起伏伏,屢次回到原點,我卻不曾賺錢。

這一次,我想我真的學會尊敬市場,不再抱有一夕致富的幻想,於是任憑股市不斷波動,我都不再投入。

道瓊突破350,我冷笑著。
道瓊突破500,我冷笑著。
道瓊接近1000,我緊張了一下,但我還是微笑著。
整個1960到1980年間,道瓊都在500和1000之內震盪,我始終笑看市場。

我相信,保持安全的方式,就是不要進賭場。

7. 黑色星期一

市場總會教訓貪婪的賭徒,1987年10月19日,股市單日下跌了22%
我完全沒有受傷,因為我一直空手,我在等待關鍵時機。

終於,市場從2700殺到1700,繼續向下衝,我也設定好進場點,就等1500
差一點就摸到目標價,但是我嚴格「遵守紀律」,不買就是不買。

後來,股市開始瘋狂上漲。
1991年,蘇聯解體,道瓊站上3000點。
1995年,突破5000點。
1999年,超越10000點。

經歷了科技泡沫和911攻擊,雖然在2002年曾經有7000點「甜甜價」,但對於我的1500點來說還是太高。
等到我想追入市場的時候,已經買不下手了。

8. 次貸風暴

2007年,股市從14000殺到10000以下,9000防線也馬上失守。
正當我猶豫要不要進場的時候,2009年道瓊重回萬點。

我躲過了金融海嘯,也錯過了進場機會,就如同幾十年來一樣。
每一年,我都期待股市真正大崩盤,但是每一次下跌,卻都蒼白無力。

股市越上漲,我越捨不得買。
我一直不買,股市就隨著時間繼續上漲。

我懷念100點套牢的日子,以前的絕對高點,變成現在的絕對低點。
1500也好,我很樂意接受這個數字。
再不然,10000也不錯,我願意買進股票。

2020年,道瓊正式破30000點的那晚,我只希望,手中有股票,哪怕一張也好。

9. 狂徒投資

一連串的震動從口袋傳來,我突然從夢中驚醒。
拿出手機查看,原來是系統警告,幾支美股在盤中跌超5%

2022年3月,美中貿易戰四周年,COVID 19 席捲全球兩周年,美國和阿富汗塔利班談判一周年。
幾天前,俄羅斯大軍攻入烏克蘭,北約也發出警告,這次德國和波蘭站在同一陣線。

關掉刺眼的螢幕,也關掉護眼的綠色。
我轉頭看了四周,看到正在回訊息的老陳。

「小狂,你說股票好玩嗎?」老陳發現我醒了。
「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我故作鎮靜。

「我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堆投資老師,什麼叛徒、騙徒、賭徒、歹徒、囚徒、登徒、糊徒、柏拉徒......還有一個叫東非大遷徒的,不知道是不是寫錯字。」老陳笑了笑,繼續說。

「感覺最近股票市場比較火熱,各路人馬都出現了。你既然叫狂徒,要不要也到網路上寫些文章啊?」

「我是有些心得啦,反正玩股票也不會多難。」說完,我打開手機,準備拿給老陳看。
直到一抹綠光映在我的臉上,我才想到最近接連虧損的戰績。

為了掩飾尷尬,我迅速把手機螢幕顛倒過來,機智的讓績效曲線圖從一瀉千里變成一飛沖天。
「最近市場真的充滿變數啊。」我發現老陳複雜的表情。

我也發現,下跌線圖旋轉180度之後,還是下跌。

10. 車內沉默了10秒。

「這陣子確實比較不好做,你又是怎麼投資的?」我反問老陳。
「我一有錢就丟股市大盤,也沒在看盤,績效也還不錯。」老陳回答得很簡單。

「你這樣會賺嗎? 不看線型、不看籌碼、不看新聞、不看基本面、不看經濟發展、不看產業風口?」我感覺很好奇。
「我會看,但不影響我的投資,因為我知道,指數長期上漲,就算經歷世界大戰也一樣。」

「這些年來,雖然常有大幅震盪,但是指數也從100點漲到30000點以上了,要虧損也很難。」老陳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人類從歷史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學不到歷史教訓。」

「喔對了,那個Tina說她之前也有買過股票,後面說什麼我忘了。」我轉移話題。
「Tina? 你說Naughty吧,我也沒很注意聽。她說之前本來不缺錢,後來從道瓊60點開始逢高做空,雖然被軋一百多年了,可是她一直說這次不一樣。」

看來,老陳是一個指數被動投資人。
遇到這種堅定多頭,我不禁想要反駁。

「我跟你說啦,這次真的不一樣。」
我很確定,一如既往的確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