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Halu

Just for knowing more about the world.

逃亡

看完三毛写从马丘比丘回古斯各的那段洪水中的“生死逃亡”,一瞬间好像灵魂脱壳,跟随她来到1980年代的秘鲁。难以置信,那是个还有嬉皮士的年代。

正出神,手机突然好多条消息提醒,原来是班委提醒我看QQ,又错了什么信息填报。哪来这么多信息要收集呢?

打开QQ必然是要看一眼年级群的,一周没看真是热火朝天。全是关于保研的问题,民商法好还是经济法好?推免外校要怎么弄?中德所需要会德语吗?每个人都在问“哪个更好?“,就是没看到有人说“我想学这个、我真的想知道它”。这好像是另一种逃亡,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在秘鲁的洪水中逃亡,而是在人生中逃亡。做着所谓最优的选择,亡命徒般要在一个不知道为何要去的地方secure a place。和洪水中拼命挤上巴士的人又有什么不同。

我们在这一年做出全然不同的人生选择,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我们也终将在人生的终点再会。

只是我还不愿意妥协,还想活在幻想和疯狂中。没有人有立场去评价别人的人生选择,我只觉得和他们越行越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