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蔓華

喜歡閱讀、喜歡思考、喜歡電影、喜歡聊天. 最怕不思考又自以為已思考的人

那年夏天。

下筆時乃是7月底,想不到8月底的今天,白色恐怖蔓延。

6月12日至今,歷時一個半月。 612是我的生日,當天下午4點,金鐘夏愨道,約2-3 小時的清場,當時四個新聞台的直播,多約150枚催淚彈,尖叫聲、走避聲,至今聲猶在耳,畫面歷歷在目。我想,今後許多年我再不想慶祝我的生日。 612後,白色恐怖來臨,網上發言後抓,各式罪名,寧可信其有。我曾是害怕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一向敢於發言的我漸漸怕發言會有後果。想要保護所愛的人,父母、未婚夫、妹妹,由於早有計劃移民,為了確保計劃會成功,怕極了連坐,選擇了沈默。曾經多次跟未婚夫說,走了以後別回來,即使有一天我失蹤了,也別試著回來找我,一個人受害比賠上所有人好。至此回想,等待我們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6月到7月的每個周末,都是全港戒備,周末的黑夜更是劍拔弩張,我都知道,黑夜不平安。一再的警民衝突,屯門、上水、沙田,追求公義的人民,以身擋權。政權依舊不為所動,一副高傲I don’t give a shit的態度。警察被推到風尖口上卻沒有內部反抗,請你知道,你們沒有一人是無辜的。穿上制服的你們,對大眾來說,只認制服不認人,換句話,制服中沒有「你」,只有警察。所以只有一位穿制服的行為失當,警察的形象彈指已毀,如果不明白制服的意義,請你辭職。 跟我說警察也有交稅的,意指不是納稅人養警察的論點,請你洗洗睡吧。一位警察交的稅與一個月的月薪相約,那麼其餘11個月呢?不是納稅人交的嗎?所以你是確實被養的。 直到元朗黑夜,作為香港人,是真的有夠累,面對冷漠的政權、失控的警察、還要面對猛獸般黑幫,香港人已是究極進化體。還要面對政府當我們傻子在耍的時候,我的情緒,已屆臨界點。 6、7月以來,我一直覺得對各方的評論也應力求公正,因而不敢貿然評論,心底裡仍希望紛爭平息,讓傷口癒合。然而,即便這是香港大部分人的期望,政府仍視而不見。無意回應民意,如今竟演變成罔顧市民安全,一手摧毀香港治安。目睹成長的地方天翻地覆,心情已沒有言語足以形容。我們一直被教育要相信制度,在我們的認知中,這套制度行之有效,協調各方權力,在制度保障下的我們安居樂業。但當我們見證制度一步步被破壞,小市民只想制止情況惡化,卻換來暴力對待。 和平一詞深入我們的骨髓,不願意產生磨擦,總覺得百忍成金。但我們都錯了,忍耐成了肆無忌憚的侵佔。

到8月的今天,我的體會是滋長仇恨很容易,化解卻很困難。警民衝突激化,如今這個結,早已解不開,局已死,等待我們的,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秋季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