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蔓華

@糊塗齋 喜歡閱讀、喜歡思考、喜歡電影、喜歡聊天.

回來

發布於

好久沒有回來matters了, 一直被工作纏繞, 真的是分身不暇。

因為一場席捲全球的疫症,所有人的計劃都沒打斷。是的,是全球人的計劃都會被打亂,但也卻是無能為力。

但當然,有許多人是坐不住了,別有用心的實行自己的計劃。最近廿二條的爭議、傷人案的判詞,謹慎而敏感的人自然感受到暗潮洶湧,綿裏藏針。留在家中的時間長了,看新聞的時間也多了,社交媒體上基本上都是新聞,也恰恰中了一句廣東諺語:一日唔死一日都有新聞。其實也沒什麼,資訊真的是大爆炸。

新聞看多了,就注意各國外交辭令各有特色,而中國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外國勢力、鐵證如山、堅決反對、`圖謀不軌、別有用心、其心可誅,特別在回應香港事務時最喜歡用一小攝人的別有用心,干預別國內政等等等等等。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別有用心」及「其心可誅/測」,因為這兩組用語帶出的訊息是中國最愛誅心之論。再看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劉曉波、王全璋等,到最近的李文亮醫生。既是以言入罪,背後的邏輯實為誅心。誅心不是現在才有,是自古以來已有。(這個自古,比「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更古。)誅心之意,乃是批判旁人心意,指責別人的思想。誅心似乎深入我們的骨髓,歷史屢見不鮮。

有人會說沒有想過就不會被誅心了,何必怕呢?何況誰可以證明我有想過?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親愛的,誅心之論從來不需要所謂的實證,任何行為都可以跟你的想法扣連,貶一下眼都可以被指是不尊敬了,這些事,不缺記載。然後當誅心之論應用在社會的方方面面會怎樣呢?十年浩劫,有目共睹。對政權而言,以誅心為手段好像可以長治久安,卻也未必,行誅心者總要揣上度下,找出所謂的「聖意」,成為自己的武器;時間長了,也令自己惶惶不可終日。

但誅心的遊戲從未停歇,更是樂此不疲,沈迷於排除意見不同之人,集中自己權力,企圖成一方之霸。可是,事做了,總是要還的,賠上的是努力建構的一切,經濟、聲譽等。把玩人心本來就是很危險的事,何必將全國人民牽涉其中?惟就現況可知,人民根本甘心被操控,甚至成為誅心者,殘害同胞,才是真正的大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