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灾难与生态社会主义战略│Catastrophe and Ecosocialist Strategy

生态社会主义者的责任就是思考并提出要求采取措施,不仅是阻止气候混乱发生(可再生能源、免费公共交通、植树造林等),而是在现在不可避免的灾难面前捍卫劳动人民的基本利益。我们需要根据我们各自国家的情况,推进对大大增强防洪能力、扩大消防服务、加强救援和应急服务、重新规划城市以减轻极端高温等的诉求。而且我们应该把花费都花在这些领域而不是花在军国主义和战争上。

﹝爱尔兰﹞约翰‧莫利纽克斯(John Molyneux)

温谦 译、日土兀 校


最近发生的事件——巴基斯坦的可怕洪水,中国、非洲许多地区的洪灾和旱灾,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酷暑和火灾,美国肯塔基州的洪灾和如今日益增多的灾难……这些让我们清楚的认识到:气候混乱造成的灾难正在来临。而且还有一个更令人感到颤栗的事实,那就是这些只不过是世界变得更糟的过程中的一个起点。

简单的事实就是:数十年来科学家和环保运动提出“大难将要临头了”的警告被统治者们故意忽视,同时用“洗绿”和空话来掩饰。联合国第二十七届气候峰会(COP27)在埃及的沙姆沙伊赫(Sharm el-Sheik)举办,但是,埃及在塞西丑恶的独裁统治下,难有真正的抗议。而COP28将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举行,这进一步证明了全球资本主义不会改变本色。

这就生出一个策略问题:气候运动,尤其是对生态社会主义者来讲,下一步又将要怎么办呢?

直到现在气候运动整体而言,集中给我们敲醒了警钟:(1)寄希望于统治者,他们将采取有效措施;(2)希望国际社会能充分地意识到现状,并改变自己的行为或者迫使政府改变政策。在这个框架下,生态社会主义者们一直致力于为资本主义的生态灭绝本质和生态社会主义转型的必要性提供一般性的理论依据。当然,这些努力将会继续下去,而我们也应当继续支持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的努力不够,或是他们所凭借的希望是虚假的,又或是至少是可疑的呢?

对于第一个愿望,说服掌权者采取有效措施,陪审团很清楚这些东西。如果他们几乎什么也没做,那一定是不会接近所需要的,我们又有何基础期望他们在不久将来改弦易辙,即使已经累积了大量的科学证据。具体而言,在头二十六届COP会议惨遭失败后,那在27,28或是29届上,会有什么改变呢?关于第二个愿望,我认为,即使大多数“普通人”被说服有必要进行剧烈的生态变化。例如,全球从化石燃料到可再生能源的快速转变,资本主义下的权力结构是这样的,它们将无法在个人或政府层面带来必要的变化。

在个人层面上,问题的一个例子是假定一个人,无论他们有多“意识”,都不愿意放弃他们的汽车,因为他们需要它去上班(他们需要工作),没有足够的公共交通作为替代。这个例子可以变化出几十个不同的情况。此外,这场危机的全球规模和紧迫性使这一计划完全不可行。它是一个我们要逐个提高3.3亿美国人,15亿中国人,13亿印度人的环保意识,直到他们都成为绿色消费者的项目吗?但是,即使数以亿计的美国人或欧洲人聚集在一起,尽管媒体和所有的政治建制的操作(还记得他们是如何摧毁科尔宾)都投票给致力于大规模气候行动的政府,问题仍然会存在,当中最坚定的阻力来自大型企业,富人和他们在国家机器内的亲密盟友。看看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的遭遇——尽管在2015年“纾困”公投中60%的人投了反对票。

显然,这些论点,尤其是第二个论点,是有争议的,但如果它们是正确的。那么接下来,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我们将不得不推翻资本主义。对此有两点观察:这很好,但极不可能在所有或许多国家同时发生;它更有可能首先发生在一两个国家,然后以连锁反应传播(比如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过去革命的前车之鉴表明,这一革命性的过程将从一个有计算、有意识的生态社会主义者对气候变化的反应开始是不太可能的。更有可能的是,这一过程将以对特定情况或不公正的大规模反应开始,尽管这些情况的根本原因很可能是气候变化。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认为有必要推翻资本主义以应对气候变化的生态社会主义者需要在影响工人阶级和受压迫人民的广泛问题上表现全面积极。这不是以个人身份行事的活动家所能做到的;这需要一个组织、运动或政党,鉴于目前的政治运作方式,这个组织必须是全国性的(尽管有国际主义的抱负)。但这也要求该组织/运动/政党彻底被灌输并致力于生态社会主义变革,充分理解需要做些什么来确保人类和地球生命的未来。这样,由生活成本、对民主的渴求、对和平的需要等引发的人民起义可以转化为致力于生态社会主义和真正可持续性的政府和革命国家。从所有这些可以得出结论,现在生态社会主义者必须致力于整合所有左派和工人阶级运动和组织的生态需求和意识。

对这一观点最明显的反对意见是,我们将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我们没有时间等待资本主义被推翻。正由于如我一开始说的,气候变化已经降临到我们身上。对此我想回应的是,任何人都不应该梦想要求任何人“等待”任何事情。我们目前需要每一项改革,每一个前进的步伐,尤其是这些措施能为我们赢得时间。然而,在现阶段,无论是改良资本主义还是推翻资本主义,都无法阻止气候变化的严重破坏,这也是事实。不过,恰恰是气候混乱造成的可怕影响,会产生反抗制度的可能性,更准确地说是无数的可能性。

这就引出了我的最后一点。生态社会主义者的责任就是思考并提出要求采取措施,不仅是阻止气候混乱发生(可再生能源、免费公共交通、植树造林等),而是在现在不可避免的灾难面前捍卫劳动人民的基本利益。我们需要根据我们各自国家的情况,推进对大大增强防洪能力、扩大消防服务、加强救援和应急服务、重新规划城市以减轻极端高温等的诉求。而且我们应该把花费都花在这些领域而不是花在军国主义和战争上。我们可以把环境斗争和反对战争的斗争联系起来,具体做法是:从根本上将武装部队改组为应急组织,并首先通过向对气候变化负有最大责任的大公司征税来筹集资金。毫无疑问这些将会变成阶级,反种族主义和反帝国主义极佳的议题。因为全球的富人和精英务必会保护他们自己。

总结:目前形势下,我们的战略目标应该是

1.推翻资本主义

2.通过将生态社会主义思想融入所有劳动人民和受压迫者的活动、运动和组织,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3. 推动我们的纲领,不仅要阻止气候变化的发生,而且要保护工人阶级在灾难来临之际的利益。

2022年9月4日

原载全球生态社会主义网络(Global Ecosocialist Network)。原文链接:http://www.globalecosocialistnetwork.net/2022/09/04/catastrophe-and-ecosocialist-strategy/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