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面对美国最高法院对堕胎权的攻击│Confronting the US Supreme Court’s Assault on Abortion Rights

当今的性别压迫是资本主义、父权制和种族主义交织在一起的结果。这些因素都不是相互独立的。更确切地说,资本主义包含了父权制和种族主义这些早期资本主义的压迫形式,并以此攫取利益。

﹝美国﹞弗里达·阿法里(Frieda Afary)

志愿者 译


伊朗裔美籍活动家弗里达·阿法里(Frieda Afary)深入探讨了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在压倒性的父权资本主义面前的解放愿景。

伊朗裔美籍活动家弗里达·阿法里(Frieda Afary)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2022年)6月24日宣布其裁定(以6:3的投票结果)取消妇女堕胎的宪法权利(由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确立) ,并赋予各州全权禁止堕胎,这对妇女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甚至在作出这一裁定之前,最高法院就已经批准了德克萨斯州的一部法律,该法律禁止在受精六周后进行堕胎,并授权义务警员追踪堕胎服务提供者和协助者并逮捕他们,以换取州政府支付的奖金。

自最高法院的裁定宣布以来,成千上万的人在全国范围内示威抗议,还有成千上万的人面临着堕胎预约被取消的问题,他们正在努力寻求一些替代方式或者在几百英里以外的其他地方来终止妊娠。

许多进步人士希望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活动能够持续下去。然而,在一些女权主义者中存在一个主要的担忧,最近由米歇尔·戈德堡(Michelle Goldberg)和苏珊·法鲁迪(Susan Faludi)对其加以表述,即美国主流女权运动并没有明确提出一个能够引起广大女性兴趣的解放愿景,也未曾建立一个持续性组织来对抗日益加剧的倒退。

作为一名伊朗裔美国社会主义女权主义作家和活动家,我认为,面对和扭转当前的倒退浪潮需要一个全球视野和一种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愿景及其组织机构。

全球视野由以下几个方面发端:

1. 领会到当前在美国对女性的歧视是全球威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崛起的一部分。这是对过去四十年来由妇女和 LGBTQ 群体的斗争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包括最近的反对性别暴力的 # MeToo运动的强烈抵制。正是这些成就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生育率的下降(非洲少数国家除外)。至少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21世纪世界各地的妇女获得了更多的教育和就业机会,使得她们能够推迟结婚、怀孕和少生孩子,有时甚至不生孩子。

2. 承认美国的黑人女权主义者通过发起生殖正义运动(reproductive justice movement)强化了我们的斗争,该运动将堕胎权视为包括社会正义、全民医疗保健和教育在内的更广泛斗争的一部分。他们一向呼吁按需堕胎,反对强迫妇女绝育。其最终目标是创建一个人类、成人和儿童都能享有其所需要的权利、资源、帮助和健康环境的社会。

3. 鉴于二十一世纪为争取生殖权利而进行的斗争是一场全球性的斗争。在爱尔兰、阿根廷和智利,女性的持续大规模抗议活动促使在受孕后头12周堕胎合法化,如果妇女或胎儿的健康令人担忧,则堕胎合法化的期限将会延长。在哥伦比亚,最近一个基层女权运动使怀孕头24周的堕胎合法化。在墨西哥,堕胎已经非刑事化。美国妇女必须将她们争取生育自由的斗争视为全球斗争的一部分,这样我们才能从其他人的成败中吸取教训。

4. 拒绝接受右翼对真正的“捍卫生命权”含义的歪曲。美国女性生育权利活动人士的口号是: “生命权,就是一个谎言。你们并不在乎女性的死活”(Right to Life, That’s a Lie. You Don’t Care if Women Die)。这表明我们的运动迫切需要收回“捍卫生命权”的称号,不能允许反堕胎的一方拥有这个称号。我们生活在当前的资本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环境破坏的体制下,并不能捍卫生命权。这种体制不仅加深了严重的经济不平等,而且促使妇女和人际关系的商品化以及异化、仇恨、性别暴力和战争的产生。在世界各地,无论是在与俄罗斯的种族灭绝式入侵和蓄意的强奸活动作斗争的乌克兰,还是在20年来遭受美国侵略势力大规模轰炸,并在2021年将权力移交还给种族主义者和厌恶女性者的塔利班政权的阿富汗,女性都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因为要捍卫生命权,并制定一个替代现存制度的解放愿景,这意味着生育权利活动家需要跳出现存制度的界限之外去思索。是的,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在美国这种非常不完善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下,投票给提倡堕胎合法化的候选人。然而,由于我们目前的选举制度正在受到新一波旨在压制选民和取消合法结果的共和党州法律的攻击,因此,选举无法成为我们扭转局势的唯一策略。

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提升支持生命权制度的远见卓识,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在我的新书《社会主义女权主义: 一种新路径》(Socialist Feminism: A New Approach,英国 Pluto 出版社2022年10月出版)中,我认为,对过去一个世纪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思想和行动主义进行批判性的复审和反思,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扭转全球威权主义的方法,从而将对话引向人际关系的一种深刻转变。

《社会主义女权主义: 一种新路径》

当今的性别压迫是资本主义、父权制和种族主义交织在一起的结果。这些因素都不是相互独立的。更确切地说,资本主义包含了父权制和种族主义这些早期资本主义的压迫形式,并以此攫取利益。同时,仅仅把资本主义视为一种不平等的财富分配模式、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有制和市场机制是不充分的。

资本主义是一种反对人类自主权和天性的制度。就其促进个人自由的程度而言,它虽能推动价值生产,但与集体解放和批判性思维相悖逆,因而是一种异化的、自私的和功利的个人主义。它将女性物化和商品化,并一贯反对女性对她们自己的身体的掌控。资本主义以一种阴险的方式影响并异化了人的身体和心灵以及人际关系,而这不仅仅是由私有财产和市场造成的。其异化劳动模式影响着所有的人际关系、最深层的亲密关系和两性关系。私人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都存在异化、对象化和非人化的问题,包括国家资本主义的极权主义和威权主义形式,例如那些曾经自诩为社会主义或现在仍然如此自我标榜的国家资本主义。

通过认真解决这些问题,女权主义者可以更有效地表达一种解放的愿景,激励世界各地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的人们建立一种可持续和深思熟虑的国际女权运动的新形态,从而扭转当前的倒退浪潮。

在美国,这种艰难的尝试必须从承认和学习黑人女权主义者、废奴主义者和 # MeToo 活动家的工作开始,同时团结拉丁美洲、非洲、乌克兰、俄罗斯、中国、缅甸、印度、中东以及其他地区的那些与性别暴力作斗争的女性。

2022年9月8日

译文有少量删节

弗里达·阿法里(Frieda Afary)是伊朗裔美国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活动家、翻译家和作家。她是洛杉矶的一名公共图书馆管理员,在那里她为社区开设了哲学和政治课程。

原文链接:https://www.plutobooks.com/blog/confronting-the-us-supreme-courts-assault-on-abortion-right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