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反对普京的乌克兰战争!反对芬兰加入北约!│No to Putin’s War in Ukraine, No to Finland in NATO

普京或许是一份不断赠送给由美国主导的大西洋主义的礼物,但这种以不断升级和军国主义的方式回应西方挑衅的能力,本身就是该政权本质上反动性质的一个关键方面。然而,普京的可怕罪行并不能成为西方国家和北约(NATO)以数百万人的鲜血为代价的可怕罪行的借口。

﹝加拿大﹞凯尔·贝利(Kyle Bailey)

Moses 译、韩达 校


非常不幸的是,甚至连芬兰左翼联盟(Left Alliance)的一些议员现在也公开主张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

北约是美国权力和英国“外交”的大西洋主义混合体。它是极度亲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组织。从一开始,它就利用外部敌人的意识形态——首先是苏联,现在是俄罗斯——来攻击和镇压国内以及曾经的殖民地的社会主义思想和政治。这包括对左翼使用极端暴力,比如极右翼的“留在后方”恐怖网络(“短剑行动(Operation Gladio)”[1])。

这就是我们今天再次看到的: 反对军国主义和倡导和平、中立和不结盟的自豪的西欧社会主义传统被丑恶地诬蔑为亲普京的第五纵队——”内部敌人”。

因此,对俄乌战争真正的反对正从外交手段转向高度军国主义和北约推动升级的好战政治。换言之,变成了一种坚定的人道帝国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政治。这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发生在塞尔维亚、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也门的战争。

地缘政治军事升级

这种升级行动与其说是为了提升普通乌克兰人的利益,不如说是为了将资本主义的无数危机——经济、社会、政治和生态——转移到军国主义和战争中。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统治者谈论俄罗斯的“寡头”,但在国内仍然虚伪地提到“企业家”。

但是你无法通过煽动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来解决资本主义剥削产生的真正问题和危机。在俄罗斯看来,芬兰加入北约实际上是一种与美国为首的敌对帝国主义集团进行军事结盟的侵略行为,尤其是包括德国的重新军事化。他们会以牙还牙,就像白天过后是黑夜一样。地缘政治-军事升级的动态真的很简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芬兰正在进一步远离军事不结盟——这一政策在历史上一直非常有效——尽管俄罗斯军队未能征服乌克兰,而且对入侵芬兰表现出毫无兴趣。

有趣的是,如此多的人热衷于将加入北约作为对芬兰国家主权的维护。把这个国家变成美帝在欧洲边界上的美国新殖民地,这难道就是在主张民族独立吗?甚至正相反,这是对主权自治的侵蚀。

这种对主权的侵蚀无疑会产生后果。但华盛顿或其伦敦卫星国在支持西方全球霸权对抗俄罗斯,更重要的是对抗中国的大战略中,不会承担这些后果。毕竟,他们与任何一个国家的边界都不长。

芬兰的国家利益与这些疯狂的战争贩子没有重叠,他们的“人道主义干预”造成了难以估计的伤亡、流离失所和痛苦。

引发冲突

像往常一样,北约通过创造一个不那么稳定和安全的环境,帮助煽动它声称要应对的冲突,从而排除有意义外交的可能性。美国和英国的政府并不关心乌克兰。同样也不会在意芬兰。

这并不意味着芬兰必须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保持“中立”。但很显然,将军事和外交决策的主权让给美国和英国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行为——这些国家显然有意引发与其帝国主义对手的冲突。

普京或许是一份不断赠送给由美国主导的大西洋主义的礼物,但这种以不断升级和军国主义的方式回应西方挑衅的能力,本身就是该政权本质上反动性质的一个关键方面。然而,普京的可怕罪行并不能成为西方国家和北约(NATO)以数百万人的鲜血为代价的可怕罪行的借口。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俄罗斯离开乌克兰,也需要北约离开欧洲。这意味着要走向一个在军事上不结盟、致力于国内外和平、外交和裁军的欧洲大陆。

2022年5月5日

注:

[1] 格拉迪奥行动(英语:Operation Gladio)是西方联盟(英语:Western Union (alliance))以及后来北约进行后方抵抗秘密行动的代号,旨在应对华沙条约组织入侵和征服欧洲的军事行动。 尽管格拉迪奥本身专门指代北约的意大利分支机构,但“格拉迪奥行动”被用作所有组织的非正式名称。许多北约成员国和一些中立国家都有类似行动展开。——摘自维基百科。──译者注。


这是2022年5月2日最初发表在《赫尔辛基时报》(the Helsinki Times)上的一个专栏的轻微编辑版本。

凯尔·贝利(Kyle Bailey)是多伦多约克大学政治系的博士候选人。他的最新文章是发表在《澳大利亚政治经济学杂志》(the Journal of Australian Political Economy)上的〈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反对民主:重新确立全球新自由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 Against Democracy: Relegitimising Global Neoliberalism)。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project.ca/2022/05/no-putin-war-in-ukraine-no-finland-nato/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