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托洛茨基和古巴的政治危机(Trotsky and the Cuban political crisis)

古巴马克思主义新左派的政治清醒表现在,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是一个解放性的事业,只有建立在自由中才是可行的;但这自由和民主是由工人阶级建立和领导的。认为经济和政治权力可以在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平等分享的天真想法,年轻的古巴社会主义左派已经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排斥了这种想法。

﹝古巴﹞弗兰克·加西亚·埃尔南德斯(Frank García Hernández)

季耶 译、日土兀 校


托洛茨基不是马克思的先知。把他看成是马克思的先知,就是在摧毁他。托洛茨基是理解并应用于分析当前古巴政治危机的一个决定性的马克思主义工具。

本文献给亚历杭德罗‧埃斯特夫(Alejandro Esteve)、亚历山大‧霍尔(Alexander Hall)和道尔顿‧李卜克内西(Dalton Liebknecht)。

今年(2021年)11月7日除了是布尔什维克领导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纪念日之外,还是列夫‧托洛茨基的诞辰紀念日。托洛茨基对苏维埃官僚机构堕落的分析是理解古巴正在经历的政治危机的重要工具。

与苏联的官僚机构类似,古巴政府一直在疏远工人阶级的现实。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7月11日的抗议活动发生的事实本身。除此之外,作为与工人阶级脱节的另一个标志是官方话语处理抗议活动的方式,将其定性为犯罪,并归结为具有所谓的反革命的功能。

在7月11日的示威之后,古巴政府并没有意识到建立新的公民参与机制的迫切需要。政府了解如何接近工人阶级的方式不是通过激励社会主义民主,而是通过访问民众社区。一般来说,这些从上面垂直规划并提前宣布的访问,最终在高官将要访问经过的地区事前粉饰一番,然后一切依旧。

一位古巴高级领导人在最近一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宣称,在古巴既没有饥饿,也没有失业,更没有贫穷。这种与现实决裂的严重情况只可能出于两个动机:一是最危险的动机:官僚机构不了解国家的现实情况;二是它明明知道,却刻意唱好现状、传播必胜信念的言论,这引起古巴广大工人阶层的不满。2020年12月,经济部长亚历杭德罗·希尔(Alejandro Gil)宣布,2021年古巴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6%。与此相反的是,在过去的议会会议上,吉尔宣布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13%。这位官员在2021年5月宣布,今年古巴将至少接待200万游客。但是根据古巴国家统计和信息办公室的统计,截至今年9月,游客人数不超过19万,对外国游客的健康限制要到11月15日才会取消。在未来三个月内,其中只有45天对国际游客没有限制,古巴将无法接待它所需要的181万名游客,以达到经济部长在5月份宣布的数字;即使希尔知道到那个月为止只有12万名游客进入古巴。

根据古巴国家统计和信息办公室的统计,截至今年9月,游客人数不超过19万。

应该补充的是,在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下,古巴青年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正变得越来越非政治化,将社会主义与僵化的官方话语联系起来。年轻人将共产党的必胜信念与日益严峻的日常生活现实相对照,现实的特点是物资严重短缺,购买基本食品要排长队,基本生活用品主要集中在只能用外币卡支付的商店里。这样一来,古巴青年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最终会抗拒马克思主义思想,陷入政治冷漠,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会转向右派。

同时,这场深刻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令古巴的批判左派(critical left)中间催生了新锐人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认为托洛茨基的《被背叛的革命》一书是理解古巴危机的有用分析。除了斯大林式的清洗、多民族国家所涉及的复杂问题以及时间上的距离,那些公开将自己定位在共产党的左派的年轻人发现,在古巴的官僚机构中,苏联官僚机构的危险特征是如何再现的。

这些年轻的社会主义左派看到,古巴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古巴官僚机构与大多数人的现实分离、停滞和空洞的意识形态话语、年轻的机会主义者出任公职、资产阶级化的领导人与广大打工者之间生活水平的不平等及政治上的双重标准,以及反映社会主义事业政治上已经退化的其它典型因素。因此,古巴新的马克思主义左派发现,现实与托洛茨基在《被背叛的革命》中描述的情景非常相似。

今年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的又一个周年纪念日,这一事件预示着所谓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消失和1991年12月25日苏联的最终解体。30年前,苏联工人阶级不知道如何捍卫自己的权利,不知道如何引导官僚机构的垮台走向新的革命进程,不知道如何推进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1989年11月9日,数百名年轻人越过柏林墙,并不是为了把革命的红旗和推翻资本主义的行动带给他们在西边的德国同胞。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追求一个资产阶级社会,在那里他们得到高消费的承诺。在掠夺性金融政策的代价下──希腊似乎是最严重的案例──德国是世界上主要的经济大国之一;但倘若古巴政府倒台,古巴将倒向一个不发达的资本主义体系,与第三世界最严重落后的经济体相对应。古巴政府的倒台只会导致一个反共政权上台,其经济政策是新自由主义的,并屈从美国的政治利益。由﹝右派反对派﹞组成的民主过渡委员会(Council for the Democratic Transition in Cuba (CTDC))为未来的社会主义古巴提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计划,只能说明这个加勒比岛国在资本主义政权下的命运。

在日益恶化的政治危机中,古巴的批判左派有迫切的责任采取行动,或者至少要提高意识。每个年轻的社会主义者都必须在他们的活动范围内扩大他们的想法。向他们的同学和工作伙伴说明,古巴政府所犯的错误并不是社会主义事业的内在因素,另一种社会主义是可能的,从而阻止政治冷漠的扩大,政治冷漠只会助长反革命。

托洛茨基不是马克思的先知。把他看成是马克思的先知,就是在摧毁他。托洛茨基是理解并应用于分析当前古巴政治危机的一个决定性的马克思主义工具。吸收了他的思想的古巴年轻人与那些代表官僚机构或宣称阶级调和的社会主义的人,两者在政治清醒方面的差异明显可见。古巴马克思主义新左派的政治清醒表现在,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是一个解放性的事业,只有建立在自由中才是可行的;但这自由和民主是由工人阶级建立和领导的。认为经济和政治权力可以在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平等分享的天真想法,年轻的古巴社会主义左派已经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排斥了这种想法。

这就可以更好地解释古巴新的马克思主义左派对右派反对派号召于11月15日示威的立场:它捍卫决定在这一天上街游行的人的示威权利,但同时又拒绝参与他们的游行,因为马克思主义左派明白,与民主过渡委员会等新自由主义组织的代表共享空间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这就是托洛茨基的联合阵线(united front)和斯大林的人民阵线(popular fronts)之间的巨大区别。前者将进步力量联合在一起,而在后者,共产党人甚至可以与﹝古巴前独裁者﹞富尔根西奥‧巴蒂斯塔将军(General Fulgencio Batista)等人结盟。

古巴政府已经宣布11月15日的示威是非法的。它从官方媒体上警告说,参加示威的人将受到法律惩罚,然而有时一些法律决定并没有带来必要的政治正当性。尽管11月15日的示威活动几乎没有得到民众的支持,但它们确实具有重要的政治分量。因此,镇压他们将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是对和平示威权利的侵犯。马克思主义批判左派确实不应该参加11月15日的游行,但如果他们把自己定位在支持镇压游行上,就会犯与民主过渡委员会一起游行的同样错误。这是斯大林路线与托洛茨基的政治倡议之间的另一个巨大分别:前者将镇压作为其政治方案的中轴,而托洛茨基的社会主义是以自由为基础的。

在古巴所处的这个关键性时刻,让我们保持政治上清醒和激进,成为并做到两个、三个乃至更多的托洛茨基。

2021年11月9日

原载古巴“共产主义者”(Communistas)博客。原文是西班牙语,译者根据作者提供的英译本转译。原文链接:

https://www.comunistascuba.org/2021/11/trotski-y-la-crisis-politica-cubana.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