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erngun

a practial dissident

“起底”——反送中抗争运动中的隐蔽战线

發布於

“起底”——反送中抗争运动中的隐蔽战线

除了集会游行、街头冲突、众筹国际报刊头版、连侬墙、抢购老婆饼、罢工、灯光艺术秀之外,“起底”也是香港反送中示威者采取的的抗争手段之一。香港语境中的“起底”等同于大陆的“人肉搜索”、推特简中圈常用的“出道”,具体表现为在网络平台公开他人的户籍信息、社交网络帐号等个人资料。

自 6 月以来已有数百名港警,特首林郑月娥、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等港府高官以及涉嫌勾结元朗乡黑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个人资料被起底。除了成批次的起底外,还存在着个案式起底的运作模式。笔者所知的以个案式起底为主业的 Telegram 频道有“老豆搵仔”和“阿囝搵老豆老母”,前者负责起底在街头滥施暴力及在 FB 等网络平台恐吓辱骂示威者的香港警察,后者负责起底撕毁连侬墙贴纸、暴力袭击示威者或者在网络平台发表仇恨言论的蓝丝人士,发布的起底信息一般为展示当事人恶行的照片,当事人的姓名、职业、电话号码、地址、身分证、Email、年龄、伴侣、仔女、父母、其他亲戚、学校、Facebook、Instagram、行径等信息以及当事人在起底频道的编号。

除了香港本土团体外,大陆背景的出道团体也参与了香港反送中运动。后者主要由大陆人和大陆出身的海外华人组成,他们称自己为“正义人士”或“高雅人士”,依托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等网站及 Twitter、Telegram 等平台活动,致力于“出道”受中共愚民政策毒害而“大脑降级”、在墙内外社交网站发表仇恨言论(“黑屁”)以至引起公愤的大陆五毛、粉蛆群体,以及网警、国保等中共反动政权的走狗。

2019 年 7 月 23 日,大陆民间网军“帝吧集团军”扬言出征香港 FB 和连登论坛,意即用简体中文和中国特色表情包刷屏洗版,不料行动开始前即被正义人士起底所有个人信息,部分参与者的宗教信仰被改为“伊斯兰教”,并被报名参军艰苦部队、全家填写器官捐献卡等,事件经传媒报导后沦为海内外笑柄。在挫败今次帝吧出征前后,红岸基金会等出道团体与香港反送中起底团体之间形成了合作联动,红岸基金会的 Telegram 频道转发了老豆搵仔频道和连登论坛的信息,表达了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声援,阿囝搵老豆老母频道的置顶信息则明确了其与老豆搵仔、粉蛆展览馆之间的分工。


“起底”是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网络暴力手段,与现实空间中示威者采取的掂砖、堵路、火烧纸皮行为在性质上并无不同。对于墙外网络空间和当下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兴起的起底现象,我们不宜逢“暴”必反,将私人暴力一竿子打死,而应在结构性不公义的政治体制与中国大陆极权社会/香港准极权社会的大环境下审视其合理性。

香港自回归以来尚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化改革,是次林郑月娥强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更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使香港畸形半民主政体的弊病彻底暴露,在误打误撞中将香港推向了更深次的宪政危机。现行制度下,立法会功能组别为中共以经济利益操纵议员提供了便利,使立法会事实上丧失了普遍代表性;特首由利益集团把持的小圈子提名,权力实际上由中央授予,自不可能对香港市民负责。反送中运动兴起的肇因在于特首林郑月娥一再无视各界人士的反对,授意警队暴力打压示威者,妄图凭借建制派把持的立法会强行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612 立法会冲突和 616 二百万 + 1 人大游行后,林郑对于民间提出的全面撤回送中恶法、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内的五大诉求充耳不闻,对五位反送中示威者因绝望轻生的惨剧熟视无睹,仍以暂缓、“寿终正寝”的谎言愚弄民众,无非是以其无耻与冷血昭告香港民众:和解之路已死,非根本性制度变革无以救香港。

政府率先破坏了民主与法治,当政府再用原本作为人民意志产物的法律当作束缚人民意志表达的枷锁时,其管治的合法性便已荡然无存;当人民在宪政危机中以主权者的身份主张行使其制宪权时,旧有法律便已丧失了评价人民行为合法与否的资格。港府在修例事件中逆主流民意而动,意图摧毁“一国两制”下的司法防火墙,政府问责制“寿终正寝”,显然违背了其应对公民承担的宪法义务,使得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表达的民意以公民抗命的形式喷涌。抗争者确有在不反对通知书载明的时间、路线外集会游行而构成“非法集结”,但这并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港警对此应尽必要的容忍义务,不应主动驱散而与民众发生暴力冲突,政府也应以特赦、政改等政治手段解决政治问题,修补社会撕裂,否则就要对宪政危机的爆发及其严重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6 月以来,香港警察每每对和平示威进行不必要的清场,在清场时对示威者不成比例地使用警棍、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海绵弹等武力,违法不佩戴号牌和委任证使市民无法投诉,包庇亲建制人士对示威者的武力袭击,对黑社会的无差别恐袭听之任之……其种种恶劣行径已经完全摧毁了警队的政治中立与公信力。对于黑警这部拥有现代化装备的兽性机器,示威者实难与之正面抗衡,亦无法依现行制度伸张正义;对于被黑警所包庇的违法施暴的蓝丝,示威者无法循正常渠道将其绳之以法,作为不对称私权救济的“起底”便在此时登场了。


作为被起底的后果,被起底者可能会收到骚扰电话和邮件轰炸,被街坊敌视辱骂,并可能陷入恐惧。暴政下的平民对等地剥夺施暴者免于恐惧的自由,不可谓不正当。起底在一定程度上能起到惩戒、规训与震慑的作用,促使被起底者及其同阵营者约束自身行为。

起底的作用是较为有限的,至少对于林郑月娥等一众港府高官的威慑力甚为有限;就大陆的情况来看,“纸鸢尊师”被出道后依旧在推特上黑屁不断,正义人士除了选择性无视或者拿他当乐子外,似乎难以进一步对其实施惩戒。另一方面,如起底资料的受众规模有限,起底的威慑力也会打上折扣。

起底作为私人暴力,在施暴者实行何种行为、发表何种言论才达到起底标准这点上无法可依,全凭自由裁量。民间正义人士似乎可以考虑发展自己的判例制度,以供后续案例中比照参考、发展完善,也使个人行为更具可预期性。起底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后果,如将个人隐私上传至区块链,就这点而言反而不利于实现规训的作用,对此笔者建议尝试建立起具有正向激励性的被遗忘权机制,如果施暴者赔礼道歉并在一定时间内未实施新的恶行,应当考虑删除他/她的个人资料。

起底是站在专制政权对立面一方的专利,因为专制政权拥趸收集政敌的个人信息后不会止步于网络维度的道德批判与言语羞辱,而往往伴随着向当局举报。随着无所不至的网络审查和意识形态狼奶的灌输,文革思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中国大陆死灰复燃,“举报文化”正在墙后一代中间大行其道。举报的本质是暴政的拥护者与当局的文化专制政策沆瀣一气,凭借后者掌握的国家机器对反对派实行政治迫害,因而能造成起底严重得多的损害。因此对举报者阵营的个人进行起底符合对等原则,其尚且无法达到均势,充其量是催泪弹级别的“低杀伤力武器”,并无忧虑暴力过度之虞。

就大陆的五毛、粉蛆而言,他们的观念扭曲且已定型,即便翻墙后接触新信息后依旧忠君爱党之心不改。如果他们否认某一事件客观存在,认为天安门大屠杀、新疆再教育营等泯灭人性的镇压手段正当合理,或者对他人进行无理谩骂,那么与他们对话是毫无必要的——他们的观念不可能在朝夕间被扭转矫正,如果是在墙内平台上,你还要承受被举报的风险。粉蛆虽然也是极权体制的受害者,但他们不自觉地成为了加害者,化身成了移动的“再教育集中营”,就必然要为自己污染“清朗网络空间”的恶劣言论付出代价。


本文并非呼吁所有同情反送中运动的人士都支持“起底”行为,只是希望读者能在有更多了解的基础上尝试着理解,就如尝试理解七一冲击立法会一样。无论你是否支持起底行为,持何种政治立场,你都应掌握一定的网络安全与社会工程学常识,尽可能在被丛林法则支配的网络空间保护自己的隐私;另外也请不要在实名制网络平台发表可能引起争议乃至引发攻击的言论,除非你认为自己能承受被起底或被举报的后果。我认为自己对反送中的抗争形式并无发言权,唯有尊重现场的判断。至于港共政权与其黑警走狗犯下的累累罪行,应留待“光复香港”(香港核心价值恢复)、“时代革命”(民主政制革新)后加以清算。


愿自由民主之光早日照临香港


附:

孝子孝女們,如果老豆老母失左蹤,或者係街到見到佢地發狂😰😰,歡迎聯絡我地:
@bbbbjjjyyyydd
@reportinjusticehk
@mollymollie
報料前請睇:https://t.me/JaiFinddadmum/3234
搵囝囝(警察),去呢度:https://t.me/Dadfindboy
搵中國五毛,去呢度:https://t.me/iamchinese2
唔好去錯地方啦

https://t.me/JaiFinddadmum/3235


參見:
Telegram Channel “黑警个人资料”《2019s1女優排行榜.pdf》
https://t.me/Hkpopodoggy/5

與政府官員交流意見平台:https://doxbin.org/upload/Whyaretheyhere
blockchained: https://etherscan.io/tx/0x49673519c37709741e8019217ce1890a1a6e6ea23889d7a8c85ce28d41839c

HK01 |【逃犯條例】疑似警員資料永久存於區塊鏈 私隱公署:侵犯性更高(2019-07-17)

HK01 |【逃犯條例】護士發仇警論遭工會公開「篤灰」 被轟做法似追數(2019-07-24)

unwire.hk | 中國網軍揚言到香港 FB 踩場 反被起底「所有」個人私隱(2019-07-23)

中国数字时代 | 【立此存照】爱国有罪 “民间爱国”遭遇重大挫折(2019-07-22)

老豆搵仔:https://t.me/Dadfindboy
阿囝搵老豆老母:https://t.me/JaiFinddadmum
紅岸基金會:https://zhina.red
支納維基:https://www.zhina.wiki
红岸基金会 Telegram 频道:粉蛆展覽館(習吃屎暴斃,中港家庭團聚)https://t.me/iamchinese2

注意事项: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网站已經成為中共網安的眼中釘,在此提醒中國大陸網民使用 Tor 瀏覽器訪問上述網站,切勿暴露真實公網 IP。

反送中運動相关 Telegram 頻道集合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