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actial dissident

究竟谁才被洗脑了?

究竟谁才被洗脑了?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的作者 @祝东风 在文中提到男孩回复她“你也小心不要被某些境外势力洗脑了”。在我看来,“被境外势力洗脑”这种论断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洗脑的判断标准

粉红认为异见者被境外势力“洗脑”了,异见者认为粉红被中共洗脑了,那么究竟什么是洗脑,什么不是洗脑,谁才被洗脑了呢?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应当先明确“洗脑”的定义,建立“洗脑”的判断标准。

维基百科词条对洗脑的定义是“透过系统性方法有意图地向别人灌输思想来使之符合操纵者意愿的一连串的手法与过程”,窃以为其在全面性、准确性上值得商榷——“洗脑”是贬义词而非中性词,其本身已经包含了价值立场,即被灌输的思想与操纵者的意愿不具有正当性。

笔者尝试建立了洗脑的判断标准——构成洗脑至少应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之一:
1、受众不能自由地获取信息
2、传播的信息及其动机不具正当性

多元并存 vs 单一灌输

生活在自由开放社会,以及生活在极权社会但有能力和意愿访问被封锁的境外网站的个人可以不受限制地接触多元信息。在这一前提下,对于他们自主形成的价值判断与立场,我们应当予以尊重,不能轻易地给他们扣上“被某某洗脑”的帽子。前者可能主要将西方媒体作为消息来源,但并不意味着他们被剥夺了访问人民日报海外版或者 CGTN 的自由。陈嘉映在《现代社会中,洗脑还有作用吗? 》中写道:“反复的宣传哈耶克并不构成洗脑,只有除了哈耶克之外什么都不允许读,那才叫洗脑。”这里的“哈耶克”也可以替换成“马克思”、“习近平”或其他。即便是在政治极化加深的美国,我们也不能说支持民主党、支持桑德斯就是被左媒“洗脑”了,毕竟美国民主党不是中国共产党,桑德斯不是美国网信办主任,并不存在“一言堂”,你仍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

反过来看中国大陆的情况,中共的单一意识形态灌输贯穿于民众的教育与网络生活始终,后者从无倾听不同声音和自主选择的余地。进入信息时代以来,中共当局借助高科技手段打出了一套信息封锁、网络审查与舆论污染的组合拳,使自己的愚民政策与时俱进。具体言之,当局对外通过 GFW 封锁境外媒体网站,对内以删帖、封号、公安约谈乃至“文字狱”等手段抹杀微博、微信、知乎等社会网络和自媒体上的任何反对意见,通过自己掌控的纸媒、平媒和网媒传播失实报道,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并对扭曲事实、混淆视听的自媒体选择性放任。在你从小到大接受单一的思想灌输、在网络空间只能听到单一的声音(以及很快消失的零星反对声音)的情况下,如果你认为自己所接触的单一声音就是真理,并将之内化为自己的思想,即意味着你已经完全服膺于中共政权的权威,被成功地被洗脑了。

新闻自由 vs 政治宣传

作为“境外势力”代表的 VOA 固然带有政治倾向,但它仍能全面报道事件,同时阐述美国与别国政府的观点,而非一味铺陈一家之言。新闻的生命力与媒体的公信力来自于客观和真实,如果媒体用造谣抹黑来打击对手,只会使自己遭受唾弃。然而对于被中宣部掌控的大陆传媒和境外红媒而言,立场先行是它们的政治使命,它们选择性报道中国经济成就来树立中共的伟光正形象,对于“法拉利事件”、“巴拿马文件”等负面事件绝口不提,对于政治敏感事件则通过片面报道来得出偏颇的结论。

文化专制政策下,体制外的自媒体为求生存而竞相向官媒靠拢,呈现劣币淘汰良币之象。大陆自媒体的《港独暴徒钳断香港警察手指,这是CIA惯用手段》即是一例,从标题来看,“港独”失实,反送中示威者从未提出过“香港独立”,“钳断”失实,实际情况是警察对被捕示威者插眼,手指被示威者咬断,“CIA惯用手段”则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从内容来看,其所用鲜血淋漓的断指照片实为台湾新闻旧图,被指为钳子的黑色管状物后来被证实是警棍,皆不足以支撑文章观点。可以说,如果一篇涉及敏感议题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能够长久留存,那么它大概率可以和垃圾划等号了。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成立的前提是你能不受限制地从不同渠道获取信息,且这些信息有真凭实据。红媒的实质是政治宣传而非新闻报道,因而根本不能作为多元信息中的一元。听信它们的谎言谬论、歪说邪理,只会让你与真相渐行渐远。

正当性判断

中共向民众灌输的思想与其动机不具有正当性,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共政权的统治欠缺正当性。中共在内战中通过暴力手段夺取政权,后未经实质性民主选举而自封执政党,建立起了一党专政的极权体制。今日中共政权的统治正当性来自于经济绩效与民众对于制度暴力的恐惧。然而,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与社会试验中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欠下了累累血债,根本经不起历史清算;另一方面,中共特权阶级在改革开放后凭借权力攫取红利,要求维持不公义的权力市场经济与维稳体制以维护既得利益,是以中共在根本上排斥民主宪政改革,抗拒建立现代化的社会运行机制。极权主义的特征是统治者对社会事无巨细的控制,其中就包括对民众思想的控制。洗脑作为控制思想的重要手段,以爱国主义等名义实施愚民教育、信息封锁、网络审查、舆论污染,意图消灭个人独立思考能力与反抗意志,从而达到“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目的。

洗脑的动机之所以可恶,是因为它奴化国民,维护特权,践踏个人尊严。每个人都应有有尊严地生存的权利,都应享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与匮乏的自由。如果仅仅是满足国民的温饱而将他们当工具役使、让他们像猪狗一样生存,这称不上保障基本人权。被中共污名化的现代文明普适价值之所以普适,在于其根植于人性中的共性,符合人类历史进步之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如果下次再有粉红说你被境外势力洗脑时,就这样回应他/她/它:
“我不是,我没有,你才被洗脑了。”
再或者,

“你搞清楚,我就是境外势力。”

最后祝所有清醒者都有免于 mindfuck 的自由。


参见:
合传媒 | 陈嘉映:现代社会中,洗脑还有作用吗?(2019-07-30)

Twitter 你国你民(@yourcountry64):
“你在国外要小心点,不要被境外势力洗脑了。”
“你搞清楚,我就是境外势力。”

https://twitter.com/yourcountry64/status/1159974879740997632?s=12

2 篇關聯作品
網路審查15
8
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