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Lee

喜歡聽故事,學習每天複雜簡單化。 Medium:https://medium.com/the-color-of-the-eyes

續 · 夢

(edited)

夢裏,走不出絕望輪迴。

人在,家在。去了,仿如氣球失去牽引,失重四散。

空間是如此寧靜,獨剩維生機器的殘存作響。
一陣哭聲、眼淚、不捨,就這樣,世界從此少了,她的父親。

父親的離世有如命運分支,告別以往的天真任性。經歷喪夫之痛的母親自此寄情賭博,而隨著長子反叛,幼子年幼患病,更把母親的壓力推至臨界點。記得有次女兒的測驗成績稍退,母親一看見考卷上的分數便大聲喝罵,斥責女兒不懂事不體諒,隨之手持地拖一棍一棍的打下。看著失控的母親,女兒很快便意識到,這根本是純粹的情緒宣洩。地拖棍最後捱不住折斷了,但她沒帶一點恨,因為,經歷喪夫之痛的人是應該被體諒的。

當一切已改變,她,還是努力想挽回。


其實早在父親逝世前,母親曾因長期照顧患病的父親而一時心灰意冷,走上自殺邊緣。那次是女兒親手把母親拉回。那畫面一直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難以釋懷。

年月過去,沉迷賭博的母親留在家中的時間愈來愈少,晚飯前後有如子女三人的自由放縱時間,可以放肆玩電動,觀看電視深夜播放的恐怖片。這都是同齡小孩無法享受的自由,然而,自由的代價卻令雙方愈走愈遠,彼此背離。

不經覺間長子正式踏入反叛期,錯過陪伴子女成長的母親完全無力處理,欠缺溝通與高壓手段更將母子關係推至死角。爭吵不斷,字字帶刺,終令母親的情緒走向負面,常常獨坐發呆,自言自言,默默流淚,經常把自殺和想死的字句掛在口邊。而女兒可以做的只有陪伴和安慰,每晚獨自裝睡,守候動靜,等待母親熟睡以後才敢入眠。

即使支離破碎,她,仍然憧憬那幅幸福拼圖。

度過兒童、少年、成人階段,歲月成長並未帶來曙光。情緒抑鬱;嗜酒欠債;輟學隱宅。多一分努力,步步向前,終點卻愈來愈遠。緩緩往上爬,快到達頂峰時卻再墮深淵。

望不了歸家的路途,離家很遠。
累了,倦了。

我想死,橫豎做人也沒有意思。
去吧,你去,我也跟著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区活动:我做过的特殊的梦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