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金云

来瞎聊聊

七月五日有感

發布於


我来到北境,朝南岸走

穿越一道交媾而持续海陆分离的

一道不可被望见,不可被想象,不可被弱化的永恒的墙

一种满足和盲目

一种歌颂和享受

一种唾弃和坚信

攀着一根紫色的绳,在平流层和星辰中上下游走

沉默

甘露滴落在大地上

灼烧了夸父的油脂

没有手杖,没有长长的蜿蜒的灵活的舌头

自由,甜蜜的土耳其快乐糖

荒芜的计划B和Z

南行的温风在气压差间流动



(不想写了,下次继续)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