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9 articlesIn total 29797 words

静默与烟

不金云

偷跑出门两晚 巡查捕获两次 只相隔五十米 第三个无烟日 高贵的线香既已不能成为替代品 记忆和情绪就会上门来讨债 情感在想象的城市街道出了车祸 车轱辘滚落一地 我不该在生产线上对着潮湿的空气怦然心动 这个灵魂与工业的双重罪人 到底是谁使我心痛如一头伤心的驴 饭有什么好吃的 弄堂里的...

假如你用诗将生活填满

不金云

假如你用诗将生活填满 那么你呼吸的空气将是凉爽的青色 你会发现游虫在四野里奔跑 用透明的形体 追捕着空的空间和时间 那些你从前惧怕的 在天亮前簌簌坠落的生命之树 褶皱的皮肤和良莠不齐的 一个浪漫的幽灵般的夜晚 并不经时间堆积便骤然出现 你会不经意间发现 身体背着你在歌唱 你发现爱...

假如我是一座忧郁的山

不金云

假如我是一座忧郁的山 清晨像黏湿的细雨落在脸上 无法满足的几滴抓耳挠腮 又像春风的热度随心室一路吹拂 是病了也是生发 能听见山峰在鼓动,丛林在颤抖,地壳在奔流 泉眼张涌,电闪雷鸣劈岩裂地 水杉的妖魔拖延着裙䙓 步伐所至是非颠倒,慢行慢歌狂舞 倾轧我,击倒我,震碎我,把山峰磨平,将...

您有一笔未支付的别离

不金云

有一笔未支付的别离 隔着夏夜明晃晃的玻璃门 我仿佛已经老去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把握不住时间 但我从他人身上看到一种循环 而我们却不认可这种循环 我在思考关于成年 是否处在未来与过去的交错路口 我们能看见一些不应该被预见的消息 我在思考时光的重量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

一个行为艺术家的表演

不金云

她急匆匆地想要插嘴,絮絮叨叨,不屑和厌烦中蕴含着一股力量 你希望那是温柔 可这虚弱又尖锐、倦怠而又繁复的 我时常认为暴力唤起了女性一种极致的美 摇摇晃晃的忧虑在她的身体里舞动 像只饥饿的狼 当她稳固了双脚,抬起狰狞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你的唇 像一座山,雨雾在缓缓展开 她晕染你血管中的...

在你卷曲的发丝下

不金云

在你卷曲的发丝下 午后在喃喃细语 一个老人在地底 叮当敲响崎岖的石板 杨柳拂过心头 将脸一半埋进河水 波涛歌颂着热泪 跟我来 随我们一同远去 不要在辽阔的荒原上停止 莫贪恋草地上浮动的水洼 捣毁落尽冰霜的山丘 留在冬季里 给夏日最温暖的烟火 接上一条不休的轨道 惶惑的人不在夜...

安迪

不金云

谁能掀起死水的波澜?就像河岸边退潮时 附在湿润的轮胎上浅浅的青苔 我听着这闪亮的镜子 终日在清澈的蓝天里絮絮叨叨 而我在十字路口被魔鬼扼住了咽喉 睨视着倾斜的阴霾 哦安迪,我不能够呼吸 我们凌晨三点惊动了警车 安迪,车轮滚得太快 一切都不像是为我们而来 我听见你卷曲的头发 在风中...

2020.1.19日晚

不金云

夜晚的灯刺伤了眼 失去了平衡的杆和度量的称 我在层层叠叠繁复的水中 醒来,快醒来 浓烈的风消失了凄廖的温度 在夹缝和差错中瞥见了 是自然偶然的奇迹 或是人类文明的失误 卷席了这浩瀚的浮云 在闷然飓风间回还躁响 将一切颠倒翻覆 不具好恶的混响隐隐在呼唤 寒冬竟在消逝!

2020.1.12.

不金云

寂静 寂静是海声 你吹动着风中飘浮的彩旗 徜徉着遥远的无声的呼吸 在梦中失了魂魄 跌入了梦中无声的寂寥 寂静 寂静是醒来 一曲惶然不觉的乐声 沉入被解放了的时间 无声、无眠,畅游的海底 失去了 失去了翱翔的双翼 辰光照入空气 唤醒了、唤醒了风的旋转、云的黯动、心的浮游 捕捉永恒的...

Flirting in Space

不金云

夜晚荡漾的白人爵士 脚步声试探的木地板, 在凌晨的昏惑中偶然响起 是否了解二月的郁金香节?隐藏着一个勾人的政治笑话 两张牌桌上的节日赌局, 邀请的人向你展开双臂 你摆一摆手想要观战两局 游戏的人早已把你忘记 孩童和狗互相咬噬, 争抢一张墨色的饼 列队等待的人们, 翻身跃上第根号...

2020.12.4.

不金云

《暗恋》 我梦见我变成一阵风,来到你的房子 暮影斑驳,褐色的光如摇曳的水 我未曾知晓你心灵的美 如今随着光抚过地板上画着的浅浅的老树的截面 窗台上摆着你四处旅行的痕迹 一些照片,物品,微微转动的风铃 床前有几把未完成的椅子 一些手制品仿如一条卧龙 我未曾知晓你创造的时间 你佝偻的...

我搬了新家

不金云

我搬了新家 家门前有两个充满了诗意的东西 一扇永远也打不开的玻璃门 一艘停靠在沙滩上不会入水的大船 船上的女人没有头 头顶着一个纸灯笼 想起了被遗忘的假装熟睡的母亲 还有两件有诗意的事情 比如嘴边一支不能抽的香烟 比如一个约定好了却不能相见的爱人 想和你化为两朵浪涛 把岸边的船只撞得哐哐直响 2020.9.17.

七月五日续

不金云

我来到北境,朝南岸走 穿越一道交媾而持续海陆分离的 一道不可被望见,不可被想象,不可被弱化的永恒的墙 一种满足和盲目 一种歌颂和享受 一种唾弃和坚信 攀着一根紫色的绳,在平流层和星辰中上下游走 沉默 甘露滴落在大地上 灼烧了夸父的油脂 没有手杖,没有长长的蜿蜒的灵活的舌头 自由...

七月五日有感

不金云

我来到北境,朝南岸走 穿越一道交媾而持续海陆分离的 一道不可被望见,不可被想象,不可被弱化的永恒的墙 一种满足和盲目 一种歌颂和享受 一种唾弃和坚信 攀着一根紫色的绳,在平流层和星辰中上下游走 沉默 甘露滴落在大地上 灼烧了夸父的油脂 没有手杖,没有长长的蜿蜒的灵活的舌头 自由...

中国话剧史笔记

不金云

最近在做相关的研究,写了不少笔记。感觉这些东西只有自己留着实在是太可惜,所以分享在这里,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最早的话剧演出:(19世纪末-20世纪初) -教堂的圣剧表演:“形象艺术教学”,学生演剧发源地;最早:1818马六甲英华书院(英,后迁至香港);1899上海圣约翰书院(美...

读书笔记:大流行病在中国

不金云

关于中国政府如何回应和处理Covid-19的问题一直以来争议很大,有很多批判也有很多赞扬。最近在写论文的时候有本书讲了与之相关的内容,觉得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对比着来看今天我们所体验到的各种不同的现实,有很多神奇的事发生了,很多思考都不仅仅停留在是否或是非。

从伦敦到中国途中的琐事记载

不金云

这篇日记记录的事情主要发生在2020年3月21日(伦敦时间)的中午到2020年3月24日(中国时间)的中午。要说的事情太多,我尽量简洁地记录下来。2020.3.21. 这一天阳光普照。因为大部分地铁停运,我一早起来在Minicabit上定了出租去机场,因为Minicabit便宜。

爱是折射光

不金云

爱是什么?爱是一种负担,爱是一种功利 你永远也不要去探询此中真意 有重要的事情我会联络你的 父亲的车尾在街角停留了片刻 母亲说,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念我 我希望一直把你放在我的肚子里 装在我的口袋里,锁在我的房间里 但是我不敢打扰你 母亲期盼的眼光炯炯有神 我逃避的手脚东躲西藏...

2020.3.13

不金云

倦怠是全球性病毒 他想让他开口说话,谈笑使我窒息 他没好气地说 我渴求白日像在喝毒酒 偶尔睁开眼睛,青草让我痛哭 你可以送我一根绳子 在我一百万次的死亡里做一点小贡献 可是谁又能给谁送去一件雨衣 现在我想彻底死亡,给我一颗小樱桃 他放下了酒杯 让我们专心在表演上 用这枚仅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