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腔風流

有人把人生唱成了一首歌,我把我的人生硬是開成了一間鐵館。

漸癒

發布於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從去年三四月碩士論文進入最後階段開始,就停止了一直以來的運動鍛煉,壓力也直直上升,七月底畢業前上網做了壓力指數測試,結果顯示我需要立即尋求專業的門診協助,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那段時間可以度過是一件恐怖又不可思議的事情。

以為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到年底,八九月卻參加了一個周末要北高兩地跑的課程,同時九月初公司調我到台南分公司支援,宿舍環境不好,在高雄嬌生慣養的自己一下子就因為睡不好又無法放鬆的環境而開始周身病痛,九月底課程結束也回到了高雄,卻接連一個月都因為虛弱的身體飽受折磨,一直休息到十一月中後略見好轉。

然後此時我卻又被調到了台中,預估為期一個月。

在我察覺自己不滿的感受之前,身邊的人卻比我早一步發難,所以也只能顧著安撫他們的情緒,而且沒甚麼準備時間,收到消息的隔周我就要馬上出發,當時幾個周末我得還在高雄身兼導師,沒甚麼喘息的空間,一開始我還安慰自己和旁人:接下來沒有當學生準備考試的壓力,應該情況會比台南那個月好很多的。

但我話說得太滿了壓力比較輕是真的,宿舍環境比台南好也是真的,但是身體還沒有復原到一個水平卻也是真的。到台中的第一晚就沒有睡好,即便帶了自己的枕頭,但是過硬的床墊跟陌生的環境還是讓我一個晚上醒來十幾次翻身,第二天開始就一直有反胃噁心的狀況,甚至一度讓我想到當月底要出發的員工旅遊就鬱悶。

員工旅遊回程那一天,和主管開誠佈公地談了一會兒,很幸運的,過兩三天後便把我調回總公司,僅在公司附近的據點進行支援,也因此這兩個月獲得較完整的休息,不僅去了醫院開始進行偏頭痛治療,一個月前也開始可以慢慢恢復以往的訓練,儘管訓練過程中身體外在還沒有出現甚麼變化,但是對於病痛的承受力卻是有悄悄的提升了。

在台南的那段時間,被不只一位醫生說我開始有瀕臨高血壓的症狀,很容易生病,精神也總是很差,大腦運行的速度也變慢,影響到正常生活與工作,重新拾起訓練後,精神和睡眠都逐漸好轉,也學習深呼吸等等讓自己心情平靜,放慢腳步、減緩焦躁。

總之今年的首要目標就是調整身體到盡可能地接近自己理想的狀態,為了更強大的自己,加油!

年底記得回來看看這篇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