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腔風流

有人把人生唱成了一首歌,我把我的人生硬是開成了一間鐵館。

我想開一間鐵館

發布於

我一直以為我會用咖啡館、漫畫館、甚至是酒館來做重新寫作的主題,前兩者伴隨了我至今三分之二的人生,後者則是我的一種嚮往─我這個無法喝酒的人嚮往的世界,結果我甚至沒有在網路世界實現這種嚮往。

從小學開始上作文班,大學開始陸陸續續在好幾個平台上寫作過,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為賦新辭強說愁,無名小站,想告訴這個世界我是誰,痞客邦一二三,記錄我的青春,平衡我失常的婚姻,撫平離婚的破碎,然而在每一個階段的任務結束後,這一個個的部落格也隨著記憶不知流浪到了哪裡。

好友說,覺得我不可思議,花了這麼多心血寫的平台,說停就停了,放了就放了,連一篇文章都沒有備份下來。

我想,因為他們任務結束了,就算從此流浪在網路世界,也不打緊。

曾經在心裡走過的都會留下痕跡。

前幾年回家鄉後生活過的太過奮力充實,反倒失去了寫作的閒情逸致與靈感,也沒有甚麼愁緒非得藉由書寫來抒發,而從離婚後的破碎重建自我後,也沒有了年輕時需要向這個世界訴說我是誰的迫切渴望,也踏入了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心境。

鐵館,維基百科這麼說「鐵館是於香港的舊式小型健身中心的俗稱。」

那我想我的餘生就是持續不斷地鍛鍊以及突破我自己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