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aine

游走理智與情感的邊緣。

統一即偉大?

記得早在有中史這一科之前的小學時期,已經聽說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故事,那時候,對這個皇帝的認識僅有皮毛。到了後來,在中史課本上讀他的事蹟,從統一六國,到統一文字、度量衡等,再到他的諸種暴政,焚書坑儒云云,都是人所共知的。很多時候,故事說到這裡,都會讓學生思考,如此偉大卻又殘暴的君主,後人應以何種態度視之。標準答案,不外乎統一固然偉大,但是用兇殘手段就不對,諸如此類。但是來到這裡,不禁疑惑,統一所有,為何是「固然偉大」?


秦國統一六國的手段高明,或者至少有效,這是毋庸置疑的;統一生活文化等,從其難度來看,亦可算是費心。然而高明、費心,為何就是偉大?一個殺人犯,費心籌謀一場高明的殺人計畫,又算不算得上是偉大?


這個例子也許會讓人側目,但是不妨想想,同樣在中史書上出現的元朝與清朝。前者的故事多半啟於宋朝滅亡,蒙古人入侵了中原之類的說辭。可是然而在元人的歷史書裡,難道不該寫成「我大元統一中原」嗎?入侵此類字眼,恐怕至少是在元滅亡、明立國之後才出現在正式史書之中。同樣地,秦統一六國,在齊楚燕韓趙魏人眼中,難道又不是入侵嗎?被秦統一文化,難道又不是六國各自文化的滅亡嗎?


這裡的問題,或者可歸類為「歷史由勝利者所著」的例子中,可是從秦至今經歷近二千年的歲月,為何我們仍然把「統一等如偉大」的想法刻在史學之中?這是因為,歷史不僅僅是由勝利者所編寫的傳記,更是當權者把持政權的重要工具。


以古鑒今,了解自身及自身民族存在的本源,是史學存在的作用,因此,在理解歷史的同時,人亦會將古人之行為投放到現代,並比較兩者。很多時候,古人作為因為文化及技術之差異,並未能直接與現代人相比,所以很多流傳至今的,主要都是意識形態,統一思想就是其中之一。


試想想,如果歷史狠批秦入侵六國,破壞各國本土文化,把它們硬生生扭成秦國體制,此後的隋、宋、所有曾經將分裂的中原統合起來的朝代,全被冠上一個毀滅本土文化的罪名,如今閱讀這些歷史的民眾對於自身國家會有什麼看法?大至每一個省市、小至每一道街巷,都總有一些獨有的文化味道,而在國家成為一體的時候,這些小道的微型文化總會需要妥協讓步。然而在統一不再是硬道理的時候,妥協也自然失去了其必要。小型文化層面上之不從,固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當這種反抗意識、更甚是獨立意識延伸到更大的範圍,便會容易威脅到政府的權力。


這一點,在歐美政制相對開放的國家也許不成什麼問題,但是對於嚴格監控人民生活行為的中國政府而言,卻是極為實質的憂慮。從兩種國家存在的本質來看,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雖然稱為合眾國,但是她的存在,依靠的是獨立戰爭,至今美國人仍然慶祝其獨立日;而中國,至少在共產黨的管治之下,都是靠統合成立的。這樣的政府,自然是害怕合久必分,以致連生活文化、思想這些本屬私人的選擇,都要由國家去決定。當人民連私下在互聯網批評或是質疑政府的行為都不被允許的時候,試問省份各取文化以至意識形態這種大逆不道之事,又如何為中央所接受?


因此,統一即偉大的訊息,必須滲入人民的意識形態之中,而歷史教育,就理所當然地成為了主要渠道。


歷史潛移默化的影響,在被冠上入侵中原罪名的蒙古及滿洲二族,亦可見一斑。在歷史故事中,蒙古人趁火打劫,在南宋積弱之際入主中原,欺壓漢人;滿洲入侵中原,放清兵入關的吳三桂,直至現今仍被罵作漢奸。兩個由外族統治,攻擊、打壓漢人的朝代,卻仍然被安穩地納入中國歷史的時序之中。更甚的是,滿洲人帶著口音講的漢語,竟在如今變成了全國通行的普通話。現今主流所宣稱的華夏子孫,在這兩個朝代存在之時,根本猶如亡國子民,為何時至現在,這些朝代竟又成為了「中國歷史」的光輝一頁?由此可見,統一就是大道理,當中即使存在打壓、逼害,也絕不為過。而且,地區文化需要統一,時間歷史也需要統一,曾經被入侵、被中斷的歷史是不完整的,既然無法抹去這些過去,何妨厚臉皮一點,在上面蓋章,據為己有?既然華夏子民仍然存在,何妨做一次free rider,將這些被統治的歷史,看成是自己有份創造的歷史?諷刺的是,在這個方面,中央政府可是非常需要「中原民族」這種大規模的身份認同,否則光是統一漢人,新韁這些「少數」民族要怎麼辦?


事實亦同時證明,這種歷史在教化人民歸順的方面,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在近年的討論中,「自古以來」成為了捍衛某地方主權的最大論據,這種說法,同樣被利用在好幾代祖先以前,就已經移民海外的華人。他們全被叫成「中國人」、「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而且提出這論點的一方,總是說得理直氣壯,彷彿因為歷史是這樣,現在也就必須這樣。那如此一來,人類恐怕還是得全都歸入非洲的版圖了。換個角度看,其實除了「自古以來」之外,每一個國家,都沒有永遠統一的理由。政權更替本是常事,即使沒有戰爭革命,政治和文化也同樣會隨時間變化,唯有死守古代君主制思想,憂慮權力無法千秋萬代的政權,才會如此害怕改變,容不下異己,容不下獨立思想。


統一不是「固然」偉大,但也並非只有邪惡。人類從來都不是離群索居的生物,文明社會都是全靠群居生活建立起來的。生活某程度上的統一當然會帶來方便,尤其在全球化急速發展的現代社會,統一的公制單位,統一的語言,有助增進文化交流。但是,當統一意識被濫用,成為打壓本土文化、同化地方特色的爪牙,人民作為一個有自主意識的個體,必須注意到它帶來的影響,而非一味擁抱這種被植入思想中的所謂硬道理。這不僅僅是種政治態度,更是人生而為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與自主能力天賦,所要為自己及世界所負的責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