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

A normal reader.

急诊众相

写于2016年11月13日

我住的学生公寓宿舍窗户外面就是北四环,永远有车在跑。急诊也是如此,永不停歇。

急诊位于地下一层。分为急诊流水(患者就诊区)、急诊留观(留院观察区)、急诊病房、抢救室。

急诊留观的环境并不好,人多地方小。输液室永远坐满了人,少青中老,不一而足;急诊B超室就在旁边,队伍总是很长,挤满走道;留观室四十多张床,部分床位用帘子隔开,另一些床位则连帘子都没有。这些床位永远有人排队等候进入,比起在输液室坐上一天一夜,有张床总是要好得多,好在大多数并不需要等很久。

01

急诊留观第四天。上午有一位家属来问患者病情,问题集中于“怎么才能住进楼上的病房?随便哪个科都行。这里环境太差了。连阳光都见不到。”上级医生耐心解释,病房收病人的权限在病房手里,病房不收,急诊也没办法。急诊虽然环境差,但该上的治疗都上了,病人病情也见好转。几个回合下来,耗时半小时。上级人高马大,不怒自威,家属悻悻然走了。

下午2点左右,全部病人的医嘱处理完,上级吃饭去了。几个小医生守着医生办公室。凑巧的是,六个全是女生。上午的家属又来了,一众七八个人,两位中年男性进入办公室,其他的在门外。对方冲着管床医生,质问“为什么不能住院?住院到底是什么程序?你给我说明白了!”多方解释无效。

当即打电话给病房,回复没有床位。家属不干。管床医生好心,解释越多,被对方抓住的话柄越多。已经越来越偏离矛盾中心,直接变成“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明白了!”僵持了十几分钟,对方几乎要抓住医生的衣领了。此时,门外的家属开始踹办公室的门,一声比一声重,女性家属开始骂“什么医德,都是狗屁!”拿出手机拍办公室的照片,并威胁要录音。 

年长的护士老师走进办公室,什么话也没说。一会儿五六个保安进来。

局面依旧僵持不下。

上级医生回来了。对方见了领导,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领导说:“住院的问题上午不是才解释过吗?怎么来回问呢?”家属说:“这管床医生态度不好。她说的什么话呢这是。”领导:“她懂什么啊!她懂得比我多那不就是她是我领导了吗?” 

家属再次悻悻然走了。

第二天开始,留观不断接到医院各个部门的电话,总值班、医务处等等。每一个轮岗的上级都被家属揪着不放过,连病房来会诊的医生也被追着问。大家都小心翼翼。 

上级之间聊天,叹气,说:家属的心情也能理解。就想住病房。可是想住院的人多着呢。你说这收病人也是,我们哪管得着人家病房收不收啊。哎,我以后老了退休了,来留观能给我张床不? 

年轻的一位上级答:肯定给您留。留观没床的话,值班室的床给您。

02

一个住院医要负责十个左右的留观病人的医嘱打印(执行上级医生的医嘱)、和家属沟通、请各科会诊等等一切相关的事情。

家属都很着急,“怎么到现在还没开药啊!”“有没有床啊?我们家老人都坐着一天一夜了!”“这个环境太吵了啊!晚上病人根本没法休息啊!”“你们这可是三甲医院啊!三甲医院怎么这样!” 

我管的一个患者需要输血。给血库打电话,答复说同意给400ml。打电话给家属,五分钟就到。我开好相关的单子,给患者女儿签字。她看起来比我大不了两三岁。感觉特别安静,也没有多余的话。拿完处方单子就去缴费。一会儿血库打电话,说给不了400ml的血,只能给200ml。要退费、重开取血单和医嘱。家属就在一边特安静地站着,我开完之后给她,她笑笑之后走了。

傍晚患者便血,家属来找。上级医生去看病人,患者女儿和女婿都在,年轻的小两口,特安静地在给患者整理衣服,在整个嘈杂的留观室里我都能感觉到那不足两平米的空间的静谧。 

看病人的时候,上级问起患者女儿做什么工作。患者女儿答,是手术室的护士,就在本院,两口子都是。上级一时心疼,“怎么也不说一声,给你联系一下病房看看能不能尽快住院。本院的也就这点忙能帮上了。”家属说:“因为在手术室,内科的医生也都不熟悉。不好意思打扰。留观有床就不错了。谢谢您!” 

患者本人也是十分安静,前一天,和小伙伴一起去给他扎血气,因血气分析机器的故障,出不来结果,于是又去扎了一针。(扎血气特别疼,也不好扎。有的家属很理解,安慰我们说,没关系慢慢来别着急。有的家属如狼似虎地盯着你,似乎一针没扎出来就要撕了你的样子。) 

03

夜班。挨个儿给患者测血压。一位患者说:“你看我腿肿的。”我一看,双下肢水肿的挺厉害,布满了红色皮疹。我问,皮疹怎么回事?答是服药之后停药引起的。现在已经好多了。我问,因为什么原因吃药呢?患者答:“因为IGA肾病。七八年了,血尿蛋白尿什么的。这是一个活也活不好,死又死不了的病啊。”说完自己先哈哈哈乐了。

我说:“你看起来很年轻啊。”

她说:“还不到三十呢!”

我想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只能感慨一下:“一个人得什么病真是无法预料啊。”

她看我整理血压计,笑着说:“谢谢你噢!”

04

吃饭时,上级医生和护士们聊天,医闹的新闻此起彼伏,沸沸扬扬。护士姐姐们表示,这工作太没有安全感。上级聊了聊在万恶的美帝国学习期间的见闻,提到一次醉酒患者言语威胁社工,立马就被现场的医生和安保人员控制住,患者说又没有伤害到人。医生表示,你言语威胁也是伤害。要么自己走回病床,要么我们请你回去。最后是抬回病床,手脚固定。 

我默默吃完饭,回到办公室。

没有安全感啊。真是个问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