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

A normal reader.

读者故事:我的精神疾病,我的生活,和我

發布於

我和我的精神疾病抗争整整13个年头了,从17岁到如今我30岁。现在的我已经结婚并且工作,这是13年前我身边的人不敢想像的。

01.我所理解的我的精神疾病

这类疾病的成因在我看来无非两点:一是家族遗传,二是后天精神刺激所致。家族遗传,顾名思义就是家里长辈有这类疾病。但我自身觉得这类病人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家人的伤害要比第二种要小得多,因为他们出生就是这种情况,自身及家人从认识他时他就是这样。

后天精神刺激就复杂得多了,患者自身及家人承受的打击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试想一下,一个原本风华正茂,前途大好的人突然变成别人眼里的疯子(就是精神病),是多么残忍的事,所有对未来的期望没有了相反年迈的父母还要照顾精神错乱的孩子,每一个精神病人的家庭都是一部血泪史。

后天精神刺激得这种病的还得有个前提,那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弱,否则每个人都会有压力、有不开心的时候,为什么你就得了这种病呢?而心理承受能力太弱的原因多数就是父母的溺爱。父母的溺爱在独生子女的时代使得很多孩子像温室里的花草,被人精心呵护,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所以当他们离开了那个温室后,有一点不愉快的事他们就接受不了,使得独生子女有很多人患上了精神疾病,想想在我们父母的那个年代里,家里兄弟姐妹众多,条件艰苦,没有条件溺爱,那时的精神疾病患病率比现在低的多,症状也没有现在的千奇百怪。

接下来我会详细讲述我从患病、治疗到康复的漫漫之路,希望可以帮到被病魔困扰的家庭。

我就是那个被父母溺爱的孩子。我是17岁时发的病,那是个多么美好的年纪啊!没得病的我是个别人都羡慕的孩子,长相甜美,学习优异,温柔大方,父母手中的宝,老师的得意门生。我就读的中学在镇上,一共四个班级,180多人。总分我没落过前十名,数学是我的强项,每次考试不是年级第一也是前五,父母都争着抢着给我开家长会,因为他们觉得那是种荣耀。

可是命运多舛,当我们都对未来充满着期望的时候,厄运悄然而至,让这个原本快乐的家庭跌入了万丈深渊。我病了!

回想起来,我认为这与我的家庭教育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不敢当我的父母说这种话。我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不争不抢,我父亲从小学习也特别好,尽管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没有继续读书,但头脑很聪明,后来学技术赚钱也不错。我表哥考入了北京理工大学,全国奥数多次第一。

所以,当我小时候表现出学习好的时候,父母就发誓要好好供我念书,早就说过,我念到哪,供到哪。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什么活都不让我干,家务不用做,吃饭时妈妈先问我想吃什么,然后她再按我说的做,我同学说我像到了饭店点菜似的。17岁之前我连袜子都没洗过。到了青春期后,妈妈怕我早恋,经常对我说:孩子,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像哥哥一样有出息,没事别和男生说话,离他们远点,我要是知道你早恋,我们会很伤心的,我们的希望就是你。

02.命运的拐角

那时的我每天的主要事情就是学习,再学习。本以为我会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再读博士,硕士……直到那个令我永生难忘的事件发生了。

那天学校抓做操时吊儿郎当的学生,前天抓男生,那天抓女生,抓到了给班级扣分。当时我后面的好朋友和我开了个玩笑,我就边乐边做操,被教导处主任抓了个正着,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拿话筒喊我的名字让我上台,我都懵了,不知道怎么上去的,然后教导处主任让我当着全校人的面再做一次,还扣了我们A班的分(就是快班),我下台就哭了,老师同学都哄我也没用,回到教室后泪水虽然不往下掉,但是眼泪却在眼圈里打转了一上午,下午我撒慌说肚子疼回家了。

回家后我对妈妈说了这件事,我说:妈妈,我受不了。我妈说:嗨!多大点事儿。第二天回家我又说妈我受不了,我妈还是那句话:多大点事。

也许是父母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不懂得,所以他们没有当回事。可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对他们说过我心里的感受。只是,之后在学校的每天都像是煎熬,而且愈演愈烈。

同学们每次的笑,我都感觉在笑话我。

每次对我说话有一点不温柔,我就觉得他们是因为那件事情而轻视甚至鄙视我。

到后来,他们吐口唾沫,我都觉得是在吐我,我甚至不敢正视同学们的眼睛。甚至有一次在学校出现了幻觉,我看到前排的两个同学在议论我那天的事,边议论还边嘲笑。我痛苦万分,就想找个洞里钻进去。

第二天我死活不去学校了。

不去学校的后果可想而知,因为父母不懂,觉得我不懂事,先是嘟囔我让我去,可我就不去。我也不想就这样放弃我的学业,就对父母说换个学校,换个环境让我忘了那天的事,我再念书。父母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就同意了,我开始了漫漫的转学之路。

03.兜兜转转转学路

最开始转的是我老家的学校,跨省。求爷爷告奶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转到了一所条件不错的县级中学。本身就有了病,再到个新环境,很不适应,晚上还要住校,从来没有离开家的我,睡不着觉,一晚就睡2小时。那时的我脑子里已经没有学习的位置了,每天就想着我丢人了,也不愿意搭理人。(那时距离老师让我上台已经两个多月了)。

有一天晚上我回寝室,走路有点快,因为着急上厕所,撞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女生,没有道歉,半夜她找了几个女的挨个寝室找我,她不知道我叫什么,就找穿着白半袖新来的,我在寝室的一角而且躺下了,她们才没发现我没有找我事。但是我知道是在找我,嘴上对谁都没有说,心里却对学校更加的厌烦,第二天我同桌的女同学问我,说是不是你昨晚上把**给撞了,你知道吗?她到处找你,我就知道是你,咱们年级就你是新转来的,还穿的白半袖,放心吧!我昨晚上和她说了,那是我朋友,就那么点事别再找她了。

表面上事情是解决了,可我再也不想在学校里呆一分钟了,我给爸爸打电话说我要回家,爸爸开始不理解,骂了我,我说要再不领我回家我就从教学楼上跳下去。爸爸妈妈知道我心情不好,大老远的又把我接回家里了。

回家后我预料之中的画面又出现了,父母,亲戚,邻居接二连三的连翻上阵劝我上学,他们像上班似的这波走了来那波,学校的老师知道我转学不成回来后也来了。第一次是班主任和副校长,他们觉得我是块材料或是暖暖我们的心怕学校担责任,班主任握着我的手还给我按摩头部,说你好好上学啊!未来一片光明。还和我约定,明天一定去上学,我嘴上抹不开面子答应了,可第二天还是,誓死不从。

父母绞尽脑汁又给我办转学,转到了我居住地的一所村里的中学,条件虽然不好,但只要我能继续念书,而且还近,方便照顾我,也就这样了。然而我已经病了,不解决根本问题,光着急上学结果还是一样,半天我就跑回家了。第二天妈妈包车把我送去,结果还是一样,半天我又自己跑回家了。

我的班主任看出来我有病了,偷偷给我的父母打电话,让他们领我上精神科看看,开始他们很生班主任老师的气,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女儿那么优秀怎么能突然得了这种病。父母领我四处游走找巫医给我看,说是吓到了冲撞了,周边会看的都看过了,一点用没有,我们还去过辽宁,黑龙江,东北三省都走了。但我却越来越严重,不喜欢与别人说话,不出门。我在家时父母就嘟囔,还要叫车把我送学校,我气的没招了,原本温柔善良的我拿起了菜刀,架在了妈妈的脖子上,说再逼我我就……

妈妈是个性格倔强顽强的人,她说你弄死我吧!但我心里明白,我就想吓吓他们,让他们别再逼我。我没有动妈妈一丝一毫。这时妈妈才醒悟,相信了班主任老师的话,和爸爸商量后领我到了精神病院。

04.和精神病院的邂逅

我走到医院门口后,呆呆的看着医院的牌子好久,心里念着**精神病医院无数遍。即想哭又想笑,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医生诊断结果正如老师所说,精神分裂(后来到北京安定医院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开了几盒药,说让父母观察,坚持服药,如果情况好转,可以休学半年,然后边喝药边上学。

半年的时间对于这个病是远远不够的,虽然表面上强了,而且我从喝药到再开学开始念书还不到4个月。因为我不想回到最初的那所中学,而且大夫也说要多观察,父母把我转到了邻近的一所中学,并在当地租了房子,陪我读书。

刚去读书时母亲会追着班主任老师后面给红包,为了老师对我多加照顾。班主任知道我们的情况没有收。可我根本没好,经常不想读书,加上从小惯坏了,任性,一提到不想读了妈妈就哄我,40岁的她还背着80多斤的我在屋子里转圈,好歹坚持上了一个月学校。回到我们原本居住的家时,邻居都和妈妈说,“哎呀你这可就放心了,孩子总算是去读书了!”可妈妈表面上笑着说是啊!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偷偷躲在墙角里面哭。

事情和预料中的一样,一个月多月后,我又不想读书了。当时发生了一件小事,我喝药眼神发呆,看一个短发女生呆住了一小会儿,她发现了,和别人说我把她当男生喜欢她。到了中午就打车回家了。

从此父母断了让我继续读书的想法。

更可气的是,当时的大夫对我父母说,看着让她别乱走,别犯病了把别人打了,老老实实在家呆一辈子吧!

后来我在家待了10年。

05.妹妹的到来

我得病的那年冬天,父亲回了趟奶奶家,我的一位大伯对父亲说,再要个孩子吧!(当时农村鼓励第一胎是女儿的要二胎)。这个不行了你们老了后还有一个,至少有个盼头,看你现在都没有精神了。

随后第二年的9月,我的妹妹出生了,小了我18岁。

我心里清楚,我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当父母征求我意见时,我什么也没说就点了点头。我上小学时他们曾半开玩笑的提到过要个二胎,我立马就生气了,我怕再有一个孩子会抢走父母的爱,可是现在我没有能力给他们养老了。有个妹妹至少在我不行的时候有人照顾他们。

虽然我心里不是十分喜爱这个妹妹,但也感谢她给这个家带来的欢乐,生活表面看似平淡安然,就这样过了9个年头。

06.命运的转机

到了第十年,我的脸上起了两个大包,在下巴两侧,有鸡蛋黄大小,怎么治也治不好,出门别人都问你脸怎么了,别人问的次数多了加上着实不好看,很长时间我就不愿意出门,父母以为我严重了,治我多年的大夫也说让我住院。正在这时,我等了多年的伯乐出现了,事情出现了180度大转弯。在北京的姑姑打来电话,让我们上北京看病,说首都的医疗条件好。打电话那天是正月十五,正月十六我和父亲就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北京看次病很费事。哥哥老早就到医院门前排队。大夫看病很仔细,会和你交谈,问你的发病过程,我的经历虽然过了多年,却历历在目。经大夫确诊,我是双相情感障碍。大夫说了一句话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大夫说,她没多大事,让她回去找份工作,与社会接轨。

这是我多年都不敢想会从治我的大夫口中说出来的。我怕像以前的大夫说的一样,我出去万一犯病了伤了人怎么办。

回家后就到舅妈家溜达玩儿,我多少天都没去了,会笑了,对哄我长大的舅妈说大夫让我出去干活了!那是种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自豪感。

07.工作之路:水果店、蛋糕店

一个月后,我就出去找工作然后租房子了。以前都是和妹妹同住在家,第一次自己在外面住。头两天晚上翻来覆去了好久才入眠,但是不害怕,只是环境陌生不太适应,后来逐渐可以一觉到天亮。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的自选商场里卖衣服。自己独自在外干了40多天,因为竞争太激烈,加上自身性格问题不干了。虽然我不干了但父母却依然很开心,他们看到了希望。(父亲的微信昵称改叫收获,母亲的改叫希望)。

经过了第一次工作的失败收场,我们都在反思,我适合什么工作,不但少生气人家能让着我,而且还能多吃苦增加我的忍耐力。哈哈!他们给我找了个水果店的工作。里面都是阿姨辈的人,看我个小姑娘来干活,都对我很好。中午提供午饭,轮着做饭(那里有个做饭很好吃的姐姐,轮到我做的时候我不会她就教我,后来我做饭也非常好吃)。

早7点晚6点,天亮上班天黑前下班,在水果店楼上租了个女子公寓,下班3分钟就到家了。水果店的工作非常累,来了水果我们要卸货,然后摆放整齐,把坏的甩出来,来顾客要介绍并给顾客撑袋子,冬天非常的冷,但是我咬牙坚持干了一年多。我很感谢水果店的这一年多,那个地方不仅人们对我好而且让我锻炼了耐受力,给了我一个良好的环境让我慢慢的接触社会,还学会了做饭。

一年多后,我进步了很多,可以和姐姐们开玩笑,可以收银,可以给她们做爱吃的菜,只是冬天快到了,我一个姑娘家还没有结婚生子,父母觉得我可以了,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做个轻松且体面和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匹配的工作。我就辞去了水果店的工作。

辞去了水果店的工作后,我来到了一家连锁的蛋糕店,原本想当个裱花师,可来的不凑巧,裱花师学徒招满了。误打误撞当了名烘培师学徒。

烘培其实就是把工厂运来的现成的面团二次加工。给它们成形再烘烤出来。也不轻快的活,而且温度很高,但是我都能承受。每天下班前都要填一张报表,把今天的原材料共用了多少还剩多少都算出来。几十种产品每样都要把它的用量和剩下多少计算出来,还要填补货单子。这要是放到从前,我肯定能干,可是喝了足足11年多药的我,脑袋像转不动似的,算的很慢,有时候要算1个小时,压力很大,头好疼,就在干了20多天后又辞职了。

08.重大事件:我恋爱了

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我恋爱了!

他是我小时候邻居家的儿子,和我同岁,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后来他们家搬到了镇上。在外人眼里,他家人很老实,就是好吃,所以没有攒下钱。有一次坐车偶遇,他说他看到我坐在座位上他都懵了(我长的还不赖),回去后他向别人打听要了我的微信号,加了我(其实我知道他那时已经在家待了两年多了,因为他家没有钱给他在大城市买首付楼,和处了3年的女朋友黄了)。

他家给外人的印象就是老实本分,我父母知道我以后要跟他生活不会富裕,但只要我愿意,他们也同意(那时我已经28岁了,在农村算个大龄剩女了,之前有人给我介绍,我一个都看不上,因为他们是陌生人,也不知怎么的,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有份熟悉的感觉,他长的也不帅而且当时他还是个无业游民,我妈说必须要有工作,他才到某厂子上班)。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家庭,瞧不起我却还想娶我。话里话外嫌弃我有病,我几次被他家气的脸色发青,像快死了似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和他提出了分手,可笑的是,他说祝我幸福,连挽留都没挽留(以为我有病嫁不出去,自己会找他,他就更牛了)。

分手后我又换了份工作,在一家美食城里做冰淇淋和调饮料,女老板知道我的情况,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

他是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和我同岁,农村人,自己在外面打工,父母离异,可以说是穷的叮当响。他很会哄人,对我十分的好,嘴也甜,除了穷别的地方我家都很满意。可是时间久了之后,我们才发现,贫贱夫妻百事哀,因为没有钱,我们经常打仗,而且,我发现他不只对我好,还很博爱,看到女人就想撩,有一次我看他QQ,他给一个女网友发了句:老妹儿,约吗?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分手了。

之后,他、他姐都试图加我微信挽回我,但是我对感情有洁癖,再没搭理他们。因为和他黄了,我又换了份工作。

09.我的老公出现了

这时,我现在的老公出现了,他是我的中学同学,他跑出租。看得出来,他十分爱我,他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着爱意。

他说他初中时就喜欢我,我不念书了之后有一年在集上看到我领了个孩子,他以为我结婚了(其实是我妹妹),那时还有点小难过。我们处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

现在我有工作,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也30岁了,三十而立,嘿嘿。我到现在上了3年班,这3年来学到的东西、经历的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虽然跌跌撞撞,但收获颇多,所以,我希望每个患上这种病的人都不要放弃自己,要坚强。我已经停药了一段时间,前几天去医院复诊,大夫说我情况很好,继续保持。

现在我们在备孕,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有时我在想,我的孩子会长啥样啊,哈哈!好想跑到未来去看看他。

加油!

笔者后记:

这篇文字是一位读者每天写一点,陆陆续续发给我的。原想篇幅太长,想删删减减,但仔细读下来,一句也舍不得删,仅做了几处错别字的修改和一些涉及私人信息较多的信息的模糊处理。对于疾病成因的理解,虽然并不“科学”,但那是你对自己的理解,我想对你是有意义的,我没有做任何改动。为了便于阅读,我自作主张地给分了段,加了小标题,还请见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