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85626 
Liu

和Z同学的日常21

01 理发 Z两个多月没理发,疫情原因不方便外出剪头发,突发奇想说让我给他剪。我本着一颗善良的心劝阻他,并给他发了学校组织的志愿者Tony老师进校园给男同学理发的通知。谁知他一意孤行,花了几百块从网上买了理发工具非得让我剪。结果不出所料,比较悲催。

Liu

在成为一名女性主义者的路上

​写于 2020年3月8日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以前并不知道妇女节的含义。“妇女”一词带有贬义,小时候男生骂女生会说对方“死三八”。想到自己已经二十九岁,不禁感到后背有点发凉。但今年明显有了一些变化,看到刷屏的“女王节”或“女神节”就感觉到了不适。

Liu

自我表达

Part 1:从抑郁患者的话联想到的A是一位多次发作的抑郁症患者。住院一周,查房时A说了一段话:我就是一直顺从别人,希望别人开心,我就开心。Ta说想吃西瓜,我想吃桃子,我就会说,好吧,那就吃西瓜吧。Ta说想去打球,我想去跑步,我就会说,好吧那就去打球吧。

Liu

名字

1 八月初,科里邀请了台湾正念中心创办人胡君梅给我们讲关于正念的课程。讲课开始之前,君梅说,“大家请叫我君梅,不要叫我老师哈!叫我老师我不会答应,因为我不知道你叫谁。” 3个多小时的课,或躺着或坐着或手撑着脑袋,非常舒服。最后一个环节是分享讨论,每个人和身边的同伴分享这堂课的感想。

Liu

我想谈谈死亡

我觉得“连续谱”的概念很好玩,可以帮助理解很多事情。借用连续谱的概念我画了一个“认识死亡”的连续谱:自己画的图可以有两种理解:1、以人群为横轴,绝大多数人在连续谱中间的地方,两端人少(联想到正态分布的规律)2、以个体的一生为横轴,则由生至死可能会经历的阶段。

13
Liu

相亲记

去年这个时候,在某大学BBS上征友来着,十几天加了40+个QQ好友,挨个儿给他们编号,从01-43,一开始热闹非凡,之后深入聊的不到10个,在北京见了4个互相也没有看对眼的。因为周末无聊,且把相亲当作打发时间的社交活动。今天要说的是最近的一次。

10
Liu

进食障碍病房轮转小记

——入科之前—— 此前值班的时候来过几次综三病房(进食障碍病房),视觉冲击很强,病人大多瘦得像衣服架子一般,头发稀疏。查体时,根根肋骨清晰可见,需要做心电图时,由于病人皮肤脂肪太少,胸导联的吸球都吸不住。在轮转综三之前,被几位转过综三的师兄师姐打了多次预防针,“会很虐心”——他们如是说。

1
Liu

小安的故事 ——用存在主义视角分析一例进食障碍患者的求助动机

案例简介: 小安是一名在读大学生。她瘦瘦高高的,大眼睛,披肩长发。她也是一位患病四年的厌食症患者,四年前开始节食减肥、每天进食后抠吐,体重迅速下降,月经也跟着停了。她被诊断为神经性厌食(暴食-清除型)。这是她第一次住进饮食障碍病房,自愿住院治疗,这并不常见。

Liu

我不是我 | 我和“我不行”

何晓佳面临着一场重要考试。就像人生中的其他重要考试一样。她感到焦虑,情绪低落,整天打不起精神。何晓佳心情差的时候几乎不说话。两周过去了,离考试越来越近,情况越来越差,何晓佳走在路上会突然情绪失控,流泪。终于,她拨通手机里半年前存下的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我想预约心理咨询。

Liu

和Z同学的日常55-100

55 误会 有一天晚上,Z同学说:“君,你和我想的不一样”,叹了一口气,表情幽幽地去洗澡了。我心想,这才刚领证没几天...... 当时就哭了。过了好一会儿,我平复了情绪,问他:“那你想的我是什么样?”他一脸懵,不知道我在说啥。澄清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他说的是:“结局和我想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