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iXiao

《纽约时报》“视觉调查(Visual Investigations)”栏目记者、制片人。

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就业和个人防护设备生产

發布於

刚加入Matters,第一次发文,希望能在这个平台上和大家分享我和同事的一些报道以及报道背后的故事。期待和大家多多讨论。请多指教。

上个月我们在《纽约时报》的“视觉调查(Visual Investigations)”栏目发表了一个视频,关于疫情期间国内规模激增的的个人防护设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生产,以及这个产业和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就业有何联系;视频还介绍了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就业存在的问题,还有由转移就业的维族工人生产的个人防护物资的出口情况。

这个是视频链接(没有中文字幕):https://www.nytimes.com/video/world/asia/100000007226041/china-coronavirus-masks-uighur-labor-ppe.html

这个选题最开始被讨论到是因为加州伯克利大学的人权中心和维吾尔人权项目两个机构联系我们,他们一直在追踪观察疫情期间新疆劳动力转移就业的进行情况。很多转移就业的工人去往的工厂都是劳动力密集产业,讨论过程中我们就想到,疫情导致个人防护设备需求激增,很多新的工厂因此设立,还有很多之前别的行业的工厂转产,而个人防护设备生产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 那么有没有使用转移就业的维族工人的生厂商呢?

这里穿插一些关于劳动力转移就业的背景。这是一个存在很多年的举措,全国各地都有,政府的角色一般是领导组织协调,尤其近几年因为扶贫而规模扩大。但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就业性质和其他地区不太一样,尤其是近几年的南疆劳动力转移:不仅官方会下达转移人数指标,针对指标会给予接收地补贴(这个偶尔也会看到在其他地区看到),还有很多文件和报道都指出不参与的人会面临惩罚,比如察布查尔县政府网站2018年发出的关于当地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的实施方案,里面提到如何对“城乡富余劳动力”进行积分管理,不积极参与会扣除积分,以及分数低的人会被如何分类和对待。

这个察布查尔县政府网站的工作方案也可以看出,越“放心”的人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一般类”不能出县城,“管控类”就得上夜校了。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就业,绝大部分人是不出县城“就近就业”,去附近的工业园或者扶贫车间;另一部分人是疆内跨区域转移,南疆到北疆、兵团等;最少一部分人是去内地,他们需要通过政审。

另外,外出就业的维族工人是有当地干部带队,统一管理,行动不自由。他们还会需要每周上几次语言课,一些工厂会每周一组织维族工人升国旗。这些现象一般不会在中国其他地区劳动力转移就业中看到。但是关于比较中国不同地区转移就业的研究不太多。比如,我们还不太清楚,在其他少数民族人口聚集的地区,转移就业是否也有类似新疆的情况?

南开大学的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去年年底发布了一个关于和田地区维族劳动力转移就业的报告,抛开报告的观点,里面确实提到很多细节。(现在原网页已被删除,只有存档。)

另外推荐阅读的是《纽约时报》去年发表的《中国如何将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改造为工人大军》,文章也有介绍到有的再教育营里出来的人会被送进工厂。文章顶部是我和同事做的另一个“视觉调查”视频,是一段我们获取的在奎屯一个南疆转移就业人员居住区的秘密拍摄。这些人来奎屯是做环卫工。

根据以上提到的对新疆劳动力转移就业的介绍,可以看出,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给人选择是否参与的空间,并且管理方式很严格。但是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会有工资,内地的工资高,就近就业的工资最低。涉及人员数目庞大,有人的去处可能和其意愿相符,有人的则会相反,但是因为无法对工人做有效采访,所以也无从得知个人的真实感受。不同专家和学者对此是否能够被定义为“强制劳动”持不同意见,比如我们采访的两位专家,一位直接称之为“强制劳动”,另一位是说“这个项目的实施方式增加了强制劳动的风险“。

回到疫情期间的个人防护设备生产和新疆劳动力转移就业的联系:我们发现,疫情以前全疆只有四家公司生产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就是能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查到产品注册的物资),截至2020年6月30日这个数目增长至51家。通过搜索公开材料,我们发现其中至少17家接受转移就业的维族工人。这些新疆的公司出口不那么活跃,大部分生产的物资都是新疆本地或者中国其他地区在使用。

至于内地的个人防护设备生产企业,我们发现有三家接收转移就业的维族工人。维族工人在这些公司会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课,有单独的居住区统一管理,每周一升旗等。这些公司的出口会活跃很多。其中一家我们追踪到今年出口到美国的一批口罩,另一家有今年出口口罩到巴西的记录。

更多关于这些公司的细节欢迎观看我们的视频。因为国内官媒对劳动力转移就业作为扶贫手段的宣传很用力(当然它们不会提及强制的特性),所以有很多国内新闻视觉素材可以拿来分析,包括帮助我们进行一些地理定位然后发现一些额外的信息。

如果大家觉得有什么其他议题我们应该关注,欢迎留言。我们团队主要是通过公开视觉材料做调查,包括社交媒体视频、卫星地图等,欢迎关注我们的页面和团队其他作品:https://www.nytimes.com/video/investigations

1 人支持了作者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