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

曾經我把理念放在心裡很高的地方,但我沒有因此過得更好。後來我開始變得務實,卻發現沒有理念,會沒有靈魂。最後,我得出一個感悟:讓理想飛在高空翱翔,讓雙腳踏在實地幹事。

攻擊譚德塞,真正傷害到的是自己

我曾好奇為什麼會發生南京大屠殺這種慘絕人寰的屠殺行為。後來才知道這些法西斯主義國家,動用很多宣傳與教育將自己要打壓的群體給「物化」或「非人化」,簡言之就是不把人當人看,因此才能讓人做出如此非人道的行為。

當然,談到「物化」,我們也時常能聽到人在勞動中被「物化」或「物化」女性等用語,其實也都是不把人當人的行徑。例如前陣子韓國爆發的N號房事件,能做出性虐待未成年少女,或是把「強暴她」當成聊天室中的常態用語,都是血淋淋「物化」女性的例子。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在現代社會中,我們時常避免歧視的原因。就是避免貶低他人,造成壓迫。

這幾天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點名台灣,引來台灣人群體激昂,偏激者甚至毫不隱諱的大量使用歧視黑人的字句,而一些明顯親綠或台獨的插畫家,更毫不掩是的用不堪入目的插畫污辱譚德塞。

這些人是歧視譚德塞嗎?其實根本就不把譚德塞當人看了,只因為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衛一直讚揚中國的防疫,且在處理防疫問題上,與中國合作密切。中國防疫到底是好是壞,隨著武漢解封自然會有評論。但我們卻能從這之中看到台灣人的問題。

我認為現在的台灣就是因為過度自卑而用自大武裝自己。

明明邦交國就所剩無幾,明明國際視野就只有美國和西方列強,但每次想參與全球性組織被拒絕,要不把矛頭指向中國,要不臭罵這些世界組織,無視這些世界組織代表的是這地球上大多數國家的共同組成。

眼中只有中國,就看不到其他國家。台灣在世界上被孤立,真的只是因為中國打壓嗎?

只要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一天,台灣終究得面對自己從歷史中走來,與對岸政權的愛恨情仇。要不,台灣就發起獨立革命,對內革掉中華民國、對外跟中共拚死拚活。不然台灣永遠都得處在這泥沼之中,其它說再多都是自我安慰,都是台灣的統治者為穩固自己在台灣的統治正當性,而對台灣人民的欺罔。

自卑的人最會欺騙自己,原因無它,只為了讓自己好過。因此,為什麼憤怒的台灣人要針對譚德塞,為什麼能不把譚德塞當人看,在於面對問題,台灣除了怨懟沒有其它更好的方法了。

越是感到無力的人,越需要把譚德塞給「物化」,因為那是他們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也因此,越是攻擊譚德塞,真正傷害到的卻是自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