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

曾經我把理念放在心裡很高的地方,但我沒有因此過得更好。後來我開始變得務實,卻發現沒有理念,會沒有靈魂。最後,我得出一個感悟:讓理想飛在高空翱翔,讓雙腳踏在實地幹事。

左翼和右翼,重點是改變世界


左翼和右翼走到最後,常常做出一樣的事。因此,重點是改造世界。

要簡單舉例子,大概就是蔣經國搞十大建設,或美國當年搞凱恩斯主義。其實這兩政策某程度都很像強調政府作用的計畫經濟,甚至有人認為把蔣經國的十大建設,擺脫掉用字遣詞的差異,跟早期共產國家奉行的計劃經濟做法差不多。

曾經跟一位年過70的老前輩閒聊,他說管他左派右派誰執政,只要成為統治者就是統治階級,人民就是被統治階級。那時我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與理解,還著重在「以階級鬥爭為綱」,因此雖然我覺得前輩這種階級用法太粗糙,但卻很同意他的論點。

又或者我曾經也聽過一個例子,高鐵前董事長殷琪成立的浩然基金會。殷琪年輕時曾經左傾,但她的出身讓她有更多選擇,比如成為企業董事長,身處資產階級一份子,但她所創立的浩然基金會,卻非常關心台灣人民,以及提供豐富資源給社會運動──儘管運動不見得都是左翼。

但重點在於,有資源但不見得深入認識馬克思主義的人,跟深刻理解馬克思主義卻不見得有資源的人,這兩者相比,有資源的人能造成的影響力更大。就算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大師也需要有名聲、有出版條件,才能讓自己的深刻理論被人看見、被廣為流傳。

如果理解這點,就要進一步看到很多具理想主義的右翼或自由派,也都是希望社會變得更好,也是希望更多人能過上好生活。左翼、右翼,甚至自由派最後的差異,其實只在於提出的解決方法不同而已。如果這樣看,很多事看得更清楚,所謂韓粉、英粉,拿掉這些粉的政治立場後,他們就是人民群眾。很多加入工會的勞工,卻不見得認同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而仍然相信資本主義主流意識形態。

社會上,那麼多人那麼多政治立場,左翼說到底,就是眾多政治立場中的其中一支。左翼和右翼走到最後,常常做出一樣的事,這事就是改造世界。因此我身為對左翼有認同的一員,我認為左翼要更務實的看待問題,而非空有理念。

理念固然重要,但如果只顧理念,在抽象的哲學與理論中捍衛真理,那等於把現實放手給右派去實驗去改造,左派要能跟右派鬥,唯有做法能跟右派相抗衡,如果左派無法比右派手段更強、更能說服人,那右派一直佔優勢也是理所當然,甚至搶奪左翼的論述與做法。

因此,左翼和右翼走到最後,常常做出一樣的事。

我當然還是相信左翼改造世界的方法,但重點還是馬克思老祖宗說的:

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